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零二章 拔刀相助 己欲之想铺展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57 2013-08-11 20:57:35

  “那是……那是小弟的朋友,真的!他初次踏入空古历,对这里环境异常害怕。”颌菓茶应缇额头冷汗直冒,竭力保持平静语气,不想发生难测的意外。然而,面前的女子对颌菓茶应缇的解释无动于衷。

“是人是鬼出来让姑奶奶看看吧,憋屈在石头缝里东张西望,不是男子汉应该具备的优点吧。”女子的话语讽刺挖苦,让颌菓茶应缇顿然心惊。颌菓茶应缇知道他是无法阻止面前女子似乎是探求秘密的节奏,他不得不呼唤三川以求解围,“九叔,劳驾您老过来一下吧。这位女士不知道所为何事,让小弟异常为难。”

澹台博宽闻声深感异常窘迫,进与退都感觉十分为难。他已经半蹲的姿态保持很久了,明白颌菓茶应缇不想让他出去见人,可是听到有女声异常跋扈,似乎就是要为难与他。因为状态不明顿时令他魂不守舍,颇为尴尬。

三川听到颌菓茶应缇的呼唤,快步来到他身边。三川扭身看向澹台博宽的躲避处也很纳闷,不明白颌菓茶应缇称呼的小弟究竟是谁。随及,三川目光探寻看向颌菓茶应缇,颌菓茶应缇急切伸手握住三川的手,利用心向蝉语将其心思和盘向三川说明。

三川展臂围拢声源,阻隔澹台博宽可以听到他与颌菓茶应缇等人的交谈。“应缇,你把这个魔头放出来,小心弄巧成拙贻害众生。千万不能掉以轻心,万万不能让他踏入九墓灵丛,他真若想起前世的事,那就前功尽弃了。”

“实不相瞒,这件事正邪两道倾向正途的人都赞同此作法。三杯保举,也是经过万山莽度同意,应该不会出现偏差。大家都对他有所警惕,会有更多的人盯着他的。否则,很多灾难会引他而起。”颌菓茶应缇如实陈述计划中事,将三川惊讶的目瞪口呆。

“这家伙不是该死,而是必须死。圣惠你看怎么办为好,这里还望大师指点迷津。”银铃般女声异常担忧,仰望身边一直沉默的另一个女子,发出真切恳求。

“晶星灭亡是他心中之痛,无论无何就把他当做好人看待吧。”苍老女声话语意味深长,低沉铿锵似乎点明主题。几人闻声均面面相觑,不再坚持己见。但是每个人心头都是异常彷徨的思绪,久久相视暗自盘算准则。

良久的沉默,三川渐渐收回声源屏障,伸出左手指向大湖,喜悦之声异常高昂,”应缇,蛟王被带走要小弟帮忙的,你的座驾大叔要暂借一用,时间关系我们必须尽快离开。姆玛森源有你们乘舟而回的设备,让玉珠留下来帮你吧。酷蛋儿的事也交给玉珠办吧!”

颌菓茶应缇遭此变故也只能选择配合,大事为重是通行法则,他只有无条件服从安排。眨眼间,大湖水面跃处几百米宽板水线,无数泛着彩带的光束闪烁明亮,如同倒握的折扇聚合一点洒下彩雨笼罩,一头张牙舞爪的巨兽被光束缠绕,发出阵阵惊天动地的怒吼。

“蛟王出水了,这个家伙好大个哇。”酷蛋儿的惊讶声响起,但见蛟王身形健硕,卧伏一线四肢挥动挣扎,占据近一百米的中间部位。蛟王高大数十米,在其两侧雄赳赳气昂昂的占满了高大威猛的勇士,勇士总计有几百之众。

颌菓茶应缇看的瞠目结舌异常震撼,忍不住异常好奇的声调,幡然醒悟的明白了状况,“九叔,你们居然过来这么多人呀,应该等待这个时机很久了吧?”在舰船入水之后,湖岸多条黑影入水,足以说明捕蛟早就谋划很久才对。

“那是当然了,有备无患。也要赶在此时玄球六星一线之前,尽快离开这里。六星一线阴霾最重,但是物极必反的此时就是玄邪防御最薄弱之时。圣惠的智谋不是我们可以理解的,看到了吧。”

三川话语发自肺腑,言辞夸耀之感强烈,然而其身边站立隐身的圣惠并不言语。但见圣惠甩出右手挥动,自手心洒出万道金线在几百米的横切面铺展,顿时面前景色就是异常平展的宽阔大道。

水平面中恍如临空出现空中楼阁,蛟王身下渐渐出现出现高十余米,长几百米的长方形黑乌色平台。圣惠身形快如闪电,滑向几千米外的平台而去。刹那间蛟王吼叫声停歇,平台化作大片流光溢彩的椭圆形光束。

“应缇,为你与玉珠留下三个高端变型机器人,你们天亮之前速速去姆玛森源吧。”三川话语刚落,也化作一道光束射向那团亮光深处。

“九叔多保重哇,我们后会有期。”颌菓茶应缇朝向光团就是高声呼喊,语毕扭脸看向身边女子,话语异常沉闷,“小弟还有一个疑问没有求证,说走就走实在是太快了。”

“废话少说,时间不等人,以后再说吧。”玉珠声调予以解劝,转眼看向乱石丛中,那顶帐篷已经消失不见,看见霏霏正抱着一块石头在石头缝里酣睡,女子话语异常喜悦,“哦,应缇帐篷里原来还有一个小妹妹呀,真是只顾着睡觉,多美的画面,她看不到了。”

石头缝里藏身的澹台博宽将眼前的炫丽景象看的真切,眼瞧着跃显空中的蛟王和艳丽景观渐渐消失不见,他如释重负的心情异常欢快,“应缇,呵呵,人都走了吧。原来他们都是你的朋友,真是大惊小怪的。我可以出来了吗?”

澹台博宽没有听到颌菓茶应缇的应答,那是玉珠阻止了颌菓茶应缇张嘴接话的想法,玉珠向颌菓茶应缇低语,“好人应该是好男人的意思,那就让玉珠给他开个玩笑吧。这个家伙原本异常冷酷无情的,给他来点热度吧。”颌菓茶应缇见状不予发声,闪身走向霏霏身边,将小女孩儿抱在怀里,默默看向玉珠的背影。

貌似异常神秘的女子已经露出本相,婀娜较小就是其异常动人的外在轮廓,她正小心翼翼的贴近澹台博宽的藏身之处。她迂回到澹台博宽身后的目的,就是突然出现澹台博宽面前的意思。

酷蛋儿在颌菓茶应缇身后的乱石堆里寻找他想要的食品,转来转去审视石头缝隙,异常失望的不住唉声叹息,“我说有没有搞错哇,酷蛋儿又没东西吃了。”酷蛋儿看见没人理他,一屁股坐到地上独自生闷气去了。

犹豫不决是澹台博宽此时忐忑不安的心情,眼瞧着那群奇怪的人都不见了,颌菓茶应缇居然还是没有准备让他出去的意思。他已经隐身在几块石头中间腿麻脚麻了,且一直保持着半蹲的姿态,腰酸背痛快不会走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