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三十六章 逆反作怪 明知也要故犯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43 2013-08-11 20:57:35

  “呵呵,就让那条黑泥鳅多待一会儿吧,我们俩多洗一会儿也是应该的。嘻嘻!让他变成臭泥人好了,走近他身边又臭又酸,那怪味让咚咚看着就恶心。”酷蛋儿与霏霏在水里嬉戏,玩耍很自在。

澹台博宽闻声顿感浑身瘙&痒,几天没洗澡了,身上的汗毛眼都憋屈的难受,老是感觉皮肤上粘了一张塑料布的感觉。酷蛋儿竟然在这里嘲笑他,让他心里窝火,忍不住想找一条虫子吓吓她。

“小红人,别做的太绝了。你俩小女孩儿快上去为羊羊姐把把风吧,千万不要让泥鳅偷偷摸过来。我们的衣服找不着了,那就糗大了。”玉珠的喊声很清晰,澹台博宽却找来找去看不到。

玉珠能够想到他的心思,让他很意外。很多人,越是惶恐某事越会说些废话,可以判断此人很担忧。就澹台博宽来说,本就是一种偷衣服的遐想强烈些,也仅仅是适逢机会来好好感觉一下。要是真的去做,也就是另一回事了,美事好事谁都会想。可是,玉珠有意无意的说出来了,就让他颤抖的心凭空增添了勇气,因为玉珠对他的品行予以了贬低。

本来澹台博宽还顾忌着脸面和维系着心里仅存的善念,玉珠将他想的似乎就是无恶不作的样子,就让他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兴趣。本来,他惊愕发现了酷蛋儿的秘密,感觉作为偷窥者有伤尊严,接着扭脸就要躲避。玉珠的一句不相信他的言词出口,他就非要怎么样不可。这就是逆反心理在作怪,也是人的劣等人性的原始之态。

很多儿童屡屡一件事反复犯错,也是基于逆反心理作乱。长辈纠正儿童错误时,啰嗦的多了,儿童就会出现长辈不让做的事,他就是偏要去做,吵吵嚷嚷依然故我。

此时,澹台博宽就是心里失衡的儿童心里,忘却了应由的本分和羞耻,既然无论好赖都不受重视,心里能因报复回归点心理平衡,也算让吃亏者吸取点教训。头脑发热就不计后果了,就是图着扭曲的自我安慰。

水坑没有多大,充其量就是半个网球场地般大小,尽管有点弯曲造型,有心人想找到衣服实在太容易了。玉珠的衣服就在一个石头缝内塞着,外面用几把青草堵在那里。平白无故石头缝里塞了几把草,为什么呢?随着澹台博宽几声狞笑,就被他拖出来藏到溪水坑另一边的树上了。

小矮树叫不出名字,细细的树干被树冠压的几乎匍匐在地,但是树叶确实芭蕉扇般的外表,将玉珠的衣服放在树杈,在外面看几个小时也是白搭。转念间,他也想到没有看到小马的身影,也奇怪过小马可能就是在暗处看着他。他猛然撤回身形,隐藏几棵树后向四周观察一番,以此确定无人看到,这才心里宽松很多。

随后,他几乎是爬行离开了山涧溪流,转了几圈折返回悬崖下。远远看到颌菓茶应缇和大龙、小蛇已经回到悬崖边,他们身边似乎放了几大块冰,应该很凉快。他身上灰头土脸的摸样,但是那张黑脸确实轻松自在的舒爽面貌。

要在往常颌菓茶应缇看到他均会远远的打招呼予以问候,以此表示对他的关心和照顾。但是此次,颌菓茶应缇却没有过多废话,让他很奇怪。颌菓茶应缇卷曲身形,躺在地上满脸无精打采的摸样,脸上露出一双痴呆、麻木的眼神似乎在思考问题。

“没啥,出恭了,经过那一番紧张和惊现的爬山折腾,有点跑肚。”他的解释目的,也是为了向颌菓茶应缇说明他的心情,借此来表现作为长辈的告知义务。接着自我解嘲般满脸笑容,左手扶着小腹,略微曲了点要,装作吸肚难受样,叹息道,“哎,在这里受的苦难,在畅井十几年没有遇到过今天十分之一的苦难。可能是水土不服,肚子是舒服多了。可是又有点饿了!”

来到勇士身边的“冰块”旁,他伸手就要去感受一下冰凉,被大龙伸手就给架住,大龙的声音低沉,“你不要命了,镜矿是剧毒物质,我们没带解药。”澹台博宽被震惊的急忙收手掩鼻走开,看向颌菓茶应缇满脸惊恐。

然而,颌菓茶应缇不知何故却脸色发黄,汗如雨下,双腿打颤,两手发抖,挣扎几下没有爬起来。

“大龙的话确实千真万确,泥鳅千万要注意啊!我多少因为镜矿受点影响。”颌菓茶应缇的话语异常沉重,面孔上一本正经没有迹象表明是在玩笑。毫无疑问,颌菓茶应缇似乎就是无意接触镜矿受惊扰影响的迹象明显。颌菓茶应缇好不容易盘腿坐地,呼吸沉重表明有自我调息排毒。

“那好吧,我去看看玉珠她们洗的怎么样了。哦,对了!”澹台博宽急忙将他无意之间发现酷蛋儿的秘密向颌菓茶应缇悄悄禀告,原因是二人有君子协定要定时交换彼此发现的稀罕事,免得父子之间不能顾全彼此。

“泥鳅,可能我吸入了镜矿粉尘了。蛐蛐不方便去见玉珠。劳驾泥鳅带点溪水解解渴吧,我在这里运功调息排毒。”

澹台博宽见状只好作罢,嘱咐颌菓茶应缇不要过于着急,起身就招呼大龙和小蛇将镜矿搬到离颌菓茶应缇很远的地方。

澹台博宽觉得颌菓茶应缇有迹象表明,喝点溪水增加排毒抵抗力的用意,于是马不停蹄起身又转回溪水边上。未待他继续想上次那样潜行,小马表情严肃便从石头后面跳了出来,悄声制止他的妄动。

“对不起,请回避!现在还不是男士洗浴时间,请不要让小马为难。”小马上前挥臂扬起右手掌遮挡他眼前,要为玉珠、霏霏和酷蛋儿保护个人隐私。澹台博宽也急忙将左手贴着左脸颊,阻挡其眼神余光视线,且低头看向面前的杂草,为他的突然出现予以充足理由解释,“哦哦,多请原谅,泥鳅无意冒犯。实在逼不得已,就是因为蛐蛐吸入了镜矿少许粉尘,恳请小马帮忙带点溪水救难吧。”

“谁呀,蛐蛐?不可能吧!刚他就站在此地并没发现异常。”小马说出其意见,直接点明要点。原来,颌菓茶应缇已经来过溪水边了,让他感觉颌菓茶应缇有点反常,明明就近就要求小马取水,何故舍近求远呢。

“现在蛐蛐各种迹象表明生命特征危机,恳请小马无论如何救人危难吧。”澹台博宽没料到小马面孔紧张表情顿显,转身不再阻止他前行,快速用工具取来清水,径直向悬崖下快步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