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二十六章 惊惧法力 渐渐沉默不语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48 2013-08-11 20:57:35

  玉珠叫苦不迭,不管戴什么手套,都是受罪的事。菲菲的话已至此,已经没有啥可挽回的了。转念一想,那就让澹台博宽等一百年吧,小女子心里顿时亮堂了许多。菲菲再次提起她的父亲,玉珠急忙予以跟进说法,“哦,菲菲的爸爸就是很喜欢霏霏的,你爸爸是哪里的门神呢?”

“当然是南门战神了!不过,爸爸的脚是妈妈洗的多,妈妈的脚被爸爸洗的少。”霏霏的话说出又是新谜语呈现的样子,玉珠想不出南门是哪里,索性放弃对霏霏的爸爸的探知,改为对霏霏的妈妈求知。

“哦,南门,那就南门吧。姐姐就奇怪了,霏霏的妈妈是谁呢?”

“就是小不点儿了,爸爸就是对妈妈这样称呼的了。这就是妈妈的名字喽。”

门神也好,小不点儿也罢,看来都是外号,显而易见问一百遍也问不出所以然,玉珠深感兴趣索然。想想霏霏如此小的年龄估计分不清楚啥叫名字,啥是外号,也许与其个人喜好很大关联。玉珠回想自己此时段最关心的问题,也就是吃饱不饥,手里有个布娃娃在那里摆弄半天。

“嗨,不要像呆若木鸡的表情了,玉珠妹妹,天亮了吗?”

澹台博宽伸手轻拍玉珠的肩头,将低头沉思的玉珠唤起旧想法,那就是要继续进行已经开始的游戏。玉珠抬手将澹台博宽放在左肩的手轻轻挪开,低头看向霏霏就是异常欢快的语气,“霏霏,好戏上演了,就让黑叔叔把眼睛擦亮吧。亮瞎他的眼,跟玉珠斗,简直自不量力。”

玉珠将怀抱里的霏霏轻轻放在座位上,嘱咐她紧紧抓住椅背,向勇士发出指令,顿时车辆停止不前,紧接着勇士摸出聚光灯一把,将已经跳到草地上的玉珠的身影照射的清清楚楚。

那是一个圆形有点倾斜的扇面,玉珠本就是淡绿色的服饰,此刻浑身上下且包括肌肤都是玉色,站立草地高举起双手,双手合掌并拢。渐渐双掌缓缓向两侧舒展,天空之上仿佛整块的黑幕被撕开一条缝隙般,异常强烈的光线奔泻而来。将草地大片区域映照的如同白昼,四周灰蒙之色景物模糊可见。

“哎呀,这个玉珠难道是神仙吗?啧啧,好奇怪啊!”澹台博宽看的不断乍舌,震惊不已。别是刚好时间点被玉珠抓住了,让她趁机借题发挥,这不就是必输无疑的结局嘛。

澹台博宽此时也不想等闲,急忙从车上跳下去,跑出去接近玉珠身边,“哎呀,看着妹妹很吃力,让黑哥哥也来帮一个忙。你歇歇让我来支撑一会儿,不要着急。”

挽回赌局的输赢,也就是他也能站在现场,到底是谁的功劳,那就是说不清楚的。此时,澹台博宽也是为了证明他似乎具备超乎寻常的法力般的考虑。

“哦,泥鳅来了,那我就关上了。”玉珠右手随及一挥,那条缝隙很快就闭合上了。

地面又是漆黑一片,澹台博宽高高举起双臂,做着奋力撕扯的动作,但是黑漆漆的夜空丝毫没有改变。

霏霏的身边又多了酷蛋儿,那是霏霏觉得身边没有帮手,便将酷蛋儿叫醒,说与打赌内容,酷蛋儿过来为玉珠帮忙。霏霏的叫声异常刺耳,“黑叔叔赖皮,你过去只是帮倒忙,看看又没了吧。”

玉珠看到澹台博宽跟到车的右边,她就跑到车的左边,举起双手。澹台博宽的小聪明随着高呼,“玉珠,我把光投射你那边了,小心别把眼睛亮瞎呀。”

“你说有光,嗨,我偏偏就是让蓝光出来。”玉珠两手舒展开来,夜空中繁星朵朵,星空湛蓝。

结果俩人给走马灯板般来回转悠,各色光线从天空洒下,都不是澹台博宽猜测的那样。渐渐地澹台博宽自己也觉得无趣,居然蒙不对一个,就退回车边暗自生闷气。

玉珠似乎也是失去了兴趣,渐渐回到车上,看向一边站着的澹台博宽,就是被气急了表现,“哎,我说黑哥哥,你到底让不让妹妹开天了。这是妹妹最能表现法力的机会,是不是等妹妹法力耗尽,你才甘心呢?”

“支持玉珠姐姐,姐姐你就让天亮了吧。”

“酷蛋儿也支持玉珠姐姐,那个黑小子不要捣乱好不好?”

酷蛋儿也能发声了,霏霏急忙伸手对酷蛋儿查知,酷蛋儿告诉霏霏缘由。原来酷蛋儿美美的大睡了一觉,被霏霏叫醒就感觉伤口不疼了,张嘴说话一点也不受影响。霏霏小心翼翼将酷蛋儿遮掩伤口的地方一番查看,酷蛋儿的伤口痕迹全无,异常神奇的痊愈了。

霏霏很奇怪颌菓茶应缇居然睡的很香,外面吵翻了天,他却无动于衷没有起来。眼瞧着澹台博宽就是耍赖皮的手段,霏霏很希望颌菓茶应缇能管住澹台博宽不来捣乱,她指使酷蛋儿去把颌菓茶应缇叫醒。酷蛋儿连摇带晃的打颌菓茶应缇的脸也无济于事,酷蛋儿忙活半天无果,只得垂头丧气向霏霏说明情况。

“霏霏,可是把姐姐的肚子气破了。我们继续坐车赶路吧,没想到泥鳅还是一个大赖皮。我们不给他玩了!”

玉珠愤然上车,拉着霏霏坐在座椅上生闷气。霏霏本来想去查看颌菓茶应缇的情况,经玉珠打扰也放弃了想法。

那位没人搭理的小子,眼瞧着车子再次启动,也深感无趣的回到车上。

“好了好了,泥鳅承认玉珠法力很强大,不捣乱了。也不是啥大事,玉珠妹妹自便吧。”澹台博宽经过一番折腾,越来越疑惑究竟玉珠的法力有多大。这种以他的现有认识无法理解的事,能够被玉珠办到,他心里难以相信是真的,但更担心玉珠翻脸,可能下场不会好到那里去。

“不闹腾了,感觉胡闹很乏味了,还是觉得玉珠不想奈何你?说清楚点儿。”玉珠不依不饶的对澹台博宽就是极具威胁的话语。澹台博宽心里得得摇摇的找不出不被相信的理由,他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顿时哑口无言,悉听尊便的意境。

“这个世界你不了解的事多了,再捣乱,妹妹就不客气了。”面对玉珠的警告,澹台博宽急忙表明态度,决定不予纠缠了。想想就是为些小事打赌,实际上也没吃大亏,并且还能沾光,他不再坚持己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