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三十九章 疑惑难解 不知女孩心思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40 2013-08-11 20:57:35

  “不瞒姐姐,身后那个霏霏不是她本人,姐姐要是看到咚咚与真正的霏霏在一起,你就明白了。咚咚与霏霏是相互协作的关系,只可意会不可言传。”酷蛋儿不知疲倦的蹦跶在石头和岩石之间,对于玉珠的问话提出令玉珠惊诧的结果。酷蛋儿活出午马身边的伙伴是雯雯,顿时将玉珠给惊扰的一愣一愣的很奇怪。

霏霏向玉珠说过酷蛋儿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伙伴,玉珠是知道的。现在酷蛋儿竟然说霏霏是雯雯,便将玉珠给搅糊涂了。既然两个女孩儿不是好朋友,这么做的动机是为什么呢?玉珠确实不知道到底是谁出于何种目的要如此的安排。霏霏与酷蛋儿是颌菓茶应缇和澹台博宽带来空古历的,玉珠决定还是先问问澹台博宽或者颌菓茶应缇来判断内情。

再次攀登一定高度,两峰之间风力强劲,强风让人站都站不住,更别说过去了。玉珠急忙就近寻找容身处,另行查看新路径,下行一侧发现一个山洞异常适合休息。而且洞口前有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场地,她便命令大家休息打盹和喝水吃肉补充体力。

澹台博宽已经被辰龙的背包惹毛了,期间辰龙几次有惊无险的举动,将他惊吓的神魂颠倒,借助休息的绝佳机会,他解开绳套躺倒洞口附近的荒草之间闭目养神。也是忧心占据了腹饿的缠绕,他没有感到有必要及时解决能量补充,看向四周的石缝和青草根部,就是对空古历虫子的研究思绪。

身边都是深灰色的山体和石块,偶尔也能看到蒙在石头上或石缝间的灰土颜色发黑,随着那股强风伴随有丝丝尘埃,他一直觉得身边似乎潜藏着许多双眼睛。神秘人曾告诉他说空古历的虫子害怕他,经过他深思熟虑均感到实不应该。

玄球畅井的虫子害怕他还是能够说的过去的,因为他经常拿虫子解馋。要说空古历的地方连来过都没有,这里的虫子会害怕他,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山坳里有夹角在洞口一边靠向里侧,他准备收看些动植物残体进行研究推断。

“泥鳅,快来喝点儿水吧,你裤脚流出汗水很多,千万不要劳累过度呀。”身边传来玉珠的问候,他看向女子的面孔发现了关切的目光。裤脚的设置是高级套装里的汗水吸取途径,也为了转换奇异的新陈代谢途径。玉珠的笑容里包含喜悦,让他感到惊讶。匆忙间接过水囊就是狂饮,感觉嗓子眼顺滑异常的甘甜之水,滑入焕发动力的脏腑。

“好甘甜的水呀,此水难道只有天上才有?”

“嘻嘻,泥鳅真会玩笑,这就是小溪边的洗澡水,那是山上不可多得的山泉。”

玉珠接过已经空瘪的水囊,顺手指向不远处酷蛋儿的背影,酷蛋儿站在风口的边上正弯腰看着石缝发呆。

“咚咚说了一件怪事,泥鳅你听听有什么想法吧,毕竟你与两个小女孩儿结伴来到空古历,肯定你对她俩有一定的认识。”玉珠将她从霏霏和酷蛋儿嘴里获知的关于彼此关系定位的说词,希望听到澹台博宽的解释或看法。

霏霏和酷蛋儿彼此提出非朋友的说法,也令澹台博宽深感吃惊。据此说明霏霏并非大蛐蛐的未来情侣关系,让他困惑不解的陷入迷茫。颌菓茶应缇居然连霏霏是真是假都辨认不清,也让他枉费了一路的精心照顾。他觉得肯定那里出现了错误,想象着三方情景,整理不出可信的推测。

玉珠对他体贴入微的关心,再想起一路走来的种种举止,澹台博宽心里的疑问也很想向玉珠吐露心声,那就是颌菓茶应缇面孔下的大蛐蛐,很多面孔上细微的变化,总是让他心里无法平静。没有见到怨灵是竭尽全力维护他的形象,怨灵离开后的大蛐蛐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面孔,让他觉得隐约间的差别。这种差别不是存在话语和举止的表象,而是潜藏在他感觉的深处。

“我觉得霏霏和咚咚说不定闹别扭了,她俩从我看到她们的第一眼,就觉得小女孩儿之间关系很融洽。”想起因为一个布娃娃就能将俩女孩儿之间能够出现隔阂,似乎就是变相证明小女孩儿之间刻意在表明争执,真若就是做给别人看的行为举止,更能看出来很多夸张和虚张声势的表演。澹台博宽推测霏霏和酷蛋儿之间就是好伙伴的关系,尽管不知道何故会有那种表演,然而他不觉得很奇怪。

“看看,羊羊说的是霏霏说酷蛋儿不是她朋友,咚咚也说霏霏是雯雯,所以她俩觉得彼此不是了解的。泥鳅是不是认识雯雯呢?雯雯应该是什么样子或者霏霏与雯雯有什么区别。”澹台博宽只有摇头来回答了,碧青山庄后面的一幕,他本来就异常奇怪,也就是感到霏霏和酷蛋儿诡异的显身那里,就是闹不清楚原因。此前并没有接触过霏霏和酷蛋儿,也就无从获知二人的信息。霏霏是真是假也是第一次从玉珠话里听说,更没有胡乱猜疑的必要。

“羊羊妹妹,泥鳅不了解霏霏和咚咚,真的不清楚她俩的底细。不过,建议羊羊妹妹去问问蛐蛐吧,也许蛐蛐会有看法。”颌菓茶应缇在玉珠改变彼此称呼提出后,刻意要强调他就是蛐蛐,真的就把澹台博宽搞迷糊了。他在畅井的名字叫魏建朝,都没有胆量让别人直呼其名,颌菓茶应缇告诉他是他未来的儿子蛐蛐,却故意表明身份,让他以己之身推演颌菓茶应缇的动机,似乎颌菓茶应缇表明了意识就是让人记住颌菓茶应缇就是蛐蛐。

颌菓茶应缇的动机和目的是为了什么,澹台博宽无从获知详情,几次话到嘴边想提醒颌菓茶应缇改变称呼,但是艰难般的犹豫再三,没有将想法说与颌菓茶应缇。玉珠借口霏霏和酷蛋儿的反常说法来向他要答案,他只有将这个皮球推给颌菓茶应缇了,不知道颌菓茶应缇了解到霏霏和酷蛋儿的变化,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想法。以求旁敲侧击了解颌菓茶应缇的感想,及其蛐蛐那套关于其妻子是霏霏理论如何重新建立的问题。

注意拿定,他看向洞口前的空地,颌菓茶应缇身形高大的背影出现在洞口向洞内张望,洞中的什么迹象似乎吸引了注意力。

“羊羊妹妹快看,蛐蛐在那里……洞口。”澹台博宽伸出右手指向颌菓茶应缇的背影,提醒玉珠真若试图查知谜底,就去问问那位名字叫蛐蛐的颌菓茶应缇。

“那好吧,泥鳅关照一下咚咚,小女孩儿寻找路径很用心,不要让她有什么闪失。下面的路还是要仰仗咚咚的。”玉珠挪动脚步朝向洞口的方向,看到酷蛋儿还在风口附近转悠,急忙嘱咐澹台博宽帮忙照顾。澹台博宽点头示意明白,他转身走向酷蛋儿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