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六章 瞬息差异 依然常态试探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61 2013-08-11 20:57:35

  很多时候,人们就喜欢犯低级错误,不管是聪明人还是明白人,或者就想玉珠这样的高等人种。明明意识到了澹台博宽可能有迹象表明要办些出格事,而且还及时予以了预防,也就是她在身后置埋了阻隔二人距离的曲型扶手,但却是产生了暗示他怎么样的后果。

也可能玉珠将友爱萌生了新的高度,超越了时间和空间,表现出了追求自然的巅峰之态。或者说越是高尚的人,越是更加料想不到低等趣味人士的特殊秉性。要说在空古历此时段此种状况下,一行几人都是仰仗着玉珠来解困却难,都应该尊重玉珠才对。

不让赖以使人获救的智慧圣能生气和着急,应该是谦谦君子必备之德。也可以推论为识时务者的明智举动,但是,还是那句话具备善良美德的人,确实无法了解缺失必要准则的人的心理动机。曾经有过农夫和蛇的传言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在河滩里的澹台博宽心里激动的不能自控,执意认为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

澹台博宽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抓住此机会,决不能让机会一不小心从指缝间流失,否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他内心升腾着异常强烈的愿望,以至于尽管感觉脸皮发烫、发热且因为紧张而浑身发冷,但他认为对的,认为不能放弃的,不准备改变主意的,他就要付诸行动。很多时候,他近乎于疯狂,也是顽强意志的支撑。

从踏进空古历那一刻起,他觉得他的一生就要因为而与其他小伙伴不同。首先是未来的蛐蛐,异常诡异的出现眼前,就觉得他自己与众不同。这种情况谁会遇见呢,遇见大蛐蛐就是遇见了奇迹。

随后又邂逅酷蛋儿,更让他心里热浪翻滚,外星生物能极度巧合让他碰见了,更能说明他特殊。接着,就是空古历穿转,勇斗长狮兽,飞登高山顶,蛟王出水图,彩带显玉珠,丛林尝水果,沼泽受难图……奇遇的事一件接着一件,让他脑海里以他为中心的野心日趋膨胀。渐渐地他也不知道他应该是谁了,似乎眼前出现的人和事,就是围绕他在进行。他有什么可担心的,又有什么应该感觉害怕的呢?

澹台博宽轻飘飘的自我意识无限膨胀,陡然间就是忘乎所以至登峰造极的地步,虽然尚未达到忘乎所以的地步,但是畏头缩脑的担心和害怕,忽然间消失不见了。他感觉无所畏惧且似乎周围这么多人就是为他服务的,那么他想做点什么事,又会有什么可以担忧的呢?

三两句体贴入微的话就把高智商的玉珠忽悠了,那个傻姑娘被感动的投怀送抱,焉有不催生他更大的野心和向往的。俗话说,有德之人品鉴尊贵荣耀,无德之人享受自认浮华。简明扼要的说,澹台博宽已经不是在畅井市混迹江湖的虾米了,他已经成为叱咤空古历的不凡斗士。

就连玉珠那么靓丽动人的高等人种都对他关爱照顾,他感觉没有理由再将自己置于低等地位的必要。此种心态也属于玄球人特有品质,如同老虎皮般的效果,当百兽之王仰头阔步横行霸道时,受到了弱小动物的畏惧和震慑,从而看见老虎就跑。尽管澹台博宽身上加盖的是被人尊敬虚化出的虎皮,他觉得别人已经到了应该尊敬他的时刻了。

利令智昏后就是为所欲为的猖狂节奏,世界在向澹台博宽打开一扇窗户,他觉的他没有理由看到美好而无动于衷,放任机会匆匆跑远。再次与玉珠近在咫尺,澹台博宽激动的脉管暴涨,热血沸腾,呼吸急促,双手颤抖。

身后陡然出现含热量很大的迹象,玉珠也感觉很好奇,就在金马再次跨越前,玉珠回身看向澹台博宽,话语轻柔温和,“泥鳅怎么了?妹妹觉得你有热血沸腾的感觉,是不是冒险让你心潮澎湃,难以自制呢?”

“是啊!想到千载难逢的画面出现眼前,搁谁谁不激动呢。”

“嗯嗯,额头这么滚烫,要不要先降降温,突然炙热遇见冰冷……也许就感冒了。慢慢适应如何?”玉珠回手伸出左手指尖轻轻触摸他的额头,顿时急速收回手势,顿然心惊的表现。本来玉珠面向前方,回手探摸了澹台博宽的额头后,她关切之态转向他,微皱眉头将澹台博宽认真端详一番。

“玉珠妹妹,放心好了!如此令人兴奋之事,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黑哥哥,就是铁打身板,体格健壮很少生病。不怕妹妹笑话,大冬天跳河洗澡是常有的事。冷水浴,几乎天天如此。走吧!快点吧!”

澹台博宽眼瞧着玉珠还要墨迹时间,顿时快速语气向玉珠解释,伸出双手把着玉珠的肩头便拨动她的朝向,嘴里和缓语气,“快走吧,真若河谷上游爆发山洪,我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有一刻,澹台博宽感觉身体阵阵发冷,他明白他心里似乎有一个坎一样,但凡喜悦振奋的事冲击至顶端,就会莫名其妙的周身发冷,似乎心被外力捏扁般的难受。伴随血液通行受阻,断断续续遭遇冰点打击,一阵强过一阵的奇寒感觉。

从自身感受为借口来联想河滩可以遭遇的险情,他竭力掩盖他自身的真实感受。很多时候急不可耐,头发烫,心狂跳,皮肤就会又被点滴冰点打击的痛苦。一直就是惯例般的折磨,大喜之后的大悲似乎是他无以突破的魔咒。

“山洪,哦!玉珠确实遗忘了这种可能,六星一线的空古历,此种情况确实多发。黑哥哥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事呢?很奇怪的……”玉珠心里顿时愕然,她也是被她执意所为一件事而疏忽了,看着面前的男子说出此等符合空古历时段的话语,玉珠心里萌生疑惑之感觉。

她抬头金色之瞳目光增强,掠过澹台博宽的头顶看向颌菓茶应缇的眼睛,玉珠以掩吸箍语与颌菓茶应缇交换看法。颌菓茶应缇两眼微光呈现,神速回答玉珠疑问,“玉珠不要奇怪,他没有到达过九墓灵丛是无法获得前世的法力,他是常规经验判断得来的内容。能够具备前世的记忆是不可能的,他身上有几十穹咒,破解绝非易事,心注灵囿,九墓林丛,破游调离等需要千年成就。”

玉珠的担心确实实属多余,澹台博宽双眼一眨也不眨的回答了她缘由,“山那边乌云翻滚,玉珠也看到了。山这边估计也不会好到那里去。黑哥哥也是多少知道点常识,玉珠还是快点赶路吧,省的夜长梦多,又面临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