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四十章 摄魂取魄 威胁关乎距离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85 2013-08-11 20:57:35

  酷蛋儿的伪装,澹台博宽在溪流边上看的很清楚,不明白酷蛋儿里面穿着皮衣,皮衣外面裹着灰土色套装会有什么辛苦的动机。来到酷蛋儿身边,小女孩儿专注神色蹲在石头上,将些石屑和灰土放在左手心里用右手指碾压观看。

“咚咚,有了发现吗?”澹台博宽也蹲到石头上扭脸看向酷蛋儿的面孔,酷蛋儿将脸上的面罩解开,露出那张小海豚般的嘴巴,两只凹陷在眼眶内的眼睛上似乎覆盖有可以收放自如的透明装置。面色纯白之色将她的固有红色皮肤遮挡的不留丝毫迹象,白色皮装般的额头上居然凝结着点点汗水。

澹台博宽试图贴近酷蛋儿面孔,意图就是想摸摸酷蛋儿的伪装是何物质,但是该有的安全距离猛然让酷蛋儿感觉受到了惊扰。

“泥鳅,离远点儿。咚咚在研究这里的土壤和石头成分,不要干扰咚咚好不好?”

酷蛋儿的话语尖利,让澹台博宽心里顿感不快。真是大惊小怪的小女子做法,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吗。澹台博宽顿感脸上挂不住,回望十余米外的洞口,看到三位勇士投向他而来的冷峻目光。辰龙的目光是恶狠狠的样子,无端让他心寒的同时难以理解这个机器人何故要对他如此之态。

忍不住对辰龙的好奇,他用眼神的余光观察辰龙的动作,辰龙看向他的目光很短暂,转眼辰龙抬起右手砸向身边的一块岩石,无声无息中有厚墩墩的像石磙般的石头被砸的粉碎。他不由暗自心惊,仿佛看到辰龙旨在针对他的匆匆一瞥。

澹台博宽颓然坐到石头上,低头思考对辰龙的发现。那种已经被编程的高端机器人却具有接近人的特质,且恶狠狠将石头砸烂对他予以暗示,似乎就是时刻盯紧他一举一动的表现。让他耿耿于怀,难以理解。

风口有阵强风呼呼吹来,轰轰作响似乎有巨大的风洞效应,随之怪叫声接连不断,似乎一群猛兽被炮轰枪打着狂呼而逃。酷蛋儿闻声不为所动,他也学着酷蛋儿的摸样看向高空,天空中几层的浮云缭绕,有缝隙表明天空蓝天蓝的心醉。

想来辰龙的举动是错觉的可能极大,机械勇士就是玉珠再三向大家强调过的,确实没必要将辰龙无意间的行为看视刻意对他的威胁。机器人是不应该比人聪明的道理,他觉得无论现在和未来,都会被重视的。否则,世界由机器人控制岂不是乱套了嘛。

酷蛋儿看向地处,那里也是波涛汹涌的云海,白色已经被烟尘笼罩般凝聚黑雾之色,闪电和低沉的雷鸣说明大家已经躲过了一场雷振雨。他就坐在乌云之上,感觉有一种无法明状的快感。望向遥远乌云深处,似乎有点点的黑色很小的范围在移动。

“咚咚快看远处那片黑点儿,会是小鸟飞过来了吗?”澹台博宽有点儿感觉眼花的迹象,向酷蛋儿求证他的眼神,因为那些似乎很有阵型的黑点正向高山而来。

“哎呀,妈呀!一群大毛毛虫会飞,简直……快通知姐姐吧。”酷蛋儿似乎是好不防备般被人推坐地上,扭脸就是对澹台博宽的尖利尖叫。澹台博宽被酷蛋儿尖利喊叫声几乎刺破耳膜,急忙两手掩耳,看向酷蛋儿就是满脸怒容。

“小咚咚,吵吵啥呢?有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吗?真是……虚张声势。”

未待澹台博宽从地上爬起来,酷蛋儿已经原地蹦起来很高,惊恐万分的看几眼低处,扭脸就直接飞腾向洞口。澹台博宽受酷蛋儿惊惧的心里暗示,也急忙起身向洞口躲避。

“姐姐,姐姐,大势不好!有五度空间乱世黑虫飞速而来,可能目标就是我们,这可如何是好?”酷蛋儿的喊叫声中伴随有哭腔,让澹台博宽听到也感到惊魂不定。就连酷蛋儿也会恐惧到那种地步,他没有理由不予重视。

“咚咚,乱世黑虫,什么虫子呀,让霏霏见识一下。”三个勇士表情严肃将洞口的物品向洞内转移,就连玉珠和颌菓茶应缇都是闻声色变,霏霏却不知道凶险和危机要跑向崖边。颌菓茶应缇伸手将霏霏紧紧抱住,嘴里呼喊声声,“羊羊,快点把泥鳅控制住,我们快点躲避吧!”

“放我下来,你们这群胆小鬼,就来几条虫子就把你们吓住了,简直是天大的笑话。可笑!”霏霏的喊声在洞中传的很远。玉珠神色慌乱的伸出左手紧紧拉着澹台博宽的右手腕,脚步匆匆向山洞深处而走。

“小马,洞口预埋了课视频了吧。这个小丫头,简直是胡闹。待会儿让她看看小虫子是啥样,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丫头。”玉珠话语很快的说出一长串低俚嘟噜的话语,澹台博宽半句话或者半个音都不明白,身边的三个勇士留在身后不知道忙活什么,酷蛋儿手里握着照明设备引导众人向深处疾行。

乱世黑虫,澹台博宽听到了酷蛋儿的喊叫,既然是虫子,他实在是毫无惧意的。正等着虫子上门呢,他很想留到后面抓几只放嘴里品尝几个。玉珠捏着他的右手腕力道很大,他想挣脱玉珠的束缚,脚步稍微有点迟疑,便被玉珠责骂的狗血喷头。

“泥鳅,积点德好不好,你若让大家因你受牵连,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快走!乱世黑虫就是摄魂杀手,我们不躲避够相应距离,就会不知不觉中无故丧命。快点!”玉珠的叫声也是声嘶力歇的频率,澹台博宽也顾不着吃虫子的想法了,脚下就是奋力奔跑。

这个山洞外面口小,也就是宽约一米,高约两米,大家挤进洞内前行几百米,随着弯曲迂回近千米,洞内突然开阔,洞内有潺潺的流水声音,仿佛有呼呼的风声吹来。

辰龙将照明设备至于洞壁下端,山洞经过凿动的痕迹明显,宽宽的道道刮痕依然向深处蔓延,脚下潮湿的地面没有杂乱无章的痕迹。三米宽的洞径,高过三米的洞顶,洞璧有置放的条石或石墩,大家纷纷坐靠石壁,休息平喘。那是神情高度紧张下的亡命奔跑,带来机体能量超常发挥的后果。

沉重的呼吸声是大家的表现,除了依然没有回转而来的小蛇和小马及其潜入山洞深处的辰龙,五个人都是不同程度的疲惫之态。悬顶灯发出微弱的白光,让玉珠的背影拖的很长,澹台博宽注视着玉珠映在墙壁上的身影,玉珠是挥动左右衣袖频繁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洞璧上似乎有些曲线流畅的图案,用不知名的利器画制着约隐约现的壁画。据颌菓茶应缇说空古历就是人类最早期的生存阶段,他很想了解此时段的特色人种。先祖有喜欢将生活、狩猎的场景描绘在岩石上,他觉得此时石壁上的线条也应该有深刻的内涵。但想法终归是想法,因为他被恐吓的筋疲力尽,仰躺一块石台,微闭眯缝着双眼,渐渐凝聚着体力,准备再行深处潜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