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零八章 寻找借口 失态在所难免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81 2013-08-11 20:57:35

  新的组合装置里,几人按照阶梯状购置落座,颌菓茶应缇带着霏霏和酷蛋儿坐在下层,玉珠和澹台博宽坐在上层。上层有控制仪盘在玉珠的面前,澹台博宽与玉珠紧邻可以透过外视窗查看外面。

“没办法,这里地形要求大家挤在一起,到达森源核心区那会重新整合。启程了呀!”随着玉珠的指令机械装置缓慢行走,大家在一高一低的视觉感觉里前进。窗外景色花红树绿,种类繁多的鸟兽虫木在眼前交替出现,玉珠时不时说与澹台博宽知道些稀奇古怪的名字。

澹台博宽总是聚精会神的认真听着,他与玉珠间没有两公分的距离,就是中间在腰胯部位升起来一块挡板,挡板至于肩部。座位是椭圆形状的凹坑,后背倚靠在半圆形的槽内,坐在里面正好固定夹住身形,脚下有双腿置靠的凹形槽,头上有几寸高的宽松余地。

内景都是令人舒适的淡雅色调,有看不见光源的光线微微闪烁。他可以将双手放在面前的支架上,那是醒目之色的米黄隔板。他模仿玉珠将保护装置扣在身上,呼吸自然的低头看着前置几块图标试图查知信息。

“黑哥哥,我也称呼你泥鳅没意见吧。”玉珠突然发声阻止了他的随意所为,他侧脸右看明白她异常友好。她看见他点头表示认可,玉珠的提醒随及而来,“泥鳅不要好奇心太重,那些图标都是紧急时刻的救命武器,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能随意释放。”

原来是紧急需要按钮,让他顿时心惊肉跳的明白身边的女子对他有了新的认识。玉珠敢将他安排在她身边,足以说明她对他很信任,让他不禁萌生被人尊重的亲切感。眼瞧着玉珠前置隔板几根手柄她时不时的拨动,顿时让他找到了与玉珠交谈的理由。

“玉珠累吗?要不要泥鳅帮忙呢?”

“你看见我累了吗?很轻松的……这些都是小小的试验,代步车不需要我们来调整的。三个勇士会有更多的办法。”玉珠满脸疑惑表情,看着他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

没话找话也许是下策,让他看着她噘嘴瞪眼的动作,着急的急忙将左手五指插*进发丛做着必要的掩饰。玉珠很直率的性格让他急忙调整思路,歪着脑袋再看玉珠,玉珠已经恢复原有动作在认真的看着一个小屏图,上面都是些曲线、圆圈和直线以及一些数字和符号。

玉珠专注着研究的事,让他顿感与她没有共同语言,他也懒着追问她的课题,本就认识些看书读报的文字,肚里没有多少墨水,也不想自讨没趣。真就是问出写傻里傻气的话语,很可能就让异常聪明的女子给小瞧了。

座椅下面的局部透明地板可以看见霏霏和酷蛋儿争抢着趴在窗口,毫无疑问俩小家伙都是图稀罕的目的。也不知道何种巧合,他将目光看向闭目养神的颌菓茶应缇,看着颌菓茶应缇仰着脸微微闭着的眼睛,从上而下果真让他觉得颌菓茶应缇的睡相确实与小蛐蛐高度一致。

颌菓茶应缇似乎就是等着他看一样的频率,突然睁开眼睛看向他,将他给震惊的不明所以。颌菓茶应缇微笑面孔看着他,抬起右手食指洋洋得意的指了指玉珠的位置,无声无息的几次合眼动作向他做暗示。似乎就是鼓励他与玉珠交往,让他心烦意乱的对颌菓茶应缇怒目相视,满脸不快。

再转身看向地板居然发现有踏板有烟盒般大小,他试探性抬脚轻轻踩踏,瞬间透明地板变成不透明状态。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颌菓茶应缇的监视之下,要求他必须维护个人尊严,不能让别人看扁了他。

扭脸右侧看到玉珠正在弯腰看着屏图,他很奇怪女子的发型,本来以为玉珠是短发装束,近距离查看却发现头发边缘竟然似乎是戴着帽子的迹象。就想西瓜帽般的有痕迹,顿时让他来了精神。

他伸出右手就摸向了玉珠的头顶,让玉珠感觉无端被惊扰的诧异,“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玉珠悦耳的发问声出,穗子让他看见了明亮大眼的眼球,那是清晰度极高的湛蓝眼球,顿时让他异常吃惊。

“呀呀,玉珠眼球是湛蓝之色,而且眼底有金黄色泽,这是怎么回事呢?”他本就十分惊愕,加上表情渲染更加表现出对玉珠有湛蓝之色的惊异。

借助如此好的理由,玉珠面孔上没有戒备之感,他伸出右手就摸向女子的娇俏下巴,欠身而起神情专注就要近距离观察女孩儿的眼睛。

玉珠的脸蛋随着他的右手动作下转换很多角度,他将玉珠的眼睛转换各种角度观察,嘴里漂亮话跟进赞美,“呀呀,没想到呀,玉珠的眼睛让泥鳅想起黎明前的天空。这这,看见玉珠这么美妙的双眼,就让泥鳅有了感受一望无际大海的心情。玉珠,就让泥鳅多看几眼吧,泥鳅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大眼。”

本来昨晚在被玉珠石头缝隙惊扰时,那是闪着碧绿颜色的眼睛,他都将玉珠推算为混血儿了,没想到此时所见却为深蓝。他惊讶万分表示难以理解,接着起身哈着腰,用双手捧着玉珠的脸近距离观察。

“呀呀,本来以为玉珠牙齿了得呢,没想到玉珠眼珠会变色,还能变成什么颜色吗?”他的哈喇子快流到玉珠的脸上了,嘴里急忙下咽口水,还是止不住从嘴角流出少许。他急忙放开对玉珠脑袋的把持,急忙后撤身形转身掩饰其失态。他的动作有点急促,让玉珠感觉似乎在偷吃东西。

“泥鳅,别动,你刚刚偷吃什么呢?转过来让妹妹看看。”他有没人抓住把柄的窘迫,顿时异常慌乱,心慌意乱,血往上涌,本来就不白的面孔顿时红得发紫。听到玉珠就是认为他偷吃东西,索性他也豁出去了。

“玉珠妹妹,实不相瞒,玉珠妹妹让泥鳅动心了,没想到妹妹这么特殊,所以,泥鳅的哈喇子就流出来了。泥鳅很担心,若不能抱抱玉珠妹妹的话,泥鳅会一直将哈喇子流光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