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章 豆芽飞舞 绚定笑颜女童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91 2013-08-11 20:57:35

  虽然嘴上说着狠话,似乎心里有些怨言,但是颌菓茶应缇从心底里对澹台博宽被怨灵簇拥,为澹台博宽感到高兴。千载难逢,万载难遇,就是怨灵主动跟随迎合机遇。不羡慕澹台博宽此种机会是假的,他为澹台博宽感到自豪和幸福。

无论他是否能够受益,此时就是面对怨灵诉冤气势磅礴的场面,颌菓茶应缇也是从来没有过如此近的距离。

澹台博宽被无数的怨灵包围,只能让玉珠和颌菓茶应缇看到大片光影中隐隐约约的模糊身影,两人默默注视暗暗祝福,心中萌生无尽的感慨。

“泥鳅太幸运了,我们俩的造化远不及如此,可见他前世很多人对他有崇敬和喜爱。很多坏蛋不是一下子就变坏了,肯定有他难以释怀的愤懑。”玉珠想起了圣惠对澹台博宽的评价,深感不可思议,也存有许多疑惑,“应缇大哥,你知道他前世的家在哪里吗?”

“不知道!”颌菓茶应缇很想知道澹台博宽前世的故乡在何处,真若了解到澹台博宽前世的家,确实会让颌菓茶应缇追查到底的。颌菓茶应缇无法了解澹台博宽前世遭遇了何种凶险而会怨恨世界危害星空,肯定那是一份痛彻心灵而自绝世人的惨痛心里历程,才能酝生仇深似海的绝世意念。

颌菓茶应缇追问过许多星空智者和圣魂,没有人能够说出其中的底细,只是出现了无法挽回的惨痛悲剧,才让星空知道了他的存在和危害。牵动着九层六度的灭杀追击耗时越过数千年,才综合了多方势力将他围剿歼灭。对他的打击也是沉重的,无数次被查知他再生的迹象,总有一股旨在对他消魂灭迹的追踪。

他沉积在难以预测的星空角落,每一次都具备神奇力量的牵引,生而复死,周尔往之,均在他即将成年后被灭杀。大宇星空和遥远慕岸多方旨在了解内情的追查总是被动于事后,了解着事态。

“应缇大哥,你是来保护他的吗?”玉珠对于颌菓茶应缇的使命感到难以理解,更对圣惠的解读感觉费解。玉珠试图了解颌菓茶应缇的身后究竟会有些什么人来护佑,玉珠也对屡次凶险迫来而心存疑惑,难以明白最终会获得何样的结局。

“我只负责让他来到空古历,然后将他再送回到来的地方。”

“就这么简单?没有什么具体的去处和地方吗?”

“有个地方似乎是水晶城,但是玉珠也应该知道的前历纪时段是没有水晶城的。应缇大哥也不明白何故。”

“空古历后历纪确实才有水晶城的,不会是让你再次踏进空古历或者就是找寻水晶城存在的位置吧。”

“应缇大哥也觉得应该是空古历前历纪将来水晶城的位置,玉珠觉得哪里现在会是什么?”

“得到穿转机后计算一下就知道具体位置,但是即便能够找到方位依然还有困难,那就是水晶城会在地下几千公里之下。这个困难也却非难事,但是哪里是原生态密度极高的地方,生命都难维持,到底会有什么呢?”

“玉珠若有兴趣,我们俩可以共同挖掘一下。我接受的提示,也就这么多了。”

颌菓茶应缇奉命行事且对任务本身没有再有的信息,也令玉珠无法理解。听到颌菓茶应缇邀请玉珠参与破解,玉珠也确实有心了解其中谜团。“那好吧,我们得到穿转机再行进去探访吧。但愿为我们准备的穿转机是灵性虚木的,否则灵性钢木的品质,也许会有点周折。”

毫无疑问,慕岸有人想了解澹台博宽的过去,试图解开澹台博宽的秘密。玉珠觉得澹台博宽身上一定潜藏着很多秘密,或者从澹台博宽身上能够得到什么救世的宝物也是说不准的。明显知道的是空古历的邪恶势力尚不足于对澹台博宽形成威胁,真若就是有人就是想置于澹台博宽死地,显然也是异常犹豫的动作。

玉珠将思虑问题告知颌菓茶应缇,没想到颌菓茶应缇的思考与玉珠分析的高度一致,“玉珠分析的对,这也是应缇不解的地方,在玄球畅井市及其周边此番旨在对澹台博宽的灭杀行动,也非玄邪的主力。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其中缘故,让我分析其中蹊跷事很多,远非你我短时间内能够明白的。”

“那就顺其自然吧,圣惠离开这里时就是这样嘱咐我的。”玉珠想起了与圣惠临别得到的启示,以及在她专程求解之时的问询,“当然圣惠也要求玉珠将泥鳅当做好人对待,那就是要求我们不能刁难与他。”

圣惠还有针对澹台博宽的其他说法,玉珠觉得不应急于告诉颌菓茶应缇,因为她也要对颌菓茶应缇予以考察。在正邪两道的争斗者,始终包含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织或搅和状态,玉珠也是不想将秘密和盘向颌菓茶应缇托出。

因为颌菓茶应缇最明显的破绽就是关于水晶城的问题,试想水晶城的存在应该是星空普遍获知存在于空古历后历纪,颌菓茶应缇用明显的错误不予深究目的,其本身就说明颌菓茶应缇没说实话或者就是故意隐瞒。

澹台博宽四周被怨灵围绕,无数的白色怨灵向他周身冲击,颌菓茶应缇交给他穿着的太空服似乎是阻隔,他不明白怨灵会出于何种目的。金色的怨灵始终像一面墙般堵在他的面前,他神情恍惚中将太空服也剥了去。浑身上下已经一丝不挂了,白色的怨灵恍惚无障碍通行,从他的身体上下来去自如。

猛然间,那面金色墙壁般的怨灵汇集处,释放出异常绚丽的画面,城郭楼宇都是他不曾见到过的辉煌,人群景物让他唏嘘感叹那是祥和平静的世界。突然画面转为阴暗灰蒙色调,他心底悲切伤感难以抑制,渐渐头脑空白不明所以。彻骨之痛流淌身上的每块肌肤,更让他眼冒金星头重脚轻,摔倒昏迷静卧悬空倒立,一切都是遥远飘渺的头像闪烁。

“呀,这么多漂亮的小豆芽呀,啧啧,好漂亮呀!”霏霏不知道何时已经从睡箱内爬了出来,站在玉珠和颌菓茶应缇身边一起凝视那些光团,霏霏仰着小脸满脸喜悦,将两只小手拍动轻轻的鼓掌声。玉珠和颌菓茶应缇冷不丁的被霏霏的赞美声惊吓,二人弯腰责备目光看向霏霏。面前无数怨灵光芒四射,将霏霏的笑脸映照的光彩一片。

“嘻嘻,霏霏好喜欢耶,小豆芽好漂亮哇!”霏霏的情绪没有受到玉珠和颌菓茶应缇影响,依然不管不顾的拍着小手。那些怨灵似乎受到了惊吓,顿时真就转化成豆芽状的外形,圆圆的脑袋下是长长的尾巴,均有霏霏小拳头般大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