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零九章 哀怨悲愤 心有不平感受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46 2013-08-11 20:57:35

  哈喇子能一直流着吗?玉珠不是玄球人,就是非常不理解的心情。尽管玄球她去过很多时段,但是她不明白澹台博宽来自的时段会出现如此奇怪的现象,加之即便去过他所在的时段,也是没有遇见过此种奇怪的事情的。

“泥鳅会因此受伤吗?玉珠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避免,需要玉珠帮助吗?”玉珠对玄球人也是有研究的,可是谁会就哈喇子的问题著书立说呢。官方不会由此专门研究,民间说法也就是各持己见了。

“求玉珠抱抱泥鳅吧,这样泥鳅心里会好一点,看来泥鳅已经失去最佳时机了。不过慢慢进行缓和,几天时间还是可以痊愈的。”澹台博宽看到了玉珠异常苦恼的神态,且手忙脚乱的起身将他扶起来左看右看,额头的细密汗珠渗出,说明她很紧张。

他盘算着颌菓茶应缇已经表示不干涉他的事,也就没有威胁了。霏霏是一个小女孩儿,不会理解他的说法,那个酷蛋儿是异域生物,更是对此种现象无从查知。澹台博宽觉得他是安全的,最起码在空古历是没人可以揭穿他的把戏。

“那好吧,玉珠来抱抱泥鳅吧。”玉珠为了能够直接拥抱澹台博宽,很快将两人之间阻隔用挡板拆除、澹台博宽直接上前将玉珠抱在怀里,随及激动的热血沸腾,浮想联翩无法遏制心脏狂跳。一番借助拥抱的贴身按压,用力拥抱玉珠激动的浑身发抖、头昏脑涨。

还是有哈喇子流出好长,被玉珠发现而惊奇,但是澹台博宽的解释乍听合情合理,“还是有点症状,不过玉珠妹妹能时常抱抱泥鳅的话,慢慢就会有所减轻的。”他的话让玉珠迷迷糊糊的渐渐信以为真,看着玄球人竟然进化出拥抱治病的事列,玉珠感到颇为惊奇。很快她就将本来在空古历做的研究课程暂停,转归对研究澹台博宽关于哈喇子资料的科学问题。

玉珠的研究就是在两人紧紧拥抱的过程中决定去做的,在他心满意足且脸显疲惫坐回座椅后,玉珠便将对澹台博宽的研究提上了日程。最后,玉珠确实有惊人的发现:澹台博宽非同一般且属于某阶段高等智慧人种。但这一切都是后话,此时不再啰嗦。

澹台博宽异常满足实现全身放松睡了一个无梦缠绕的好觉,玉珠和颌菓茶应缇相互配合躲过几次凶险并化险为夷,他均在安稳的睡觉之中。几次交锋就连霏霏和酷蛋儿,都被调动起来应付局面。然而澹台博宽却因有“病”在身得以幸免,鼾声平静忘我沉眠。

霏霏和酷蛋儿被勒令保护澹台博宽,玉珠的要求是必须保证睡觉之人的安全,颌菓茶应缇的命令就是不让睡觉之人被打搅了。结果酷蛋儿为了照顾睡觉之人,还的兼顾霏霏,被折腾的筋疲力尽且挂彩了。肚皮上被钻了一个洞,不能着急,更不能大声说话,还不能生气,否则情绪稍微大点就难受。

霏霏生气的脸都绿了,事后向颌菓茶应缇和玉珠诉苦、掉泪,反反复复哭泣喊叫没有人关心年龄最小的女孩儿。谁也无法能够解劝住小女孩儿心生悲凉的痛苦,最后发脾气、发怒累了,就郑重声明退出保护睡觉之人的救援行动。

更甚至一觉醒来就哭着喊着要找爸爸妈妈,咬牙切齿的发誓要将不尊重幼女权利的坏蛋要绳之于法。霏霏没有酷蛋儿挂彩受伤的显著外伤,但是小女孩儿被那些稀奇古怪的空古历妖怪给吓住了。精神痛苦远远胜于形体损害,酷蛋儿看见霏霏哭泣,他也跟着掉泪。

酷蛋儿嘴上不能说话,担心声音大了牵连肌肉扯动伤处,酷蛋儿也有表明观点的办法,那就是在脑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红字“冤”,还在冤字外面画了一个圈,以此来表示抗议和愤怒。

玉珠和颌菓茶应缇彼此心照不宣,因为各自有各自的理由,但是两人谁也不愿意说出内情,以致折腾了一天也无法平息菲菲和酷蛋儿的怨言,更无法将真实的原因说与两个苦命的小不点儿们知道。两个人只能听凭霏霏的怨气大发以及听任酷蛋儿无声表示愤怒。

但是,大家的局面就是被情景所困,必须聚在一起寻找穿转机,否则早就散伙了。尤其是霏霏就喊叫着哭诉过无数次了,“呜呜呜,你们认为霏霏和酷蛋儿离不开你们,你们就把我们俩当做小奴隶使唤,要是霏霏与酷蛋儿就是在安全的地方,我们俩早跑的无影无踪了,给金山银山和好看的花都别想再让霏霏和酷蛋儿与你们待一分钟或者半秒钟。”

话语尖刻并揭露内情,那就是面前的两位成年人就是趁人之危,财狼之心,唯恐让弱小的人儿能够喘口气,唯恐让小朋友舒舒服服平静一会儿。有几次遭遇凶险,就有几次悲惨的哭诉。这就是霏霏和酷蛋儿心情暗淡的心碎感受。

颌菓茶应缇无奈中只好许愿说找个小人让霏霏玩,作为补偿。没想到不许愿还好,提出补偿也是为了讨霏霏欢心,霏霏听后就是跺着脚上的烂皮鞋发出十几声尖叫,随后霏霏就解释缘故,“什么小人、孬人的,从那个篝火前面的海边就说让霏霏看巨人的,巨人呢?在哪里?连巨人拉的一堆屎都没看到。找个小人什么意思?难道让霏霏让心中的苦水淹死比霏霏更加弱小的苦命人吗?”

霏霏的伶牙俐齿将颌菓茶应缇反问的哑口无言,前面巨人没看到,后面又许愿小人,有什么信义可讲。颌菓茶应缇也感到自己的话语,无法让人相信。玉珠跟着就上来解释澹台博宽是病人需要照顾,霏霏也有话语等在那里,霏霏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控诉,“霏霏就没病了吗?那些看着就让人恶心,瞧着就让人恐惧万分,听着就是担惊受怕的画面,为什么让霏霏和酷蛋儿经历呢?你们有没有童年,你们童年有过这样的经历没有,凭啥不是自己的孩子和朋友,就要让小朋友留下一生的阴影。有没有想过这样做天理不容?”

玉珠思来想去确实不能自圆其说,反而觉得从道义上没照顾弱者,从情理上也觉得确实过份,从法理上没有保护未成年人。玉珠也觉得亏心和背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