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经意间 相互设定迷局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51 2013-08-11 20:57:35

  然而,那条虫子似乎就是找不到入口般渐渐向上而来,贴着他的太空服攀爬向他的脖子过来。那只虫子扭动着身体挺立,忽然不小心摔倒直接滚落他的脸前,虫子尖尖的脑袋上没有眼睛。虫子缓慢固定身形,身侧两根管子状物体高扬,原来管子的末端是幽幽发光的眼睛。

澹台博宽挑衅般的伸出右手食指挡在虫子的视线,嘴里轻微语气,“小不点儿,进去吧!大爷身体里有只大虫子,你们去见见面吧。”尖尖脑袋的虫子没有被他的话吓倒,径直攻破他的食指钻进去大半截躯体,僵持几秒钟又退了出来。

“哦,这么快就参观完了,没发现点啥奇怪的吗?”在虫子钻破他食指时,他悄悄的将推拉窗关闭。就是准备将虫子当做点心吞食的想法,想起空古历时段没有污染,不禁令他舌头下唾液汇聚,准备张嘴将虫子放到嘴里细细品味。

猛然让他发现虫子的腹部有褶皱颤动,有细微的声音传来,“黑脸小子,猖狂啥呢?小爷是来保护你的,要不早就把你吞肚子里了。你把虫子放嘴里试试,看看能膈掉你几颗牙。”虫子腹部传来了一个少年牙齿缝里发出来的嘲笑声,让澹台博宽气愤难耐,捏着虫子就扔嘴里了。

置于上下牙之间硬生生咬下去,果然咬不碎嚼不烂,异常膈牙的感觉。澹台博宽异常不服气,先用前排牙夹,接着用大牙磨,均无所获。将虫子从嘴里拿出来,澹台博宽觉得不可思议,这条虫子居然很费力气。

虫子那么小的个头,却夹在指尖有点分量,嗅觉感应无味之觉,让他十分奇怪是何物质。

“说你不听,看看中毒了吧。自找麻烦活受罪,自不量力倒大霉。哈哈哈!真是蠢猪。”

那个声音再次从虫子的腹部传来,就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令澹台博宽心里咯噔一下,顿时脑袋发晕,揪心般的难受。他确实疏忽了自我防备,被自称小爷的家伙给算计了。脸热心慌只是表觉,浑身发麻和手脚冰凉引发身体颤抖。

几分钟过去,再看手里的虫子,没有逃跑的意思,他急忙将虫子放在身边的睡床上。那条虫子不慌不忙的持续发出红色的微光,还是挺直着身躯,将两只管状物高高抬起,对他的面部表情研判一番。

“我似乎嗅到了一份火药味浓郁的气氛,紧张和痹麻笼罩在狭小的空间。哎!拿你没办法。社会经验太困乏,居然到处炫耀你久经江湖。把虫子放口袋里面吧,有什么危机事态发生,我会去找你的。”少年的声音显出很失望的口吻,将澹台博宽奚落一番便再无声音。

仔细品味,澹台博宽异常苦恼费解,毫无疑问刚刚发声的小子就是要潜藏在暗处,对他予以保护。他不禁对自己那么轻易就上当,感觉不可思议。

自始至终他均没有予以回答,陡然生疑那个声音为何自己要相信他。已经身临了极其凶恶的场面吗?前面会有无法想象的危机等着他出现吗?澹台博宽既不敢掉以轻心,也不敢予以全信。心里摇摆不定最终如何面对那个不曾谋面的少年,少年掌握的恰如其分的时机是那么的及时,仿佛那人就是在窗外静静的看着他。

诡异的判断就是灵犀般神速,他急忙扭脸看向窗外,一道急速闪过的白光划过眼前,澹台博宽心力交瘁,不由惊呼,“哎呀!”随之愕然。

胆大包天的小子居然欺近眼前,让澹台博宽不免再次对滑过的身影,暗自赞叹。神出鬼没般的伸手,果真了得。刚刚那话语嘲笑的意味,确实让澹台博宽从心底里感到佩服。联想到那个身影不予现身面对,他心里雀跃着激动不已的思绪。

身下隔着一块不到二指厚的钢板样物质,就是玉珠静躺安歇之处,那个胆大秃子居然贴近他的窗户,实在让他对小子喜爱有加。极具智慧的寥寥数语,让他心里毫无防备便接受暗示,绝不是艺高人胆大几个字所能涵盖。

一直觉得那个声音像一个十四、五岁男孩儿的发声,声调不高却四平八稳,不慌不忙也有来有去。澹台博宽暗自打定主意不在玉珠和颌菓茶应缇面前提起此事,因为各种迹象和征兆都表明那个小子,没有想表示让其他人知道的动机。机智,勇敢的少年能让他明白其存在,似乎也是为了提醒他不要予以声张。也就从两一个角度,表明了立场,思来想去,他决定按少年的意思去做。

澹台博宽冷不丁的失声喊叫,惊醒了距离他很近的玉珠。玉珠激灵灵的从睡箱内跳出来,转到澹台博宽头部位置的窗口,拨动机关开出巴掌大小的空隙,张嘴就是关切的语气,“泥鳅,泥鳅,你怎么了?做恶梦了还是发现外面有什么动静?”

玉珠发声伴随着股股热气,直接冲着他的脸颊浇筑之感,女子身上特有的气味,充满了吸引他思绪的味道,他异常不情愿予以回绝。但是,考虑到已经被不知名的小子算计过一次,他还是不能向玉珠正面回答。

借机将虫子在不经意的动作里用右手捂住,他只好装作睡觉说梦话来予以搪塞。“哎呀,玉珠妹妹的手好白呀,啧啧,能不能让哥哥亲亲你的手指呢?哎呀!干么打哥哥呢?哥哥是真心喜欢妹妹的。”

他的腔调嘟嘟囔囔,慢慢吞吞说出一长串,随之唉声叹气便将面孔扭向里侧。随之轻微有序的鼾声响起,表演的天衣无缝,不露丝毫破绽。

“这这,做个美梦,就为了吻吻手指。不可思议……”玉珠暗自窃笑对澹台博宽的梦话感觉有趣,眼瞧着澹台博宽呼吸均匀不再说话,玉珠扬起手指边走边看,意味深长,“本来妹妹一直以为泥鳅会抱着妹妹睡觉的,居然最高理想就是为了亲吻手指,这个理想太短浅了。”

玉珠尽管对澹台博宽的惊呼心存怀疑,但是真心假意的话语出口也是为了试探澹台博宽,聪慧过人的玉珠绝不是外表靓丽能够表明一切。她就是放出口风,要对那位说梦话的人刺探军情。

经历了怨灵那么深沉的眷顾,几乎就是被怨灵洗灵手法的予以照顾,美梦之中会将女子的手指倾情盼望,玉珠怎么可能轻易就信了澹台博宽的表演。

玉珠自言自语的话语,澹台博宽一字不漏的听得真切,顿时脑袋瓜温度急剧上升,就是酝酿着更好的美梦的节奏。他觉得他不经意间收到了玉珠的暗示,其实他正中玉珠的算计,他却没有意识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