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四章 夜半哭声 听到诉说细节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09 2013-08-11 20:57:35

  玉珠那句对澹台博宽梦话的评判,其实并不是话锋一转的什么不可思议。在她心里还是想表达的是:鬼才相信呢。在马背上那么露骨的抓虾表演,早就让玉珠明白他目的不纯,漏洞百出的蹩脚表演,试图以梦话来掩盖,玉珠是不予采信的。

迅速再次躺进睡箱,玉珠思来想去澹台博宽的那声惊呼绝非偶然,要么是他有什么发现,要么就是想到了什么,肯定是一件令澹台博宽异常惊讶的事情。玉珠何等聪明,见多识广,更对玄球人有专门的研究。玉珠调取了时事影像资料,一番查勘后暗自有了敲山震虎的方案。要对澹台博宽进行一番缜密的算计,也让自以为是的人受点教训,否则那种恶作剧不断的小子就会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颌菓茶应缇坐在车前就是为了应付紧急事件,可是半宿无事,浪费了他很多激荡的思绪。玉珠要探知澹台博宽的秘密,关键性问题他始终保持着打死也不说的。此番空古历探险任务已经基本完成,能将怨灵吸引而来就是此行的最终目的。

想来霏霏手里多了一件诡异所思的呆瓜娃娃,充其量也就是小玩*偶而已,初步判断应该是霏霏在草地上捡拾的可能性大。空古历本不该有那个玩具,但也说不准那位星宇大佬带着孩子来这里看稀罕,小孩子不小心把玩具丢失这里了。那个玩具也是脏兮兮的摸样,完全符合丢失物品的基本特征。

硬邦邦的手感,冷冰冰的感觉,触摸质地也是做工异常精细的手艺,各种迹象表明澹台博宽所来时段不该有那么精致的玩具。颌菓茶应缇左思右想不明白怨灵为什么也会眷顾霏霏,霏霏会与澹台博宽有关系吗?从道理上说不过去,从情理上没有根据。

联想到酷蛋儿说过霏霏其实是雯雯,顿时让颌菓茶应缇很纠结,据悉酷蛋儿与霏霏才是星空传说里的主角,何故雯雯要参合其中呢?不是剧情安排的内容,尤其是雯雯据说不曾有过接触过酷蛋儿的机会,看来缜密的计划中还是出现了无法预知的例外。

渐渐前方出现了隐约的水声,似乎是小溪流水的声音,颌菓茶应缇明白水声绝不是小溪流水的声响。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玉珠定位的去向应该是埋没之海了。在玄球的历史中此海最终消失不见了,在澹台博宽所来时段,那是略微相连的大片陆地。

“爸爸,快点回家吧,爸爸!”霏霏睡梦中童音嘹亮喊叫声声,渐渐模糊声音还是霏霏在呢喃,“爸爸,你快回搅,会恰……快”缓缓的霏霏深情的叫声停顿不响。

看来霏霏毫无疑问在梦里看到她的爸爸了,试图呼喊其父亲快点回家去,后面说到的回搅或会恰,可以理解也是回家的意思。由此可见在霏霏的思想深处还是关心其父亲的情况居多,想来小女孩儿也不会关心家庭以外的其他人。

颌菓茶应缇侧耳倾听等待霏霏还有什么话语,可是霏霏却不再喊叫或说话,似乎有低低的低泣声。不等颌菓茶应缇有所动作,后面传来了玉珠的轻柔的话语,“霏霏怎么了,哭了,为什么呢?”

“爸爸……呜呜呜!”霏霏突然哭声很响,异常委屈和难受。接着传来开箱的声音,显然玉珠将霏霏抱出了睡箱,霏霏哭泣的异常伤心,抽抽噎噎抑制不住。

四个睡箱被安置在四轮马车样的车斗上下两侧,中间的夹道可以通行,玉珠怀抱霏霏走近车前,她看着颌菓茶应缇的身影低语,“大哥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由妹妹盯着吧。”

“没什么事吧,这个霏霏睡的好好的,好吧!”颌菓茶应缇起身看向玉珠怀里,霏霏将脑袋拱在玉珠怀里小声哭泣,霏霏手里紧紧抱着的“布娃娃”露出两只小脚。颌菓茶应缇觉得玉珠哄孩子的意思明确,随及抬脚向后而去,也想静静对玉珠和霏霏的对话侧耳听听。

玉珠看着怀里索索发抖的女孩儿,抬起右手摩擦着霏霏的头发,悄声安慰,“看看姐姐在这里呢,霏霏不怕哦。霏霏想爸爸了是吗?”没料到玉珠话音未落,霏霏又是张着大嘴哭泣,毫无疑问霏霏就是想到了其父亲而痛哭不已。

“霏霏很乖的不是吗?霏霏确实很乖的,爸爸肯定非常喜欢霏霏,因为霏霏既懂事又听话,霏霏就是爸爸最心爱的女儿。可以给姐姐说说嘛,姐姐也是很喜爱霏霏的。”玉珠没料到霏霏首先想到的亲人居然是爸爸而不是妈妈,遗憾之余只有对霏霏施予心里攻势,试图为探知霏霏的父亲是谁做好铺垫。

哽咽抽泣的女孩儿渐渐平息了哭声,但是两眼吧嗒不止的泪水将玉珠的肩头打湿,玉珠将霏霏坐姿转换由左肩转换右肩,且伸出手掌轻轻拍打着霏霏的后背。渐渐霏霏停止了流泪,将身体扭看前方,玉珠急忙伸手擦拭霏霏脸上的泪水。

霏霏瞪着眼睛看向漆黑的夜色,似乎其父亲就在不远的地方静静的与她对视。夜晚的寒风时断时续,吹来吹去,霏霏居然浑然不觉。霏霏定定的两眼渐渐神情暗淡,又将弯曲腰身重回玉珠的怀抱。

“霏霏,你看看你是与爱你且喜欢你的姐姐在一起的,给姐姐说说爸爸好吗?姐姐也很想知道霏霏异常喜欢的爸爸是谁。”若能知道霏霏的爸爸是谁,就可以知道霏霏的由来,玉珠的想法只是询问,以便于了解霏霏伤感的原因。她并不以为了解了霏霏的父亲对于此番空古历相遇,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必要。

“爸爸就是门神,爸爸不见了。”霏霏话语说完,接着就是嗷嗷大哭。玉珠听到霏霏说其父亲是门神,顿时异常诧异。能够称之为神的男子在星空中并不多见,那是因为绝等英勇的男子是极为被星空普遍追崇和爱戴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