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三十章 离奇之点 炫彩特点非凡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18 2013-08-11 20:57:35

  布娃娃的回答就是一个女孩儿异常欢快的回答,且后面的笑声嘹亮悠扬。澹台博宽反复几次,那个布娃娃就回答多少次。充足理由说明布娃娃的归属很明白,土堆上的两个女孩儿都是垂头丧气的表现。玉珠也傻眼了,貌似很普通的布娃娃,居然隐藏如此玄机,确实出乎她的预料。

本来她想就是说是澹台博宽的布娃娃,她也要借口是巧里海蓝的来把持,但是看到澹台博宽已经伤心欲绝且摇摇欲坠,也心里车隐之心浓郁。玉珠伸手将澹台博宽抱住,澹台博宽也紧紧抱住玉珠呜咽哭泣。

土堆前面传来噗噗两声响,可以猜到两个小女孩儿已经放弃对布娃娃的抢夺了,肯定两个小女孩儿都很失望,但是玉珠没想到霏霏和酷蛋儿都很懂事。

尽管空气中有风来袭阵阵凉爽,但是玉珠心里依然很烦躁,眼望着草地蔓延跌伏通畅,玉珠还是没有快乐的感觉。天空是湛蓝色的背景白云洁白如雪,可是玉珠没有心去顿足留恋的想法。翻过卡泉香山口就到目的地了,她心里还是想着眼看就要与几日朝夕相处的伙伴分别,确实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情义。她很想知道那个叫巧里好蓝的女孩儿长的什么样子,她会想着如此美好的事情能将那么美的声音,留给面前悲伤欲绝的男子。

转转身就可以看到高纵入云的山脉,山的后面会有一个神秘的地方,最后一站的临近也将面临最艰险的路程。她确实需要强有力的助手予以协助。三个勇士,现在就留下一个勇士来辅佐,其中的艰辛肯定又是一番艰难的过程。虽说没有险恶的猛兽侵扰,但是自然残酷的现实也不容忽视。

想到经历过的凶险,回眸看向草原的边缘,猛然间让她意识到草地上缺少了什么。铁暮练花,却没有发现一朵,尽管知道勇士配备有专用绳索,但是那朵花下有坚硬无比的根须也是异常有韧性的替代品。那朵花像星星草般零碎,但是特有的黑紫色应该是草原上成片成片的点缀。

怎么可能一朵也没有,那花是疗伤的神奇之药,此时正是铁暮练花盛开的时候,绝不该发现不了一点迹象。

玉珠不禁感到后脊冰凉,急忙伸手拍打澹台博宽的后背,几声劝慰,“泥鳅泥鳅,好了好了。不要再伤心了!海蓝留在这里的布娃娃就是让你记得她,并且多学本领与她见面的。走走!我们时间很宝贵。”

将澹台博宽退离身边,玉珠看到了澹台博宽眼睛有些炫彩,此种迹象表明此人神秘莫测,玉珠不禁暗自心惊。本就是不经意的一撇,却让玉珠深感面前的男子能量奇强。

“泥鳅想什么呢?”玉珠转眼再去观察,澹台博宽平淡目光已经恢复了常态,悲切隐忍依然很大的伤感。玉珠不觉的她有看错了感觉,诡秘炫彩绝非常人之态,她深深明白澹台博宽依然不能让人掉以轻心。

“布娃娃,还是交给霏霏和酷蛋儿吧。毕竟还是属于小女孩儿青睐之物。海蓝的心意,我已经收到,看几眼知道好蓝很平安,那样就好!”

澹台博宽转身将草地上的布娃娃交给玉珠手上,心满意足的表情让玉珠也惊讶。更难理解巧里海蓝借助布娃娃说出的话,难道仅仅说些玩笑打趣的话就有文章。玉珠表示出疑惑不解的表情,感觉澹台博宽似乎有所隐瞒。

“走吧,玉珠妹妹把布娃娃给小女孩儿玩吧。海蓝那句俏皮话后面的笑声,是后加的。她能那么的清晰笑声,就是告诉泥鳅很安全。她没有事,我也就安心了。”澹台博宽推着玉珠的后背向埋锅造饭处走去,边走边说与玉珠知道他的发现。

“这么说海蓝来过这里,泥鳅是不是说海蓝就在这里。”玉珠感觉异常不解,既然巧里海蓝就在这里,她什么理由不现身相见呢。

“海蓝不可能来到这里,应该是怨灵带来的。根据霏霏的说法,泥鳅觉得应是怨灵带来的。那么一个人单影孤的女孩儿能来到这里是绝对不可能的。她可能待在腊新市的某个地方,那样也好。最起码不跟着泥鳅受罪了,等泥鳅回去就去找她。”

“哦,这样呀!”玉珠手握布娃娃明白了澹台博宽的意思,看向几块岩石边上站立的勇士,玉珠不觉一愣。两个无头的勇士也是表情丰富,左摆右摆着脑袋向她微笑示意。玉珠不禁欣喜若狂,“泥鳅快看,勇士们都完好无损了。快走!看看怎么回事。”

澹台博宽也觉的稀罕,伸手拉着玉珠快步向勇士身边跑过去。来到石缝间,玉珠顺手就将布娃娃塞在了酷蛋儿的手里,酷蛋儿大喜过望般激动的眼神,接过布娃娃就跑到一边去了。玉珠也算满足了酷蛋儿的要求,酷蛋儿躲到沙堆后面独自玩耍。

“怎么回事?哈哈,老陈,老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玉珠像个孩子般围拢着两个勇士欢蹦乱跳,玉珠如此亲切的问候将澹台博宽惊愕的嘴巴张的很大。不就是俩机械勇士,也就是机器人值得如此失态吗?澹台博宽感觉纳闷极了。

“哈哈,玉珠没想到吧,就在前面那个大坑里面,大哥不小心发现了他们的头颅。噢,对对,是霏霏先看见的。”颌菓茶应缇从埋锅造饭边的石头上站起来,急忙向玉珠作出解释。看到霏霏撅嘴瞪眼,他急忙将霏霏的发现过程予以扼要说明。

原来,霏霏和酷蛋儿从草地土堆上跳下来,酷蛋儿直接钻进海里凉快去了,霏霏就心情很乱的找僻静处生闷气。结果就跑到了海岸边一个坑内,本来想躺石板上睡一觉,偶然发现了一堆杂草下的勇士脑袋。头颅被绳索包裹的密不透风,霏霏看见有嗡嗡的响声才让颌菓茶应缇过去看的。颌菓茶应缇一个人搬不动那团物品,随之央求勇士过去才带回来。

“哈哈哈,这么说是有人帮我们忙了,这个绳索也是宝贝,铁暮练花的须根,就不必勇士拆卸了。”玉珠脚踩着沙土里的暗黄色植物根须,又是满心欢喜的摸样。那些根须一节一节的有小分叉,主干却是拇指粗的规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