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二章 节省时间 骑马河滩挺进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18 2013-08-11 20:57:35

  青草与沼泽如同水耕稻田的摸样,远处还传来不知名动物的哀嚎,让大家被惊心绕的环境影响,心里就是草木皆兵的恐慌。霏霏尤其就是情绪异常不稳,一惊一乍的发出沙哑的喊叫,“姐姐,水里还会有鱼肠巨猊兽吗?霏霏看见好几个跑过来了。”

“不会的,水里有毒,它不敢跑到这里来。还没游到这里就被沼泽里的毒气毒死了。”

“姐姐快看那里……吐火蜂轮怪飞来了,有一大群的样子,我们怎么办呢?”

“那是乌云,吐火蜂轮怪不会飞这么远的,它若飞到草丛里不等它挣扎飞起来,就被沼泽给吸进泥里面去了。霏霏不要怕,有姐姐保护你的。”

“姐姐,你会飞,大叔也会,酷蛋儿也会,我们飞过去吧。”

“但是机械勇士过不去,我们还需要他们的帮助,才能尽快赶到目的地。等风小一点儿,姐姐就带你过去。”

“霏霏想现在就过去,姐姐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姐姐担心酷蛋儿飞不了那么远,而且风太大,担心他有意外。”

玉珠也会飞,澹台博宽回想起来了大湖捕获蛟王那一幕。他急忙发声向玉珠喊道:“玉珠,泥鳅和应缇也是有办法过去的。我们先过去好吗?酷蛋儿让泥鳅抱着过去,我们过去后再想办法带勇士过去,也是可以的。”

念塔霄游术,澹台博宽和颌菓茶应缇都是很精通的,尽管澹台博宽没有在有横向阻力中飞行过,但是一向都是无障碍通行。但是,没想到当他的目光看向颌菓茶应缇,却发现颌菓茶应缇看着他不住摇头。令他异常奇怪,忘记了颌菓茶应缇不能发声,跟着就是对颌菓茶应缇大声吼叫:“应缇,你可以飞过去的。真不行让宽宽带你过去。事不宜迟,我们人先过去,再说解救勇士的事。”

“好了别争了,此时是斜向风,从高向下吹,我们都不要慌乱。在空古历的气候影响里面,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任何法术都会被干扰,这样怪异天气只有今天很特别。等等就可以脱身了,每一个半小时就有二十分钟的间隙,接着是平行风,那样就是很好的机会。”

玉珠根据经验向大家讲解,随及将勇士调集身边搭成风墙,几人卷曲一起等待风向转变。空古历的此时,天空已经暗淡下来,四周都是漆黑一片,天空上也没有星辰。几人压抑着心中的烦躁,静等时间在一分一秒钟过去。

“姐姐,是不是下雪了呀,霏霏冷极了。白天还是炎热夏季呢,晚上就会下雪,不奇怪吗?”

澹台博宽也很奇怪一阵强似一阵从空中飘洒下寒冷的冰珠,打在脸上生疼生疼,冰珠敲击在勇士身上,就是噼里啪啦的声响。白天是湿热的气温,夜晚确实寒冷的温度,他想起昨夜是在游舰里度过,没想到空古历会如此的奇怪。

“嘻嘻,确实是冰珠,太好了,真是天助我们,勇士可以溜冰过去了。大家再忍一忍,风速间隙和平行风我们都可以过去的。到陆地上我们就暖和了,空古历就是奇怪的气候。坚持住呀!”

漫长的时间恍如停止般令人饥寒交迫,几十分钟的冰珠过后,玉珠便抱着霏霏飞腾而起。她的飞腾有着一条彩带的轨迹,让澹台博宽惊讶明白大湖中心推向山顶的彩带居然是玉珠所为。

玉珠的话依然在耳边回响,没想到彩带还有神奇的作用。她说,“待玉珠和霏霏飞过去的时候,你们会看到一条五颜六色的彩带,你们沿着彩带过去会加强你们的法术。待彩带落到水面,就是勇士漂移的方向。”

澹台博宽抱着酷蛋儿腾飞,颌菓茶应缇随后跟进,果不其然的彩带效果异常让二人轻松,很快的勇士转换漂移方式,大家都安全的降至陆地。

还没想到,踏上陆地时确实不再寒冷,刚在沼泽的一幕恍惚是梦境的感觉。两山夹着一条宽阔的河滩,中间是一条溪流,溪水有深有浅,水流湍急。溪流边上大多是鸡蛋或鹅蛋大小圆圆的石头,参合着泥沙较为平整。鹅卵石向山体是石头、灌木、树丛。似乎就是被人可以排列所致,层次分明相互交汇。

玉珠借助微弱的灯光让大家看清楚了布局,随及告诉大家行动的方向,那就是沿着河滩曲折而下,定位溪流作为参照。假如此时奔腾而下,可以节省时间尽快赶到目的地。可是因为没有天上的光源,且也无照明设备,加之河滩地形复杂,只能匀速而下。

假如等到天亮,宿营之处不知会潜藏何种危险。玉珠征求意见式的话语说出,霏霏和酷蛋儿便要求快点走,因为他们俩没有耐心继续被折磨下去。澹台博宽白天休息了大半天,没有感到疲倦,对霏霏的意见举双手同意。

“玉珠,我看就按照霏霏的意见做吧,天是黑了点,勇士会参照溪流走,方向应该不会错。只是黑哥哥担心脚痛,不会让黑哥哥光着脚板跑下去吧。”

澹台博宽的担心并不是多余,因为三个勇士就有两个没脑袋了,可以能有尖端科技影响不会掉队。但是,霏霏和酷蛋儿早就筋疲力尽了,加之颌菓茶应缇受伤影响,依赖两条腿跑很不现实。

“呵呵,有玉珠在会有很多办法,加上勇士相随就是如虎添翼。接下来,就是考验聪明人的头脑了。”玉珠说出非常出粜的计策并说出做法,澹台博宽和霏霏和酷蛋儿等三人兴奋不已,然而颌菓茶应缇却叫苦不迭。玉珠清晰说明,“最省事省力的方法,就是骑马奔驰了。让泥鳅光脚走在乱石滩,那是不可能的。”

很快三匹战马就出现眼前,一场异常刺激、惊险的赛马比赛,在空古历的河滩里就要上演。此项比赛出乎了澹台博宽、颌菓茶应缇、霏霏和酷蛋儿的预料,却没料到让人终身难忘而且倍感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