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一章 接近岸边 突然狂风大作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08 2013-08-11 20:57:35

  玉珠过来将霏霏抱在怀里,摆手让澹台博宽将酷蛋儿抱上。酷蛋儿也是很不情愿的摸样,澹台博宽急忙向酷蛋儿表明态度以示友好,“酷蛋儿,刚才多亏酷蛋儿帮忙了,若没有酷蛋儿鼎力扶着脑袋,后果不堪设想。酷蛋儿就是泥鳅的救命恩人,让泥鳅良心得到些安慰吧。”

如此的恳求着要求提供帮助,酷蛋儿也别无选择,他对颌菓茶应缇的状况非常了解,尽管颌菓茶应缇没有受到深度毒害,可是从嘴里和鼻子里很可能都是呼出的有害味道,澹台博宽要比颌菓茶应缇强多了。

但是天公不作美,几人深恐暴风雨忽然降临,那样的话大家行路就更难了。均是心急火燎的心情跟在一名探路机械勇士身后,还有两个无脑袋的机械勇士断后。

飞不起来且没有明辨方向的能力,加上没有解渴之水,澹台博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以致造成如此不好的局面。一边抱着酷蛋儿小心注意脚下,谨慎而行,一边不失时机的询问发生的事情,酷蛋儿伏在澹台博宽的耳边悄声说出原因。

原来,他睡着的时候,其他人遭遇了多次地上和空中猛兽的偷袭,不仅四腿机械脑袋被破坏,而起饮用水也洒落一地,更悲惨的是酷蛋儿的珍贵食品也被抢了。

“三个脑袋的巨鹰,哎呀,张嘴就把那么大的圆球给咬跑了。姐姐放出火炮打那个鹰扬鸟,俩脑袋没了,还是被它逃跑了。后面鱼肠巨猊,那么长的舌头。腔体斑斑犀、吐火蜂轮怪、鸾爪吸水妖……让酷蛋儿累死了。”每个名字后面,酷蛋儿小声告诉澹台博宽一长串困难遭遇,他心里也是异常沉重的心情。就睡了一小觉错过那么多奇异的场面,心里为霏霏和酷蛋儿的遭遇异常同情。

“为什么不叫醒泥鳅呢?泥鳅还没有杀过什么妖怪的呢?让霏霏和酷蛋儿去被惊吓,这种事咋能让霏霏和酷蛋儿去经受折磨呢?这是谁的注意,为什么?”澹台博宽的一席话和诸多疑问,让酷蛋儿惊喜万分,澹台博宽如此的同情和可怜弱者,让酷蛋儿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眼眶,更加觉得委屈和难受。

“泥鳅,你可不知道红盆石园,酷蛋儿听人说那里有神秘的萧杀蜜苗,那是一种很奇怪的石头,能得到指甲盖大小一片就能卖到天价的。玉珠姐姐说去见识一下,大叔死活不肯。真是放过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好可惜呀。”澹台博宽得知颌菓茶应缇就是为了绕过红盆石园,才选择走这里,顿时深为不解。明明知道那里有可以发大财的石头,为什么要随意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呢?他心里也是异常惋惜的心情,能卖大价钱从酷蛋儿嘴里说出来,那就是更多天文数字排列的钞票,让他觉得一个小觉就给耽误了,心里就是懊恼不已的思绪。

弄一块指甲盖大的石头,就可以让他成为有钱人了,就不用天天为五斗米折腰了。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万载难于的巧合,让他心里反复默默念叨着红盆石园的名字,悄悄的牢记心间,作为将来有机会再来空古历,无论如何也要见识一下。

“泥鳅,那个地方有宝物是真的,但是大叔也说了,说那里是禽兽妖怪和邪魔都不敢去的地方,那是一个被星空人类诅咒的地方。也可能会潜藏更多凶险,要是我们白白把命丢那里了,走这里看来还是对的。”

酷蛋儿可能因为被他几句安慰话得到了安慰,以致脑袋瓜理性恢复正常,说出新的解释让澹台博宽深感困难。有好东西的地方大都存在凶险,要是不困难谁都想去,那种宝贝也许早就被盗挖没了。如此局面让重新调整了算计思路,那就是等待条件具备后无论如何也要哪里探险。

因为,前面有机械勇士探路,后面紧跟着一排人的前行,都是闷闷不乐的低头走动,突然玉珠异常欣喜的一声喊叫,接着又发出了沉闷的惊叹。

“呵呵,前面就是陆地了……哎呀,啊嗷,无路可走了。”

澹台博宽抱着酷蛋儿急忙走向前去,却发现高出沼泽的小道已经中断了。二十几米宽的地带,机械勇士伸出长长的手臂在那里扎来戳去,不敢前行且不断后撤身形,迫使大家急忙后退。那名机械勇士听着玉珠的问询声,将脑袋摇的像拨浪鼓般,呆立原地满脸辛酸和绝望。

“姐姐,怎么了?那个勇士什么意思,我们没路可走了吗?”

霏霏沙哑的声音发出,接连不断发出干呕之声,似乎是因为干渴造成神智高度紧张,小女孩儿扯着玉珠的肩头不住后撤身影。嘴里绝望的腔调随及敲击每个人的神经,“咳咳咳,好难闻的味道,霏霏觉得头晕眼花,快点后退吧。”

可能是机械勇士的针刺般的探须,扎到了那片黑乌色汪洋的底层,顺着扎空被带上来股股红色的水线,与之相伴随就是刺鼻的怪味,令人干呕。玉珠急忙摆手让大家后退,一鼓作气退回几十米远,那股气味才渐渐淡薄。大家都是神情高度紧张,不明白应该何去何从。

更甚至于酷蛋儿发现了更加奇怪的现象,以至于酷蛋儿两只爪子奋力抱着澹台博宽脖子哭喊道,“姐姐快看沼泽里的水位也在增高,酷蛋儿感觉浑身冰凉,是不是气温降低了呀。”沼泽上的水位不见得升高,可能是此地地势较高的缘故,但是刚刚大家确实都是全神贯注低头前行,没有顾忌其他的变化。水中的青草就是被一阵紧过一阵的狂风影响,在水面上波浪翻滚,说明起风了。

不仅如此,天空顿时异常昏暗,头顶上乌云翻滚,大有暴雨就有即将来临前的狂躁。回头望向即将到达的陆地,那是是显著的很多水坑和高出水面的灰色石堆,间或有灌木和树木。那段畅井过后不多远,就是一条黑乌色的山体斜斜的横亘的很漫长。

酷蛋儿说道冷,霏霏就是上下牙齿打架,澹台博宽身上也直起鸡皮疙瘩,颌菓茶应缇的喷嚏声发出异常古怪的声响。澹台博宽将酷蛋儿紧紧抱在怀里看着玉珠有点想笑,那是因为女子的面孔上多道泥痕和喷溅点,就是与小花猫般的摸样。但是,澹台博宽笑不出来,因为目光所及树木和杂草都是东倒西歪的摸样,眼看着风力在加强,他在湿湿的埂上会有点站不住了。

“玉珠,应缇快蹲下来,风速加大了。”澹台博宽看到玉珠不知何故身影歪倒的动作,被颌菓茶应缇眼明手快牢牢抓住,急忙蹲下身来看向玉珠喊道。狂风呼啸着阵阵而来,一阵比一阵高出很多,狂风拨拉着水草和洼地发出异常难听的口哨和怪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