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章 莫名其妙 不解水柱来源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75 2013-08-11 20:57:35

  颌菓茶应缇未曾料到他的颠覆所为,还是发生了无法料到的局面,诡异所思的让他顿然心灰意冷。他坐在地上感觉天旋地转,感觉万箭穿心的难受。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按部就班推进着进程,还是在细微之处发生了变化。确实是他始料不及的,千里之提般的蓄谋计划还是溃于蚁穴样的遭遇。

“蛐蛐,别伤心。你知道吗?酷蛋儿被霏霏骗了,她与雯雯换了裙子。”

颌菓茶应缇头昏脑胀的躺在乱石堆里,酷蛋儿将他知道的情况说与颌菓茶应缇知晓。猛然间让他恍如被抽了一鞭子般清醒了点儿,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酷蛋儿将话又说一遍。

“其实蛐蛐也大意了,想来霏霏喜欢作弄人,应该是从小就养成的习惯。霏霏没有雯雯那么多的话的,让蛐蛐疏忽了。霏霏的玩笑话,酷蛋儿知道吗?”既然不是外部原因造成阴差阳错,说明还有补救的机会。他不禁暗自打定主意,试图寻机再行谋划。

酷蛋儿听到颌菓茶应缇的问话,猛然蹦起多高,等脚碰到地面,酷蛋儿将脑袋点的给小鸡啄米般的不住点头。酷蛋儿喜滋滋的回答,“就是蛐蛐一直说与雯雯的那句话呗。这可能是霏霏的暗示吧,不可能是蛐蛐爸爸教给你的。像是霏霏说与蛐蛐知道的吧。”

原来如此,颌菓茶应缇顿然心头豁亮,得到那句话,一直让他不明白什么暗示,反复说与小女孩儿是想获得解释的。看到小女孩儿闻听那句话后能嘲笑的大笑不止,他确实早应该知道不是面前的小女孩儿编的了。山湖也许是玄球一个地名或者星空中的某个地方,遇见星空某个人也许就知道下落了。

颌菓茶应缇不禁心里兴奋异常,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激动异常忍不住抱住酷蛋儿就是热烈拥抱,以示庆祝。

“哎呀,哎呀。酷蛋儿肚子快崩了呀。”酷蛋儿挥动双臂劈头盖脸打到他的脸上,他依然满脸喜悦按捺不住。松开酷蛋儿,酷蛋儿两眼放光的盯着颌菓茶应缇不住摇头,“据酷蛋儿推测,那个地方不好找,不要高兴的太早了。嘻嘻,霏霏与雯雯是有区别的。”

“好吧!酷蛋儿休息一下吧,作为智取饥颤鸟的后背力量吧。看来雯雯让酷蛋儿催眠一下就可以了,让雯雯睡到天亮吧。”颌菓茶应缇明白控制酷蛋儿的本事,只有霏霏才会有。也就说明调教酷蛋儿是没有障碍的,酷蛋儿暂时可以做他的帮手办好多事的。

“我希望蛐蛐明白,既然霏霏希望大家都认为雯雯是霏霏,肯定有她的道理。蛐蛐需要维持这个状态,那样酷蛋儿才会帮你。”酷蛋儿的话语就是维护霏霏的面子,他急忙点头表示明白。酷蛋儿转身蹦回帐篷而去,

颌菓茶应缇望着酷蛋儿的背影,不免心中一沉,百年成就酷蛋儿的特质,远不是他能够揣摩透酷蛋儿的心思的。他不明白酷蛋儿出于何种考虑,要告诉他知道这么诡异的内情。

抬头仰望天空中那颗闪着金光的星球,他明白真若今晚智取饥颤鸟受阻,还有一天的时间可以争取。六星一线会让玄球的黑夜更漫长,他其实就是等着明天长夜的到来,无非提早一天来到空古历。

夜半时分转眼来到,颌菓茶应缇查看了一番饥颤鸟所在大洞周边,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他急忙唤醒了澹台博宽和酷蛋儿,三人从帐篷内退出来,他便将帐篷屋门锁死,借以确保霏霏的安全。

“呵呵,酷蛋儿也要去,这个小不点儿能行吗?”

澹台博宽对貌似人类宠物一类的异域生物体难以理解,不明白酷蛋儿的作用会有多大。

酷蛋儿能从澹台博宽说话语气和表情里判断出真意,顿时无名火起蹦跶而起时故意蹦到澹台博宽背上,将澹台博宽惊扰的险些趴下。

颌菓茶应缇望急忙出面解劝,竭力化解双方的纠葛,“酷蛋儿,建朝,我们需要彼此信任且互相帮助,这样才能齐心合力、无坚不摧的。千万不要意气用事,搞不好我们就深陷绝境了。真就是不能按期转回畅井,只有一辈子留到这里了。”

“酷蛋儿,别往心里去,建朝是与你说笑的。开玩笑懂吧,我是无心冒犯酷蛋儿的。”澹台博宽知道颌菓茶应缇的话语深意,急忙向酷蛋儿赔礼道歉,弯腰鞠躬以示友好。酷蛋儿微笑撇嘴,转而发声嬉笑,趁机将爪子伸出与澹台博宽握手表示谅解。

天空星辰闪烁,空中冷风骤起,山林随风声响,山谷沟壑沉寂。三人临高把风正与行动,突然头顶传来咯吱咯吱的巨响,半空中一个巨大的粗大木杆般的东西从远处而来,庞然大物周围闪着许多五彩灯光,将三人惊扰的急忙隐身躲避。

临近他们隐藏的山体几千米外,那个庞然大物接近五千吨游轮的模样,一头扎进了不远处的大湖中心区域。

入水竟然悄无声息,令澹台博宽惊讶至极深感好奇。

“建朝别奇怪,我们能想到来这里探宝,别人也会想到的。这个大湖里有白须虎蛟,看来有人想要它的毛皮了。我们再等等看,先让他们得手再说,我们后半夜动手也不迟。”颌菓茶应缇望身背背包,取出设备对湖中心窥视。澹台博宽和酷蛋儿隐蔽暗处,死死盯着湖面大气也不敢出。

湖面涌动着缓慢拨动的湖水,在天空上几颗卫星反射光下,闪烁着游游荡荡的五彩之色。四十余分钟过后,突然湖水像沸腾而起开水锅般搅动漩涡狂浪,巨大的水声发出巨响,大湖岸边也有很多条黑影跳入湖中。四周山坡沟角狂呼尖叫声四起,吵嚷着四周轰鸣声震耳。很快几十声沉闷声响,地动山摇。水底高高窜起数十条几千米高的水柱,三个人躲藏之处也未能幸免,被半空中洒落的湖水兜头淋湿。

“哎呀,这与我们什么关系啊,还是不能幸免。”澹台博宽双手将脸擦拭一番,心有不甘的低语。

“没办法,这些家伙准备太仓促了,来了也不观察观察。真笨,毫无疑问他们全军覆没了。”

“什么人啊?应缇,这也太玄乎了吧。“

“往往很多聪明人就是这样办事的,自以为高明且比空古历的动物要有智慧,看见了吧!葬身水底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