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据之断 指向歧路之念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93 2013-08-11 20:57:35

  霏霏瞪着眼睛将酷蛋儿的异常看的真切,当看到酷蛋儿双脚落地又被弹起,忽然张着小嘴就是狂笑,“呵呵呵,哈哈哈,太好玩了耶。”玉珠闻言伸手去拉霏霏的胳膊,被霏霏灵巧的躲闪过去,霏霏双脚猛然蹬地也飞了出去。霏霏是前倾着身体跳出去,也是几十米高度,但她是抛物线的趋势,掉落在蒲扇般的页面上滑下地面,接着就是再此挑起。

两个小女孩儿感觉飞来飞去十分好玩,笑声和喊声此起彼伏,眼瞧着就有与大家站立位置越来越远的趋势。

“辰龙、午马快点放下东西,把俩小丫头逮回来。这个地方不安全!”玉珠急的直跺脚,看着空中飞来荡去的霏霏和酷蛋儿的身影,急忙向两位勇士发布命令。

巨人区有别与普通人形的种群,按照普遍意识形态的惯例,他们从来就没有将惯常体态的人看做“人”的习惯。他们看到普通人均都视作不亚于看到奇怪青蛙般的好奇,且普通人通常情况下无法与其直接的角力,更让巨人们对普通人带来伤害和戏弄。

以大欺小、恃强凌弱也是星空惯常的作法。玉珠看到辰龙和午马已经飞身出去张网以待,依然不放心。扭脸看向巳蛇,急切发布警示,“巳蛇把身后的蛐蛐和泥鳅看好了,决不能让他俩也轻举妄动。俩小丫头还是需要我去搭把手。”玉珠看到辰龙和午马占据单方位置无法对霏霏和酷蛋儿予以堵截,且辰龙和午马也是一对一局面总是顾了一头失一头。

霏霏和酷蛋儿正在兴头上,对辰龙和午马均是想尽一切办法躲避,借助树干和枝叶不断改变落脚点。玉珠不想俩小女孩儿因为无知而惹祸,更不愿意恐吓和怒斥而招来其他危险。玉珠凌空而起就是为迫近俩小女孩儿身边提出严厉的警告,恩威并重让霏霏和酷蛋儿收敛冲动。

巳蛇看向身后,只发现了澹台博宽一个人的身影,澹台博宽没有俩小女孩儿天真无知的娱乐心情,他纠结于突然的变故而懊恼不已。澹台博宽站在滑到将众人摔落处,看着高处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洞口的地方静静发呆。

在山体内的滑到滑行时,辰龙、巳蛇在前面开道,其身后是霏霏、酷蛋儿和玉珠,接着是午马、澹台博宽和颌菓茶应缇。颌菓茶应缇被玉珠命令为扮演垫后护佑的作用,目的就是让他保护好澹台博宽的安全。然而在大家看到下行传来十分亮堂的画面时,澹台博宽听到了颌菓茶应缇的说话,他说,“泥鳅,前面似乎有岔道,我去看一看,真若你们遭遇危险,蛐蛐也有机会去救你们。”

澹台博宽试图制止颌菓茶应缇不要妄动,听从玉珠安排就是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理由,但是颌菓茶应缇嘴上回答很干脆,可是他却悄悄的解开了连贯大家联系的绳索。当澹台博宽被洞口抛向灌木丛,他没有感觉到颌菓茶应缇也有出来的迹象。

玉珠带着三位勇士和霏霏、酷蛋儿走向较为平坦的开阔地,澹台博宽站在灌木下仰脸看向洞口就是期盼颌菓茶应缇能出来。随着那个黑黝黝的洞口渐渐关闭通道,颌菓茶应缇的身影一直没有出现。忧心颌菓茶应缇的安全让他猛然心思沉重,不知道颌菓茶应缇会遭遇何种凶险,让他心乱如麻。

嘴巴里责备的话语就在他嘴边低声迸发,他感到手足无措来面对颌菓茶应缇不在身边的局面。他真的被颌菓茶应缇的行为给侵扰疯了,“蛐蛐,你说说你必要如此单干吗?我们大家在一起是生是死都要在一起,你这个孩子咋就要一意孤行呢?你让泥鳅咋向你家人交代呢?万一万一……万一你遇见了难题,连个帮手也没有。”

颌菓茶应缇在畅井就告诉了澹台博宽实情,他就是澹台博宽未来的儿子。一路走来,澹台博宽看着比他年龄还大的儿子,内心充满无限的深情。现在儿子不见了,且就是为了保障他的安全考虑,试图另辟蹊径,他被颌菓茶应缇固执己见的所为折腾的心力衰竭、肝肠寸断般的难受。

“有必要如此对待宽宽吗?你说你这个孩子咋就不动动脑呢?”澹台博宽看着山洞口隐蔽消失,几乎快疯掉了。进口被黑虫破坏,出口又消失不见,颌菓茶应缇毫无疑问就是没从洞中出来。澹台博宽内心蒸腾着的就是世界末日般的绝望,他心里怨恨、愤怒、绝望、悔恨等多种心绪缠绕,疯狂的甩动双手将遮挡他视线的枝叶草冠撕扯的稀巴烂。

渐渐绝望于洞口再发现不了一丝痕迹,他筋疲力尽的走出草堆,浑身像散了架一样瘫倒在石头上,垂头丧气、苦不堪言。巳蛇看到了澹台博宽就是如同斗败公鸡般的衰相,依然很不放心的站立澹台博宽面前,警惕看向四周,探寻颌菓茶应缇的身影。

巳蛇看来看去没有看到颌菓茶应缇有出现的迹象,就让澹台博宽听到了巳蛇的惊奇声,“嗤嗤,蛐蛐呢?不会也飞出去了吧,这地方时常有盗匪出没,蛐蛐不会是去探路了吧。”

巳蛇倒吸几口凉气的表现,将澹台博宽吸引的警觉表情,玉珠说过辰龙存有人类的思维,没想到巳蛇却具有人类的特性习惯语气令他奇怪。想来颌菓茶应缇肯定在滑行时有重大发现,为了调整其黯淡的心态,他只能强打精神作出自我安慰,向好处去想缓缓让他不断祷告山神保佑颌菓茶应缇。

为了转换或躲避思念带来的痛苦,在巳蛇走近其身边时,他已经打定注意就是奉劝玉珠再回洞中看看。想到勇士的体质有别与常人,澹台博宽企图鼓动巳蛇想办法爬上高处,因为思绪焦虑造成念塔霄游功法无法启用。

“蛇先生所言极是,蛐蛐担心大家的安危,在那里去开辟蹊径了。我们无论如何要去看看蛐蛐办的怎么样了。蛇先生你能再回洞中吗?以泥鳅之见,这里本领大的人非蛇先生莫属。”澹台博宽起身手指洞口的大致位置,满脸期盼向巳蛇说出请求。

“简直胡闹,顺势而下就是平安,这句话是常情常理。蛐蛐不会是另有企图吧,他何苦逆势而上?”巳蛇对澹台博宽怒目而视,完全出乎澹台博宽的预料。他看着巳蛇此时鼠目贼眼的面容,顿时哑口无言。

“你说说蛐蛐故意与大家对着干是什么意思,让他往东,他偏向西,有没有搞错还需要什么说明?”巳蛇的话语尖酸刻薄,且公鸡嗓音充满怨气。澹台博宽顿时极度厌烦,没想到巳蛇不来安慰他,反而故意气他,他看着巳蛇的长脖子有伸手掐巳蛇脖子的冲动。

宇意情玄

第三百四十八章 有据之断 指向歧路之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