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五章 乱中出错 其实小事而已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38 2013-08-11 20:57:35

  霏霏不见了爸爸,霏霏的酷蛋儿也不见了,霏霏感到了孤独和伤心。玉珠联想其霏霏所处的环境和思绪,特别是孤苦伶仃般与人身处空古历繁杂凶险的境地,玉珠也不禁眼眶湿润。

玉珠充满深情的话语,轻轻诉说其真情,“霏霏不哭了好吗?姐姐与霏霏在一起的,姐姐会保护可爱的小妹妹的。”玉珠的安慰很管用,霏霏渐渐停止哭泣,炯炯目光看着玉珠的眼睛。

“霏霏,你看到了吧,姐姐是这里最厉害的人,身边有三个钢筋铁骨的勇士,谁想欺负我们就让勇士上去打架。还有那个大叔和黑叔叔,要是想来找霏霏的麻烦,姐姐绝不会轻饶他们。当然姐姐还会飞,身上五颜六色的美丽光焰,可以飞的很高很高。呵呵!”

玉珠边说边挥动着左手比划,说到要与欺负霏霏的坏蛋打架,玉珠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很快的玉珠就看到了霏霏的笑脸,霏霏被玉珠感动了。霏霏亲昵动作伸手摸着玉珠的嘴巴,手指轻轻滑过玉珠的脸颊。

显而易见,玉珠的热情功法将霏霏给予了很大安慰,小女孩儿满脸笑容看着玉珠,玉珠很快便眉飞色舞的大话连篇。“不瞒妹妹,你见过水上走吗?多大的风浪和宽阔的河水,姐姐行走水面可以如履平地。赶明儿,姐姐抱着霏霏去水面上玩如何?大江大河,姐姐可以抱着妹妹一起玩的。”

“是吗?玉珠这么大的本事啊!泥鳅可有点不相信。”

玉珠的身后传来了澹台博宽疑问,接着澹台博宽大步跨过来就紧紧挨着玉珠坐下来,扭脸看着两个女孩儿惊讶张开的嘴巴,就是愁苦不堪的面容,“玉珠就在这里几立哇啦的吹吧,前面好像有瀑布流水,要是能从下飞腾几百米的顶上,那才是真本领的。”

澹台博宽觉的已经睡够了,但是天却一直就是昏昏暗暗看不到亮光,听到玉珠化解了霏霏的哭闹,渐渐没有了耐性要一直听玉珠的显摆。左右一抹黑的看视一番,扭脸感觉玉珠和霏霏都没有回答他问话的意思。接着澹台博宽又吐露出心里的烦恼,“玉珠妹妹,今天这是咋回事呢?感觉天该亮了,咋就四周还是漆黑一片呢?”

“这就是空古历的时辰表与你来时不一样,这里一天是五十六小时。不过,今天有点特殊,马上就要亮了。”

“五十六个小时,乖乖!”澹台博宽听到玉珠的解释,扳起手指一番比划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这个一天要睡觉好几次呀。啧啧,马上就亮,怎么可能!”

澹台博宽起身将天空查看一番,天空上仿佛盖了一张一眼望不到边的黑布般,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一丝亮光的意思。猛然间,他一屁股又坐回原处,扭脸看向玉珠的眼睛,玉珠的眼睛绿莹莹像两潭泉水。她笑盈盈的目光看着澹台博宽,“不信,我们可以打赌,赌输了就当做霏霏的马骑。”

“好呀好呀,霏霏没意见。”霏霏也及时拾过去了玉珠的话音,满脸笑容就差奋力鼓掌了。

澹台博宽再次眨巴着眼睛向四周查看一番,抬手摸着脑门就把大嘴一撇,“好啊,这点小赌没啥可担心的,但是不要觉得泥鳅就给傻瓜一样,说好喽变戏法不算。”

玉珠身体会发光,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别是玉珠飞起老高,将身体发出强光,映照地面大片面积,就算是天亮了,澹台博宽不接受。

澹台博宽将自己的想法说与玉珠,玉珠听后就是冷冷的笑声,“呵呵,泥鳅过虑了,那种变戏法只能照亮局部面积的。玉珠的意思就是说天空,很高很高的天空,有阳光照射。”

既然纯粹就是自然之光,澹台博宽觉得还是有赌一赌的必要的,他将玉珠上下打量一番,挤眉弄眼就是歪歪的想法,“那好吧,成交!不过,玉珠输了,那就是为泥鳅搓背洗澡了。前面的瀑布似乎很清凉,黑哥哥也该洗洗了。”

“好吧!前面要真是瀑布就好了!一言为定,不许耍赖。”

玉珠脸上也是邪邪的笑容,看见澹台博宽伸过来右手,玉珠张开右手就是猛劲一拍,劈啪作响,两人的豪赌表明已经成交。澹台博宽再次将天空仔细端详,尽管空气里有潮湿,温暖的气息在迫近,他觉得怎么可能在玉珠的话下天空有放亮的,简直就是赢定了的结局。

澹台博宽觉得玉珠就是故意向他示好的表现,回想睡箱里听到玉珠自语说的话,他心花怒放就等着好事上门的。更甚至与他为了表明其心中柔软的激动,歪头看向玉珠就是十分有回报的心情,“玉珠,当然男子汉也是有姿态的,妹妹为黑哥哥搓背,黑哥哥为妹妹洗脚吧。算是奉送的哦!”

“好吧,洗脚就洗彻底点,霏霏的脚也算上了。”霏霏不失时机的予以回答,玉珠就担心霏霏乱说,可是霏霏的快人快语已经把话撂出去了。玉珠不由自主将自己的左脚抬起来,左右看看叫苦不迭。男人的头,女人的脚,只可看不可摸。这点常识问题居然被天真无邪的霏霏给贡献出去了,玉珠暗自惆怅异常难受。

“霏霏,我们自己洗的干净,让别人的小脏手动来动去,很恶心的。”

玉珠竭力挽回霏霏口无遮拦的不*良后果,试图换做别的无关紧要的小事,“霏霏你看,让他为我们洗脚就免了,原因刚刚姐姐说过了,我们改作别的惩罚,比如罚他自打耳光二十个,噼里啪啦必须很清脆。”

霏霏怔怔的目光看向玉珠,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而且霏霏还有经验证明,“姐姐,爸爸经常给霏霏洗脚的,很正常的呀。要不就让黑叔叔戴着手套为我们洗吧,省的脏手洗的不干净。”

澹台博宽料定玉珠的话语就是表明必输无疑,急忙抬起右手邀请菲菲来与过招,大手和小手毫不犹豫的互拍,等于双方敲定承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