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四十一章 立体徽标 说明关键事项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98 2013-08-11 20:57:35

  “哎呀,这个洞是凤舞火台的杰作,快看这个图形。”玉珠手指着墙壁中间一个圆形图标发出感叹,但见一个奇形怪状的黑色圆圈内,在鲜红炙热的火焰上一只飞腾而起的金色凤凰。那个徽标被镌刻在洞璧异常平展的面上,灯光照射立体颜色熠熠生辉。

“平衡文,也雕刻了应该很长吧。”风舞火台的徽标上二十公分的位置,一条高约一公分的黑线,伸向山洞深处,灯光照射也是若明若暗的透视着荧光。所谓的平衡文就是风舞火台记载修建此洞的目的和过程,平衡文就是水平直线,依据一定规格和范围来分辨个体图形,连贯成为语言,向人们提供相应的信息。

“风舞火台来过这点不假,要说上面那条直线是平衡文就值得鉴定了,看看这条线直吗?有高有低,应该是曲型文吧。”颌菓茶应缇的话语就是挖苦和嘲讽的语气,说完话为了证明其观点,将风舞火台徽标的下面用右手掌拍的啪啪响。脸上的表情充满特殊趣味的样子,伴随脑袋左右摇摆为他的见解试图获取支持。

玉珠和酷蛋儿蹲在地上向上观看查验,确实上线和下线有着明显的差别,玉珠将其左手食指第二指节放在下线的下面,平行测量比照阅读。

玉珠的声调异常好奇的念叨,“正世横充和异空垂间是相互补充和制约,小至六度,大至六度递进发展,火台阻隔,按序阻断,不会彼此相互交融。有迹象表明六星一线有异间跨越火台显五度乱石黑虫,务必注意躲避此洞三个日落。”玉珠读完风舞火台的留言,起身扭脸神情黯淡,低头无语。

“异间就是指异空垂间,这怎么可能呢?这是违反大宇空法则的事情。但奇怪的是没有时间或时空表明,风舞火台向来做事严谨和精确。不能证明是何时镌刻这些平衡文,这就更奇怪了。”玉珠研究分析话语低沉猜想,垂头丧气异常消沉。

澹台博宽听着玉珠的话,就是稀里糊涂听天书的感觉,在畅井听人说过四度空间,难理解五度和六度究竟是什么意思,大脑就是迟迟顿顿的频率。将目光一会儿看向玉珠,一会儿看向酷蛋儿,一会儿又看向颌菓茶应缇,三个人都是弯腰低头靠墙而立,足以说明三人对风舞火台的提示都很紧张。

澹台博宽顿时受情景暗示,也是六神无主的眩晕感觉。更甚至于渐渐有点脑汁飘浮之感,恍恍惚惚的牵连心绪晃晃悠悠几乎停止心跳。惊醒在一瞬间是面前三个人大有精神崩溃的感觉,他的下意思里突然发现没有看到霏霏的身影,顿时冷汗遍布身体各处。

想起大家奔跑过来时,霏霏拼命挣扎要与五度黑虫较量,霏霏就是小力士,肯定颌菓茶应缇是无法管束住的。他顿时心海波兰滔天的难受,急切语气等同尖叫,“霏霏呢?霏霏啊!”他说完就从条石上跌落地面上,恐惧和悲愤让他难受的无法呼吸。

“霏霏被辰龙带到里面去了,泥鳅不要大惊小怪的。”酷蛋儿的话语及时向澹台博宽作出解释,看着他的失态摸样,也予以了必要说明,“霏霏的力量是天生神力,姐姐直接打晕了她,让辰龙带往更黑的地方了。”

原来如此,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慢吞吞的坐回洞璧边上的条石上,注视风舞火台的徽标呆呆的发愣。酷蛋儿没想到澹台博宽会关心霏霏的安危而出现这么反常的举动,酷蛋儿的双眼突然发出土黄色光束,看向澹台博宽的面孔。

受酷蛋儿诡异眼光的缭绕,他急忙将脑袋扭向一边,注视山洞深处试图看清前面的状况。动作也就是为了遮掩心中的思绪,他觉得自己儿子的妻子总算是保住了,心里平静了许多。

“羊羊,我们就在这里等吗?要不要与辰龙回合。”澹台博宽警觉想起辰龙在山洞外面作出旨在对他的恐吓,心里感觉辰龙和巳蛇的脑袋被归还回来后肯定那里发生短路了,按理不该有什么差错才对。接着想起在仓库时几次风雨交加夜,零线火线并联造成电路中断的记忆。

澹台博宽已经平稳的心绪顿时又思虑很多,辰龙能对他不友好,也是可以对霏霏有威胁吗?他心里还是对辰龙的变化心存畏惧。玉珠面壁而立,让他看不见她的表情,他走近她的身侧,暗暗的用左拳背碰了碰玉珠的后背。玉珠诧异与澹台博宽有话不说,只是用拳头轻轻锤击她的后背,扭脸看向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连续眨动左眼向她做着借步说话的暗示。

“咚咚和蛐蛐,你俩在此接应午马,我与泥鳅前面查看进展情况。”玉珠头也不回说与酷蛋儿和颌菓茶应缇留在原地等待午马回来,接着推着澹台博宽的左肩就向山洞深处而走。

辰龙留在原处的灯光的光线渐渐暗淡,玉珠带着澹台博宽拐过一个弯道,将他推靠在洞璧上,她的双眸闪着绿色幽光,“泥鳅说吧,有什么事要说。”

玉珠的语气充满好奇和质疑,澹台博宽故作紧张的向四周查看,玉珠受其影响也来回观察洞中动静。

“羊羊,你不觉得辰龙、巳蛇此番回来蹊跷吗?他们俩是不是有短路的可能?”澹台博宽将山洞外发现辰龙的反常迹象说与玉珠,玉珠面无表情的倾听他的分析和判断,渐渐两只淡淡绿色的目光缓缓增强至碧绿之色。

几天来与玉珠的接触让他多少明白点玉珠眼睛光度变化的情绪暗示,澹台博宽将他的顾虑说与玉珠,“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电线短路。辰龙和巳蛇的脑袋丢失,我确实不知道过程,但是脑袋又被还回来了。担心出错实在也是常理,羊羊你怎么看?”

“哦,泥鳅居然如此关系他俩,嘻嘻,让羊羊对人有了新的认识了。泥鳅竟然越发具备理性思考了,呵呵!是一件好事,不错!”玉珠对他的评价似乎很高,但是澹台博宽没有邀功请赏的动机,此件怪事不容忽视,他想得到玉珠的看法。

他神情紧张的紧紧盯着玉珠的眼睛,玉珠的眼睛里泛显微笑之彩,“三位勇士均携带有自身却毒体系,既然是以机械和简短拟制智能主导思想和行动,这方面的防范更是异常被重视。从目前状态来看,辰龙和巳蛇没有让羊羊发现异常情况。但是,也不排除少许习惯思维被打破,潜在威胁是有的。”

玉珠话毕,澹台博宽想象着辰龙的胳膊勒住其脖颈的画面,不禁惊恐和恐惧陡然升高,冷汗遍布全身,随之不寒而栗。慌乱不堪且绕头扶额的澹台博宽侧耳倾听看着玉珠的警告,眼望山洞深处感觉六神无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