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章 沼泽遇险 深恐暴雨袭来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65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多才醒,醒来就发现在干草堆里美美的躺着,此时周围寂静无声,仔细倾听感觉远处似乎有小河流水哗啦啦的流淌。喉咙里干痒、嘴唇干涩,忍不住根据在畅井沙海仓库的惯例就是闭着眼睛的大喊,“米米,许刚拿水来,建朝不才,又想起几千块钱在哪里藏着的。”

在沙海仓库确实藏有私房钱,那是仓库里的紧俏物质被他偷着卖了以后,为了用钱贿赂老少二人为他服务的奖赏。因为许刚和康米亚试验过多次都是无法通过门岗实现不时得到外财的机会,所以甘愿为他提供服务后,得到远远大于服务内容的高额报酬。

耳边有着仿佛潺潺的小河流水,被他理解为院子里的水龙头没有关紧。这种局面经常在仓库发生,那是康米亚经常吴思乱想的结果,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就扔下衣服跑出去了。经常丢三落四,让许刚指着鼻子骂康米亚没有正性。

康米亚被许刚骂,也是不张嘴回答的,因为十有八、九,衣服已经被许刚代为洗涤了。许刚也就是借以为两个毛头小子代劳一下,可以为张嘴发狠臭骂积累点资本。否则,都是江湖人士,冷不丁被人臭骂一顿且毫无情由或没有原因,一般都是反目成仇的。

澹台博宽给予许刚和康米亚的好处,就是抬抬手或端端水送到床头,就能赚几千块钱,实在是太轻松自在了,经常许刚和康米亚争着抢着去出卖劳动力。有几次俩人还为此对骂几天,都认为黑泥鳅是先呼喊了自己的名字,结果被对方不知羞耻的抢了去了。

然而,澹台博宽的错觉以为空古历是畅井仓库了,这里是没有许刚和康米亚的。他连叫几声却听不到回答,也不会有人回答的,于是他便异常纳闷:“难道说许刚上街遛弯了,康米亚出去遛狗了。真是奇怪!哎,命苦哇,千金难买一杯水,那就自己爬起来找水吧。”

暖洋洋的在烂棉絮或者破沙发里睡一个午觉,那是澹台博宽经常在仓库小院屋檐走廊上的习惯爱好,也是百无聊赖提高知名度和信义度的雕虫小技。很多时候,就是等大家手头都紧时,他的小聪明就显露出来了。

也是为了秉承雪里送炭,或困境送钱的特别奉献,小恩小惠就把人心给算计了。如此的做法,他本就不吃亏,货是宁沙海仓库里的东西,他无非就是耍个雕虫小技将货物换成现钱了,拿钱买享受是不会吃亏的。

但是,当他明白了状况且看见站在远处的几个人后,居然发出了最开心的笑声。那是面前的几个人均是浑身上下淌着泥水,衣服已经分不清楚颜色,脸上污渍斑驳,都是满脸狼狈。他感觉有理由疯狂的大笑一把,澹台博宽前仰后合的动作异常夸张,而且渐渐狂笑难耐脚下打滑,啪叽一声滑出去坡道十几米远的草地上,看着绿莹莹且挂满了水珠的湿地,空气里弥漫着平静祥和的气氛,然而他很快体味到苦不堪言滋味。

脚下没想到是沼泽,貌似很平坦的土地散发出泥土的芳香,他的双腿闲在泥里左挣右拖异常困难,越陷越深渐渐身形下陷眼看就要被沼泽吞没了。

他绝望的声嘶力歇的狂呼乱叫:“救命啊!应缇、玉珠快来帮忙啊!”尽力想根据经验让身体平行,但是他越是挣扎越是加速陷进泥浆里。大喜之后大悲,他已经命悬一线,生命岌岌可危。

“泥鳅,不要再动了,稳住稳住呀!”玉珠神色慌乱的对他厉声叫喊,接着又让他看见了颌菓茶应缇和霏霏和酷蛋儿,他没有了丝毫嘲笑别人的理由,转眼很快理清那些人何故那么狼狈。

“一号扎桩,2号链接,3号放线。酷蛋儿帮忙飞起来吧,求你了。”玉珠的声音异常响亮,三位勇士也来到了田垄般的高处,很快一个铁箍般的机械装置套在了澹台博宽的腰上。酷蛋儿却没有飞起来的动作,让泥没脖颈的澹台博宽满脸祈求。

“又是让拉人,你们有没有搞错,酷蛋儿啥也没吃,你们想累死他吗?”霏霏拦在酷蛋儿身前却不让酷蛋儿动作,酷蛋儿也是满脸疲倦之色。但是,酷蛋儿还是勉强的挣扎飞起来,来到澹台博宽的头顶,伸出手爪拖住了他的脑袋。

“泥鳅,千万不要张嘴,那些泥水有毒,等我们慢慢将你拖上来。”澹台博宽惊恐万分,颌菓茶应缇嘴巴发青发紫牵连着脖子有些泛黑让他激灵灵明白了状况,顿时心痛之感猛烈,眼泪扑簌簌直落。这才明白为什么酷蛋儿何故要托着他的脑袋,那些机械手要缓慢的动作。

“大叔不会有事的,不过不会说话了,姐姐已经为他治疗了,应该没有大碍。我说黑叔叔你躺着好好的什么缘故要傻笑呢?看着我们这身泥浆感觉可笑吗?真是乐极生悲,实在就是自找。”霏霏善解人意的话语,让他异常后悔。机械臂小心翼翼将澹台博宽拖上高处,一行人都累瘫在陇上。

颌菓茶应缇僵直着脖颈,不断向他轻松的眨眼,他还是抱着颌菓茶应缇痛哭不已,没想到出现这种难受的事情,异常担心颌菓茶应缇会从此变成哑巴。

田埂般的小路弯弯曲曲蔓延很远,视线内平均不到两米窄路,两边都是诡异的沼泽,草地区域花草茂密满眼绿色,谁能想到绿草下就是隐藏着死亡。天空中是阴沉阴暗的景色,望向远处是灰蒙蒙的景象。澹台博宽回望深陷之处,那里又恢复了平静地面,尽管青草很杂乱,他可以想象到绿莹莹的青草下肯定掩埋了很多擅自闯入者。

玉珠和颌菓茶应缇手持着工具轻轻为他清楚身上的泥浆,玉珠满脸愁容向他轻声说话,“本来我们可以轻松通过一个盆地,那里不会有这么多凶险。但是应缇大哥死活不让从哪里经过,我们只好冒险这里了。应缇大哥也是脑筋出问题了,不过此刻他已经不能说话了,玉珠也不想再指责他。”玉珠说完看向身边呆立不动的霏霏,示意让替她说话。

“姐姐让我们节省时间,尽量不要说话,因为我们没有水喝,那位四腿机械的脑袋也不小心被怪兽抢去了,所以就失去了方向判断和飞起来的东西。马上暴雨就要下来了,还是快点走吧。咳咳咳,霏霏也没废话了。”霏霏瞪着大眼本想再啰嗦些话,来自几声干咳过后,霏霏还是满脸怨恨,“你多好,大白天睡觉,可是让霏霏和酷蛋儿被拖累死了。咳咳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