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四章 意外得释 雀跃奔腾快意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54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没有看清楚玉珠是如何做到的,没料到那么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子,确有如此决然的另类表现。她的身形作为主导的牵引,居然像一匹烈马般的勇猛作风。没有听到习惯听到的马鸣长嘶,金黄之马前提腾空而起,后腿直立起来,他下沉的身体险些失去平衡,急忙抱住了玉珠的细腰。

金马后腿用力蹬地,前腿高高扬起,马背弓背发力,玉珠嘴里发出娇笑:“呵呵,我们出发了,跑哇!”离开原地跨出跃去三、四丈远,他感觉到身形被抛了出去般的巨大刺激,冷汗瞬间密布全身,汗毛直愣愣的竖起,揪心般的心脏紧缩,无依无靠般大脑空白,嘴里急切短粗发声,“哎呀,好快呀!”接着马前蹄落地,他的身形因惯性趋前,整个身体向玉珠后背压去,感觉就是无意间要把玉珠给挤下去的错觉,他急忙双腿紧紧夹住马背。

澹台博宽没想到玉珠会如此的演示骑马,急切绷紧身上每条神经,启动身上每块肌肉,全神贯注金马前腿和后腿落地的节奏,深恐金马的脚陷入鹅卵石中。没想到玉珠会如此的胆大,似乎是不计后果,他心中恐慌害怕,嘴里哀求声连续,“玉珠好妹妹,河滩里骑马可以吗?我们慢慢走行吗?前面的情况瞬息万变,千万不要出事呀。”

金马奔跑中确实具备有正常骑马的节奏,前趋后涌步出很稳,他心里异常焦虑玉珠的安危,紧紧搂着玉珠的腰不敢丝毫松懈,脸紧紧贴在玉珠的后背,无暇顾及感受心跳的感觉。

“泥鳅放心好了,妹妹不会把你甩出去的,马的体重已经很轻了,酷蛋儿用力都可以抬起,借助河道下行风风势,不需要多少动能影响的。千万不要告诉妹妹的是泥鳅有心脏病哦!把头抬起来左右看看吧!”

他不敢看,知道后面两匹马也似乎疯了般的节奏,霏霏的尖利尖叫就是欣喜若狂的呼喊,“呀!小黑马,加油哇,超过那匹皇马,快点飞起来吧呀!”霏霏感觉听到耳边的急促风声而欣喜若狂,感受着坐在马背上的前仰后合非常好玩。

他听不到颌菓茶应缇的喊叫,感觉颌菓茶应缇也应该很着急,玉珠如此不顾自己的安危,肆无忌惮的玩命之态肯定异常凶险。

澹台博宽感觉他的心一会儿坠落肚子里,一会儿堵在嗓子眼,上下颠簸幅度巨大,他快崩溃了。他向玉珠苦苦哀求,“玉珠,泥鳅求你了,再这样下去,泥鳅就崩溃了,求你停下来吧。”他偷眼看向前方黑郁郁的夜色看不清楚地上状况,左顾右盼也是漆黑之色看不到景物。他以他的眼去推论玉珠的眼睛,阵阵绝望心情能够感觉浑身冰凉。来到空古历是办事的,绝非是为了求死,他觉得天随时就要塌下来的感觉,尽管看向天空也是黑茫茫的现实。

他觉得玉珠就是啥也看不见在赌命,不敢想下一秒会发生何种惨烈的事情。几分钟后,许是来自澹台博宽的恐惧战栗传感至玉珠的意念之中,玉珠缓缓将速度降了下来。后面两匹马也是相同节奏,渐渐三匹马并排停了下来。

玉珠头也没回,将澹台博宽的顾虑予以细致解释。她说三位机械勇士就是星空特种兵,虽说有两个勇士失去了导航和辨别能力,但是留下来的那个无损伤的勇士,可以用其他手段与两外两个勇士实现牵引沟通。

即便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也是畅行无阻的。玉珠不明白澹台博宽有什么顾虑,异常令玉珠感到失望。

玉珠回头让他看向她的眼睛,嘴里就是苦涩的语气,”泥鳅,从内心来说玉珠没有加害与你的意思,只能说你对世界了解的太少了,妹妹的眼睛具备令你无法想象的特质,那就是漆黑之夜这双金色眼瞳无障碍视物,可以看清想看到的角落。这种保持时间是有限的,也是因为体质和心情趋于一定高度可以具备,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妹妹呢?”玉珠从马颈部缓慢爬了出来,跳落地上令他能够感受到女子的失望和烦闷。

他呆坐在马背上异常后悔,一路走来,玉珠始终就是异常随和、友善的表现。反而是他内心一直暗自惦念算计,似乎就是为了揩油,做尽各种试探和惑诱。不理解的东西,远不是玉珠说的话,还有颌菓茶应缇许多莫名其妙的言词,以及关于空古历穿转所遇所见。

“霏霏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为什么停下来了,姐姐为什么下去了呢?到处都是黑黑的,霏霏害怕极了。我们到底还走不走了?”从身边传来霏霏异常胆怯的问话,可以感受到霏霏声音发颤的缘故。黑夜里只有几匹马身上的淡淡幽光能够隐约分辨出马的轮廓,玉珠从金色之马身下跳下去,金马身上的光度瞬间黯淡。

只有玉珠肌肤上伏着的光亮,能够让他看得清晰明白。她异常失望的背影,可以推测她心中的失望。玉珠双手抱臂低头看向其脚尖,让他顿感内疚。颌菓茶应缇所乘的紫色马,来到澹台博宽身边,试探摸向他肩头,将他的身形连连且缓缓推向一侧,似乎就是提醒他下马去向她表明态度。颌菓茶应缇嘴里依然不能说话,还是低低的啊啊声,就是不让他使玉珠失望的表示。

他急忙从马背上溜下来,看不见地上是什么样子,但是玉珠通体散发银光的背影异常清晰可辨。他来到她身边,话语真诚温和,“妹妹,泥鳅相信你,真的!一路走来,妹妹时常让泥鳅感动,深深明白妹妹就是天下最友善的妹妹。泥鳅担心妹妹有危险,所以……不想妹妹有事。”

他心中那些隐晦事和动机是不能明说的,且貌似他就是小肚鸡肠冒犯大度胸怀的女子,他情真意切的话语,试图化解玉珠的伤感。玉珠前番的精心装束和精彩展示,足以表明玉珠就是想留下美好回忆的目的。无论将来会发生什么,最起码在眼前发生的事情,谁都可以感受到玉珠的热情和友爱。

“噢噢,泥鳅担心妹妹有什么闪失哇,真让妹妹感动。嘻嘻,你咋不早说呢?玉珠还以为泥鳅不喜欢这样玩呢。哈哈,太棒了!玉珠错怪泥鳅了。来来来,抱抱!”玉珠恍然大悟般的劲头,猛然张开双臂抱住了澹台博宽且用脸颊在他的脖子里蹭来蹭去,竭尽行为表示友好。

不用他刻意为自己找台阶,玉珠异常善解人意就帮他找到了平衡,让他异常震惊玉珠如此美好的特质,心里萌生悔恨交加的心情。来自玉珠与他如此亲近表现,他焉有不予鼓动雀跃的心情,急忙伸手环抱玉珠,他的声音异常激昂,“好了!既然妹妹有这么多把握,就让我们继续吧。黑哥哥确实求之不得,走!我们上马,尽情的好好玩玩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