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四十九章 木塞阻碍 难解苦闷根源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63 2013-08-11 20:57:35

  颌菓茶应缇是他的儿子蛐蛐,已经被他视作不争的事实,巳蛇竟然肆无忌惮的说颌菓茶应缇的坏话,让他激动的紧握双拳,胸膛起伏不宁。

“看来不是谁的儿子,谁不操心。罢了罢了,老子自己上去。”澹台博宽猛然转身就大踏步向山岩上走去,几块错落有致的突出岩石还有可以攀沿之处,求人不如求己让他牙关紧咬,将攀沿视作易事。

巳蛇本想上前阻拦澹台博宽,但是他迟疑了。身后传来玉珠的问话,让巳蛇转看玉珠。她悄声话语,“泥鳅刚刚说什么了?谁是谁儿子,谁是谁老子?巳蛇不觉的奇怪吗?”玉珠将霏霏和酷蛋儿抓到,交给辰龙和午马看管,接着查看澹台博宽动向来到二人身边。本来玉珠想静静观察澹台博宽或巳蛇,却不料澹台博宽撂下一句话便要爬山,她急忙出现追问详情。

“嘻嘻,泥鳅觉得这个蛐蛐是他儿子,简直扯淡。”巳蛇的回答令玉珠目瞪口呆难以理解,看向澹台博宽奋力攀岩的背影一眼,她不动声色的要撬开巳蛇的嘴巴,到底要听听巳蛇的根据从何而来。

“真正的蛐蛐被围困在拿锁塔监狱,羊羊知道拿锁塔在哪里吗?”巳蛇的话语里显出点点的忧伤,让玉珠难以理解巳蛇居然如此清楚蛐蛐的下落,更对巳蛇消息获得的来源深感异样。

按照勇士通行伪装都是绛紫色皮肤掩饰下冷若冰霜的面孔,通常做法就是拒人千里之外的决绝神情。巳蛇的面容却是偏瘦的摸样,鼓起的颧骨显示出他的倔强,园包状额头有着少有的精明。脸皮之色似乎就是长久风吹日晒才有黑黄色,眼窝凹陷不是说明他的人种特征,给人的印象就是饱经风霜久经磨难的特点。

若不是巳蛇那双时不时闪过幽光的犀利眼光,玉珠都想将巳蛇按照病态之人来照顾。巳蛇隐忍着心中强烈的毅力,坦然的目光背后跳跃着闪闪内力,他似乎就是为了让人看到他的软弱,渴求着惊人般迸发出的强硬。尖尖的下巴透视出不屈的意念,有气无力的回答显得无可奈何。

“拿锁塔监狱?羊羊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可是让羊羊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这样?”从巳蛇嘴里听到什么奇怪的地点名称,玉珠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地方。感觉巳蛇应该多少清楚蛐蛐的下落,她也是模棱两可的探寻试图来引导巳蛇道出内情。

澹台博宽爬上几个岩石便被一个悬崖阻止了进程,双手摸索看不到状况的岩石,将脑袋紧紧顶着石头思考突兀而出的困局。巳蛇也看到了澹台博宽身处的困境,摇摇头表明对澹台博宽的努力感觉也是白费力气的努力。

“按说我应该知道为什么的,可是我想不起来了。脑袋里似乎被塞进一个木塞,阻止了联想的思路。”巳蛇苦恼的用双手握拳轻轻捣着头顶,面孔显出无比苦恼的痛苦,声音干哑似乎吐露出的是苦水。

“我以蛐蛐十分熟悉的面孔来引导这个也叫蛐蛐的人,他似乎并不认识我,这就奇怪了。所以,据我推测这个蛐蛐不是真正的蛐蛐。蛐蛐的身高有一米九的高度,面前的蛐蛐充其量也就是一米八多点的样子,由此就可以排除蛐蛐失忆或遗忘了我的可能性。”巳蛇的推理根据说出,顿时让玉珠也感到没有漏洞,按照常理理解人的内在思绪会被干扰,人的身高通常下不会出现变化的。

“那么,巳蛇与蛐蛐是什么关系呢?你已经说了你对蛐蛐十分了解。”玉珠皱着眉头看向神情木然的巳蛇,巳蛇似乎就是绞尽脑汁在回忆,调动起脑海里关于蛐蛐的所有信息,试图将真正的蛐蛐描绘出令玉珠可以相信的形态。

巳蛇满脸惆怅且闭上眼睛,话语里透射出无尽的哀思,声调斩钉截铁令玉珠也顿感冰冷。巳蛇咬牙切齿道:“就是一种异常强烈的感觉,我与蛐蛐密不可分。也许是亲密无间的朋友,也许是不共戴天的仇人,我经常在记忆的深处强迫自己想起与蛐蛐有关的事情。很失望的是我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也就无从明白蛐蛐与我究竟是何种联系。但是蛐蛐的容貌,我去记忆深刻。”

巳蛇说完话期盼眼神哀求玉珠帮助他恢复记忆,玉珠只能和颜悦色的答应巳蛇会全力相助。看着巳蛇按照玉珠的安排去帮助澹台博宽登崖而上,玉珠转脸就是冷笑几声。她没有必要参合关于巳蛇和蛐蛐的事中的,对于巳蛇的恳求,她就是在敷衍。

自从被圣惠安排去帮助颌菓茶应缇获得回程穿转机,玉珠就是以此任务为核心去努力,一旦穿转机到手且交与颌菓茶应缇手上,她的任务就算大功告成,就可以离开这些充满许多矛盾和搅合乱局的麻烦的事了。从俩小女孩儿到颌菓茶应缇和澹台博宽,乃至辰龙和巳蛇居然出现这么多怪事,令她异常烦躁每一步行程。

“哎呀呀,这个泥鳅和小蛇咋就这么笨呢?蹦跶几下就可以跳向高处,还要笨手笨脚的攀爬。笨死了!”霏霏和酷蛋儿被辰龙和午马押送到玉珠身边,霏霏看着巳蛇帮助澹台博宽奋力攀登而上,就是深感可笑的挖苦和调侃。玉珠将利害关系向俩小女孩儿挑明,霏霏和酷蛋儿都乖乖的表示不为大家制造麻烦。霏霏眼瞧着岩体上巳蛇和澹台博宽连滚带爬的攀登,忍不住内心的惊奇还是管不住自己嘴巴要乱说的冲动。

“得得得,也许是姐姐惩罚这俩不听话的人,霏霏管好自己的嘴巴吧。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做哑巴。”按照酷蛋儿的理解,就是巳蛇和澹台博宽可能因为犯了与她俩一样的错误,被玉珠责令予以爬山惩罚的。也是酷蛋儿接受玉珠咬牙切齿的警告所形成,抓住她俩后,玉珠就向她俩放出狠话,“这里看似平静,实际上暗藏杀机,姐姐也就是看在你俩是小女孩儿才有了恻隐之心。要是泥鳅和蛐蛐,那就是严厉惩罚的手段。”玉珠的话语异常沉重,说出来狠话就是念及她俩太小,所以没有加重她俩负担。

酷蛋儿和霏霏仰面看向巳蛇和澹台博宽笨手笨脚的费力攀爬,二人心照不宣的满脸笑容就是看好戏的表现。

玉珠也懒得向俩小女孩儿作出解释,斜眼冷冷的看俩小女孩儿几眼,干脆满脸怒容看着艰难爬山的二人。

澹台博宽在巳蛇的帮助下攀爬到他认为是洞口闭合处,两个人奋力要将一块石板抬起来,但是看着是异常容易的事,使出了吃奶的劲后发现石板纹丝不动。不仅如此,因为巳蛇的帮忙是倾尽勇士之力,眼瞧着可以脚蹬的石窝被巳蛇踩烂,澹台博宽一脚踩空便掉落下来。有幸是巳蛇眼疾手快甩出丝网罩住澹台博宽,他才没有摔的凄惨,但也是头破血流、阵阵眩晕被迫下来。

宇意情玄

炎热气温,桑拿沉闷心情,每日一章进度安排确实迫不得已。还望多多担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