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沙滩拾贝 两厢着急奔跑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90 2013-08-11 20:57:35

  其实空古历六星一线就是有着特殊现象频出的规律,想到澹台博宽意识不到难处,还屡屡犯难捣乱。玉珠就是想杀杀澹台博宽的威风,让澹台博宽能够明白些道理。加之同样了解空古历地域内情的颌菓茶应缇被玉珠先行算计,澹台博宽只能信以为真,将天亮的手段归功于玉珠的法力很大,大到难以想象。

玉珠装腔作势将天空就露出一条月牙状的分析,讲明就是够用就不管那么多了。本来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澹台博宽,再看向玉珠的眼神,就不是直勾勾的摸样了。他的眼神躲躲闪闪,将玉珠畏惧的要命,感觉星空下有像玉珠的女子,就是女神一样的神奇。

颌菓茶应缇从梦中醒来,天空已经大亮了。发觉澹台博宽异常的老实且彬彬有礼,异常诧异澹台博宽少了轻浮,多了稳重。且凡是不再嬉皮笑脸,而是手脚安稳,办事麻利。澹台博宽不会主动将自己的丢人事说出,霏霏和酷蛋儿本就与玉珠几乎一个鼻孔出气。

“哎呀,我怎么发现泥鳅长大了呀,就因为昨晚美美的睡了一觉吗?”颌菓茶应缇看着波浪翻滚的海边,澹台博宽领着霏霏和酷蛋儿在海边拾取贝壳,感觉有必要从玉珠嘴里了解实情。

“奇怪的事多了,也许是怨灵给了他某种启示吧。当然,应缇大哥没发现自己说话很顺溜吗?”玉珠招手向颌菓茶应缇示意摸摸脖子,颌菓茶应缇摸着脖子感觉不再有紧迫感,且轻轻咳嗽几声发觉喉咙轻松自然。

他的太空服被澹台博宽穿在身上,也是颌菓茶应缇无意受害的原因。那身神奇的服装可以预知许多凶险,并能对机体予以病情和伤痛预防或治疗,习惯被如此打破,他确实也是无奈中被毒物伤及。

“怨灵的出现,也让酷蛋儿受益匪浅,酷蛋儿肚皮上的伤已经迹象全无。快看酷蛋儿的脚步多轻松啊,我们应该感谢怨灵的神奇出现的。”玉珠的语言和智慧就是对颌菓茶应缇的因势利导,让颌菓茶应缇理解所有的变化都是因为怨灵而改变,那么就没有人对澹台博宽的变化原因,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奇怪了。

酷蛋儿在海边漫步,趁人不注意就钻到海里去施展拳脚去了。澹台博宽和霏霏都是弯腰低头在海滩上捡拾贝壳,也是听从玉珠的安排要改善饮食和营养。

“哎,这片大海多么宽阔啊,且海里鱼类众多,很多神奇的美人鱼,就因为神秘的消失,让玄球很难再发现那种极具灵性的生物。”颌菓茶应缇对埋没之海还是有着认识的,尤其是关于海底美人鱼,似乎就是很有研究的话语。

“大哥,这话说的是后话吧,要说美人鱼是在前古历时期的事了,不信我们下去找找看。”玉珠的质疑声让颌菓茶应缇回过神来,低头沉思暗自点头。但是他很疑惑玉珠对玄球有着如此多的了解,以玉珠星空赤塔星系的类人种人类特质来说,本应该了解本系生物演变历史居多,何苦对玄球赋予如此多的热情,颌菓茶应缇有心对玉珠的情况予以了解。

“玉珠,不会说玄球在妹妹心中有很美好的记忆吧。”

“星空中很多美丽的星球都被玉珠所喜爱的,玄球只是其中之一。实际上埋没之海就是泥鳅所来时段的美洲地区,那是一片宽广的陆地。实不相瞒,玉珠在美洲大陆还有居所。那里丛林茂密,动物种类繁多,尽管也有些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丝毫不影响玉珠的兴致。”

玉珠侃侃而谈、滔滔不绝,对玄球和埋没之海的演变有着独到的见解,也令颌菓茶应缇更加好奇。颌菓茶应缇对玄球的了解也就是限于影像和知识层面,感觉再与玉珠聊起玄球的演变也没有意思。水晶城能失言说是在空古历,已经让他深感无趣,再纠缠不清,只能让他再次出糗。

埋没之海左侧一望无际,右侧不远处有绵延数千公里的高山峻岭异常陡峭,且几万米的高度钻入云霄,让颌菓茶应缇想到了空古历有着丰富的稀有矿产资源,颌菓茶应缇觉得此种矿物质可以随便说说也无妨。

“其实,泥鳅在那个城市生活基本是贫民,要是有时间能将空古历的珍宝矿产埋深一点,也许泥鳅就发大财了。哎!很多现实手段违背星空法则,大哥很想为泥鳅做点什么。”

“那好哇,玉珠可以帮助你实现的,你说埋藏什么吧。钻石,水晶,玉石,还是重金?不过,还是那句话,需要先看看留给我们使用的穿转机是何种品质吧,要是应缇大哥过来时的材质,就是做做梦而已。”

玉珠能够支持颌菓茶应缇的说法,令颌菓茶应缇感觉出人意外,这种行为很多时候就是触犯星空法则的。再与多说就是异常犯戒的想法,有了对玉珠的初步认识,颌菓茶应缇不想再表现出过份的热情。假如真是满意的穿转机能够得到,颌菓茶应缇决定先行勾起澹台博宽的兴致。如果澹台博宽能够产生极大的兴趣,能从澹台博宽嘴里反复说出来,就省却了玉珠对颌菓茶应缇的怀疑。

眼瞧着澹台博宽和霏霏已经拾取满满一方盒的海贝,此时澹台博宽满脸喜悦望向他们俩的站立处,颌菓茶应缇急忙招手喊叫:“泥鳅够了,再多也吃不完,快回来吧。”

颌菓茶应缇对澹台博宽一番喊叫,看到二人已经从几十米远的沙滩上走过来,赫然发现没有了酷蛋儿的踪影。他急忙着急神色看向玉珠,“哎呀,酷蛋儿跑哪里去了。”

“毫无疑问,酷蛋儿跑海里去了。再三向她警告,她就是不听,妹妹过去找她。”玉珠生气的直跺脚,一边快步奔跑,一边大喊大叫,“小酷蛋儿,你就是不找点麻烦心不甘呀,翻过卡泉香山口就到目的地了。”

澹台博宽呆呆看着玉珠气势汹汹的跑过他们身边,奔向海边而去。他异常好奇玉珠所为何事,急忙弯腰看向霏霏,不解神情询问,“刚刚玉珠哇哩哇啦的喊叫什么?她着急什么呢?”

“酷蛋儿下海里去洗澡了,想想也不能怪酷蛋儿不听话,酷蛋儿原本就是住在海里的。哎,忘记玉珠姐姐的话了。酷蛋儿真不让人省心。”霏霏两手一拍,警觉明白了酷蛋儿闯祸了。说给澹台博宽知道理由,接着就急忙向海岸上奔跑。

“霏霏,你跑什么呀?”澹台博宽明白了缘由,刚说平定了一下思绪,身边的霏霏忽然猛拍自己脑门一下,转身就是大惊失色的表情,慌里慌张的向岸上跑去。

“霏霏的布娃娃呀,千万不要让酷蛋儿那个小淘气给拿走了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