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九章 无缘幸事 着急慌忙心情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11 2013-08-11 20:57:35

  马队停靠在高坡上确实如玉珠所说,就是飞腾而上,三匹马马背上下来了人来,骏马又是勇士的摸样。尽管黑夜依然笼罩着大地,抬头看不见星辰,更无亮光的迹象。河滩里的电闪雷鸣也悄然消失,人们站立处的外延依然是漆黑景象,就是偶尔掉落身上的毛毛细雨让大家知道天上的雨还是在下着。

翼灿精灵围拢下是以玉珠为中心,能让霏霏和酷蛋儿看的很清楚高坡上植被茂密,绿色的小草就踩在脚下。

霏霏异常好奇不远处被一团光圈包围的澹台博宽,澹台博宽已经被莫名其妙的怨灵惹得悲愤不已,站立在一个高台上泪如雨下。

“姐姐,霏霏不明白那些光到底怎么回事?他们跟着黑叔叔是想吃好东西吗?”

“那是一些神秘光圈,他们喜欢跟随喜欢神秘的人。霏霏是很单纯的女孩儿,我们不必要让人觉得我们神秘。那样最容易做恶梦了。”玉珠皱着眉头看向澹台博宽的背影,他本不会发光但是在无数怨灵的包围下,让人易生错觉以为澹台博宽也是发光体。澹台博宽站立高坡上几块石头上,与玉珠他们闪开有二十米的距离,那些金色与白色相间的怨灵在澹台博宽身边飞舞,周边笼罩一层异常神秘的色彩。

“玉珠,应缇大哥也不明白这些怨灵为什么要围绕泥鳅飞舞的道理。难道说空古历的怨灵,就喜欢陌生人吗?我已经来到空古历很多次了,却一次也没遇见过。”颌菓茶应缇对发生在澹台博宽身边的事,也很吃惊。颌菓茶应缇知道澹台博宽也是第一次来到空古历,第一次来就能出现如此匪夷所思的事,简直就是特别幸运的事。

在正道,怨灵的所爱必有异常吉利的象征,也是很多人修养德行的最佳时机。怨灵可以驱逐晦气,增加灵性。很多的邪道之徒都是奢求一生的机会,能够让其功法被怨灵牵引而催生契机。

“没想到黑哥哥如此幸运,真让玉珠也糊涂了。这些怨灵毫无疑问是空古历的某件大事造成的悲剧,没理由对泥鳅将福分给泥鳅的。难道说他很正直或者德行很多,真让玉珠不明白其中缘故了。”玉珠对那么多的怨灵青睐与澹台博宽非常诧异,既羡慕又嫉妒。

“圣惠估计这样的机会也很少,多数时间很多圣者抛去生命也很难获得怨灵真心相待。啧啧!让人羡慕的真想上前将泥鳅暴打一顿。”颌菓茶应缇嘴里如此刻薄话语,扭脸看向玉珠也是满脸释怀笑容。

玉珠身边环绕的翼灿精灵更是难以接受,明明那些魔邪和灵邪都是由翼灿精灵除掉祸害的。怨灵却视而不见他们的成就,一股风般的全都跑澹台博宽身边,翼灿精灵们闪动翅膀发出巨大的嗡嗡声震耳欲聋。

玉珠掩吸箍语看向身边上下飞舞的翼灿精灵,竭力安抚特异体人种,渐渐翼灿精灵舞动翅膀的声音减弱,他们对怨灵的心中所向表示理解。不禁如此,翼灿精灵群收回耀眼的蓝光,很快均迅速隐形不见了。

“姐姐,又没光亮了。霏霏害怕黑的,怎么办?”霏霏警觉发现身边发光的小人消失不见,一把抱住玉珠的腿十分纠结。玉珠急忙弯腰将霏霏抱在怀里,转身轻轻拍拍颌菓茶应缇的肩头,示意颌菓茶应缇将酷蛋儿抱起来。

颌菓茶应缇收回对澹台博宽的凝神观察,将酷蛋儿抱在怀里还是不服气的态度,“泥鳅凭啥呢?咋就让我猜不出来半点理由呢?会不会怨灵看错人了呢?”

“从第二次起跑,我就感觉到了。只能让人理解是天意,天意如此,任何人都是无法理解的。应缇大哥还是保护好嗓子吧,小心暂时性失语加剧。腥游泽毒不是那么容易清楚彻底的。”玉珠索性不再去看澹台博宽背影,看向前路片刻,收回金瞳神采,回头看向勇士,及时说明新的行动计划。

“羡慕也好,嫉妒也罢。我们只能庆幸怨灵未被邪道收了去,否则就是贻害星空的大悲剧了。傻人有傻福,就让那个小子独占这个大便宜吧。我们该干么还得快点决断,待会儿暴雨就要来临了。”

玉珠想到的还是接下来的路程,空古历六星一线带来一段复杂的气候变化,眼看霏霏和酷蛋儿衣着单薄,她准备应对一下潜在的风霜雨雪。

“姐姐,还没到地方吗?有没有搞错,到底还要走多久?”霏霏没想到受苦的情况还会有,郁闷口气说出不禁长吁短叹,“明明刚刚上来这里,就是飞上来的。姐姐,你是不是故意让霏霏和酷蛋儿经历八十一难的。剩下的路,我们一直飞下去,好不好?”

霏霏对空古历已经厌烦到极点了,本来想来这里好好玩玩的,结果走来走去遇见那么多令人头痛的事。小女孩儿早就想回家了,一点也不好玩,反而时常被惊吓的心里难受。霏霏埋怨语气结束,酷蛋儿扶着肚子也想说几句,张嘴试探几次,深恐牵连痛苦闭口无言,但是依然满脸愁苦状看向玉珠。

“霏霏,不是说姐姐知道能飞而故意不飞,确实我们飞不起来的。那些蓝色带翅膀的精灵,帮助我们飞的。姐姐咋不想快快感到目的地呢,姐姐早厌烦了。”玉珠将马队飞起来的原因告诉霏霏,霏霏听后却断然不信,那些个头很小的昆虫类人竟然能够带动马队飞行,她觉得玉珠就是在骗她。

“姐姐,你骗我们吧。霏霏和酷蛋儿都不相信,就那些小不点儿能办成这么大的事,姐姐就是骗小孩儿的。”霏霏带着哭腔向玉珠诉说,随之哽咽哭泣异常伤感。

玉珠听着霏霏哭声悲切忧伤,竭力予以劝慰,“霏霏不哭好吗?姐姐的神奇金光也没有了,有金光才能呼唤小精灵过来保护我们。现在我们只能依赖自己了,妹妹好好睡一觉好吗?姐姐保证不再让妹妹看到丑八怪了,好吗?”霏霏是懂事的小女孩儿,两只小手紧紧抱着玉珠的脖子,渐渐平息悲伤的哭声。玉珠指挥勇士摆出一个箱式小床,嘱咐霏霏和酷蛋儿先行休息,走近颌菓茶应缇身边商议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