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九章 蹊跷回答 确定物品归属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26 2013-08-11 20:57:35

  玉珠转过去土包就看见澹台博宽瘫坐地上,满脸泪水的表情将布娃娃捧在手里,一副如丧考妣的沉痛画面。

“看到了吧,姐姐,你说说,呜呜呜。小朋友的布娃娃呀,快点让他还给霏霏吧,要不霏霏与酷蛋儿就发飙了呀。姐姐到底管不管呀。”霏霏连哭带叫手指澹台博宽就是悲痛的哭诉,接着小脑袋拨动着摇晃寻找酷蛋儿发狠的目光。酷蛋儿跳到霏霏身边,玉珠看见酷蛋儿的目光很沉稳,顿然感觉此事不能将俩小女孩儿给惹急了。

玉珠大步上前就站到了澹台博宽身边,抬手就拍了澹台博宽脊背一掌,“泥鳅,丢人不丢呀,抢别人的玩具算什么能耐,你就是这水平。”玉珠说完扭头看向正不动声色贴近交谈的俩女孩儿,深恐俩女孩儿会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霏霏和酷蛋儿转过去,这件事姐姐管定了。转过去……”玉珠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让霏霏和酷蛋儿转过土堆前面去。两个小女孩儿能够被颌菓茶应缇带到空古历,肯定具备鲜为人知的特能,特别是颌菓茶应缇扬言就是来到空古历为酷蛋儿打造兵器的,更让玉珠焦虑酷蛋儿会做出预想不到的事。

霏霏和酷蛋儿原地不动眼神定定的看着澹台博宽手里捧着的布娃娃,玉珠又满脸怒气走近小女孩儿们的脸前,让霏霏和酷蛋儿看清楚她的怒像。霏霏和酷蛋儿此时就成联盟了,悻悻状看着玉珠,手拉手就转身离开。

“霏霏要是知道姐姐处理不公,小心我们俩的报复。”霏霏已经跟随酷蛋儿转向土堆前面,依然满腔悲愤般狂呼大叫。随及酷蛋儿的警告也传入玉珠耳内,“欺负霏霏,就是欺负酷蛋儿,酷蛋儿会无情打击。”

霏霏与酷蛋儿能成为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若非都有令对方欣赏的特能,也不会相依相随能成为跨域伙伴。这个问题,玉珠异常清楚且不敢掉以轻心,可能俩小女孩儿的法力有限不足于对澹台博宽造成伤害,但是在盛怒含悲的情况下施予强硬的打击,她还是担心两个小女孩儿给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

分而治之,也是玉珠能够冷静分析和判断形势,紧急采取的方式方法。按压了霏霏和酷蛋儿,玉珠再次来到澹台博宽的面前,着急的抬腿就踢了澹台博宽的屁股一脚,“有什么理由或者想法,张开嘴说说吧,这种以大欺小的行为,你觉得正常吗?嗯!”

“这是海蓝的玩具,我给玉珠说过的女孩儿,那是好蓝的东西。泥鳅异常熟悉。”澹台博宽悲切语气告诉玉珠具体细节,边哭边说,也是与小女孩儿们表达方式接近。

玉珠听着澹台博宽解释,渐渐理清了头绪,没料到一个布娃娃居然有这么曲折的故事。玉珠沉思片刻,顿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澹台博宽说的故事,她已经半信半疑,也觉的那么大的男子,没必要编撰如此凄惨的故事。可是,对霏霏和酷蛋儿作出合理的解释,多少是需要证据的。否则何以让小女孩儿们信服呢?这样的布娃娃很多,澹台博宽有什么理由来证明这个布娃娃就是巧里海蓝的呢?

“是你朋友的,你有什么证据。要是一模一样的布娃娃,你不是强取豪夺吗?若不能说清楚道明白,这个布娃娃必须交给玉珠保存。”玉珠也想将一碗水端平,否则一个泥鳅和两个小女孩儿,就没有让人安宁的时候了,肯定霏霏和酷蛋儿就不肯放过了。

“对,姐姐说的对,让他拿出证据来。”

“没有证据,就说明不是他的……”

玉珠扭脸看向土堆上面,就看见霏霏和酷蛋儿正站在一米多高的土堆上监督她主持公道的。俩小女孩儿看到玉珠威严的目光,竟然同时将脸扭向了一边,行为动作已经表明她们已经不在乎玉珠的处理方式了。

那就是说玉珠没有得到结果或者得到了结果,假如不是能够满足小女孩儿心中所想的,霏霏和酷蛋儿已经做好了报复的准备。小女孩儿的任性就是旨在得到布娃娃为目的,这就是无理也要予以争抢的准备,且不能明抢就暗抢,若被发现就是撕破脸的事。

玉珠看到霏霏和酷蛋儿的态度也很恼火,刚刚答应的好好的就是让玉珠来解决纠纷的,转眼俩女孩儿就是准备按照不说理来的。要是霏霏和酷蛋儿是成年人,玉珠就会站起身一边凉快去了,最后结局如何两方各自承受后果。但是,面前是两个小女孩儿,玉珠不禁心急如焚。

“好了,最低的底线,相信泥鳅都看清楚了,相信你会理解了霏霏和酷蛋儿的愤怒,拿出证据吧。没说法,没理由,那就把布娃娃交给我保存。待事情最后清楚了,该是谁的,那就给谁。听清楚了吗?”玉珠的明示暗示既是对澹台博宽的警告,也是对霏霏和酷蛋儿的威胁,那就是真若谁也没证据,布娃娃必须放在她的手里。

“霏霏听清楚了,就是这个理。”

“酷蛋儿没意见,姐姐不能看谁哭的痛就给谁。”

酷蛋儿也发现澹台博宽和霏霏两项观察,前者就给被石头砸的奄奄一息一样,霏霏的哀伤充其量就是表面惨痛作为。酷蛋儿将外在表现做为标准,确实出乎玉珠的预料,感情跨越人种确实各有各的特质。玉珠斜眼看向土堆上两个恶狠狠表情站立的小女孩儿,深恐验证期间有什么预想不到的事,及时性防御考虑,玉珠必须警告,“霏霏和酷蛋儿,你们知道什么是证据吗?”玉珠的语气已经平淡,两个女孩儿都怔怔的摇头表示不知道。这点出乎玉珠预料,但也能想到根据。

“那就坐下来听姐姐来解释,证据就是证明布娃娃是谁的说明。”玉珠看到俩小女孩儿都乖乖的坐了下来,就将目光看向了澹台博宽,示意他说明布娃娃是他的理由。澹台博宽小心翼翼将布娃娃放在草地上,接着澹台博宽起身站到玉珠身边,眼含热泪对玉珠说道:“海蓝海蓝,来不来?泥鳅泥鳅,跑的快!”

诡异所思的是草地上布娃娃也是动情的回答:“泥鳅泥鳅大坏蛋,偷吃海蓝的白米饭!哈哈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