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一十七章 跃动如风 身后有声跟踪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59 2013-08-11 20:57:35

  玉珠明白还是她多疑了,看向澹台博宽脸色凛然和颌菓茶应缇的颌首微笑,她不再犹豫,猛然间她调整方向,振臂嘹亮,“出发喽,挥飚神兽马踏顽石!快如闪电!”话音未落,马即跃动,河滩里回音阵阵,有模拟的马蹄声清脆、急促。

金黄色的骏马跃动腾挪,身后的黑乌色骏马,也是紧紧相随,霏霏和酷蛋儿都将眼睛瞪大,紧密观察奇异景色呈现。紫红色骏马是颌菓茶应缇紧随殿后,他转看身后确实忧急如焚。小溪里的渠道阵阵颤抖,不知道何种险情会迫在眉睫。

从颌菓茶应缇的目光看向前方,金马轮廓微观幽光,原本也就是玉珠和身下的马匹有轮廓浮光,此次再行上路,浮光也将澹台博宽笼罩其中。本来不必要将澹台博宽显露的异常明白,即便是浮光掠影,在颌菓茶应缇想到也应尽量避免。

澹台博宽尽管也就与前世魔王相同的驱壳,神似的外貌和潜意思下的动作,肯定会让人惊讶熟悉的背影或轮廓。颌菓茶应缇试图劝阻玉珠的随意所为,目的还是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但是玉珠所乘骏马速度太快了,让颌菓茶应缇竭力与她趋近十米的范围也为不可能。

紫红骏马上警惕看向两侧山峦的颌菓茶应缇,顿时萌生不祥预感。深恐由他执行的穿转空古历,隐藏澹台博宽行踪的事前功尽弃。真若由他打保票进行的事情发生变化,很可能造成收效甚微的后果。越是担心越是后怕,金马上的玉珠确实更加趋近凶险的节奏,颌菓茶应缇猛然看到玉珠手里多了一柄大弓。而且银色大弓在手,弓上搭着窜着蓝色焰火的长箭,毫无疑问玉珠要开弓射箭。

颌菓茶应缇喉咙里顿时涩苦滋味加剧,急忙将双手扶着脖子和嘴巴,竭力发声制止,“玉珠,不要啊!”

发出的声音嘶哑无力,就像一张破玄琴发出了刺刺拉拉的怪音。

他已经竭尽全力了,鬼使神差是他久闯空古历还会在沼泽里遭殃,简直让他无法明白他猛然间头朝下摔倒堤坝下那一刻是因为什么理由。沼泽是他在熟悉不过的道路,绝不应该在哪里有什么闪失。恍惚中,他就是因为昨夜留心了一件怪相,没想到辗转反侧却无法安静的休息。

以他时常锻炼体魄且本就体质强健的原故,他曾几十个日夜不休不眠也丝毫不受影响。没有什么时段的黑夜不被熟悉和掌握,没理由就因为一宿没睡出现白日里无精打采的情况。颌菓茶应缇开始还觉得是因为六星一线的缘故,生物钟被扰乱出现身体不适。但是,此番看到玉珠也异常反常,颌菓茶应缇可以毫不犹豫的推测,他们一行几人被其他闯入空古历来的不明人士盯上了。

刹那间,颌菓茶应缇明白澹台博宽睡在宽度达五、六米的堤坝中间,依然会失足滑到堤岸下的沼泽里绝非偶然。看来,不愿意显身的随行者就是要将澹台博宽置于死地的目的。腥游泽毒按理不该在堤坝边缘被发现,以颌菓茶应缇的星空行者来说也就是无异于蝎毒般的感受,调理几日即可无大碍。

骏马奔腾冷风嗖嗖,霎时让头脑顿然清醒的颌菓茶应缇叫苦不迭,毫无疑问昨夜他被暗算了。联想到腔体斑斑犀、吐火蜂轮怪、鸾爪吸水妖等空古历物种交替攻击,他更加坚信那些低能物种看来被蛊惑了。颌菓茶应缇越反思越着急,将马载通讯器具与玉珠联系,玉珠迟迟不予答复。将紫红色马调速到最大极限,依然还是赶撵不上玉珠,颌菓茶应缇着急的快崩溃时,玉珠那只焰箭已经离弦而出。

“喔喔喔,前面火光开道了,游龙摸样一往无前。”

玉珠释放的弓箭打出去时,与普通箭羽没什么两样,但是离弦没有十秒便不断加长膨胀,像长十米,直径三米的光柱般耀眼光闪发出红光。逢弯道则弯曲,临直道变顺畅,将马前长三十米,宽十米范围照射的如同白昼,范围内景物一目了然。

“啊,撞上岩石了呀,妈妈呀,小心!哦,过去了。前面那个大树能过去吗?……哦,啥事也没有。”小女孩儿霏霏的尖叫伴随着感慨和庆幸就是难以平静的喧嚣。颌菓茶应缇猛然发觉他确实无力控制身下的勇士,这些高端机械勇士只听从玉珠的调遣。玉珠没把主动控制权交给他,他便没能力让身下的骏马超过玉珠。玉珠没有开启通用通讯设备,他所作的努力都是白费功夫。

他索性将身体固定在马背上,那里有设备等着他这样做的。他双手抱臂拽头发,扯衣服,满腔悲愤和哀伤,感觉他们就是匆匆钻进别人陷阱的趋势。本来漆黑暗夜,谁也看不清楚谁的所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就可以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像无头苍蝇乱转。玉珠亮出了照明设备,就是将大家露暴明处任人宰割。颌菓茶应缇心里万箭穿心般难受,大脑就是空茫无尽的哀思。

“玉珠妹妹好棒呀,呜呼呀呀,太过瘾了呀!”澹台博宽没把身上的T恤随手丢掉,左手扶着扶手,右手甩着T恤,赤臂挥动旗帜般狂呼大叫。玉珠的披散头发,一条直线如光似电光束凌乱。

隐隐中颌菓茶应缇感觉身后有脚步声沉重而急速,凝神回望心中大骇。不知道何时,身后星点之光映照,奔腾狂流般的黑影众多,呼哧呼哧的喘息声此起彼伏,险恶景象几乎就是贴着马队而行。粗重之声纷至沓来,那些生猛黑影之后,还有轻灵之音就将颌菓茶应缇搞糊涂了。两种声音交替参杂,漆黑是山岭错落闪过的身影。

身后黑黝黝的大群莫名身影之后会透出星点白光,将背后漆黑之色调淡,模糊可变巨兽狂蟒只是空古历原始端魔邪之态。悬浮空中有灵邪张狂狰狞的巨人,也是如风随影般迅捷。会有玄邪驱使星光灵祸吗?令颌菓茶应缇不断战栗,深感惊恐。

心头掠过不祥的预感,就是令颌菓茶应缇冷汗直冒的缘故,后面紧随其后且随时伸过来的魔邪和灵邪魔爪的气息也不是能令他惊惧的。那是跟随在这些初级且接近原始的怪物之后的点点荧光和投射着射线,那是表明着空古历极为不协调的高端生物,那些生物无论接近人种或有异于普遍形态的光线如缕似点,走寻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麻烦。

更加催生事态助长瞬息万变,头顶上猛然响起霹雳电闪,一阵急雨兜头而下。山谷回荡着阵阵滚雷,似乎有地动山摇的气势和声响。骑乘处于中间位置的霏霏和酷蛋儿,都被包裹的异常严密,两个小家伙错着小脑袋目光炯炯看着前方,那是玉珠手臂挥舞似乎与看不见的古怪家伙在搏斗,玉珠的嘴里不时爆发着嘹亮的吼叫,“啊……快点啊,让我们飞起来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