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五十一章 震雷滚滚 存疑也是常态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408 2013-08-11 20:57:35

  辰龙的话将玉珠震楞当场,澹台博宽仔细端详异域定位仪也是百感交集,远不说霏霏是其儿媳,就近来讲霏霏和酷蛋儿就是异常天真活波的小女孩儿,几岁的孩童也不肯放过,令他心中泛起万丈波涛。

“辰龙,快说说可是有办法知道究竟是谁要这样歹毒的害人,泥鳅这就去手刃了他。即便有天大的仇恨,何故要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下手呢?简直是禽兽所为,不如猪狗。”澹台博宽怒不可遏的看向辰龙,似乎辰龙就是那个有坏心眼的坏蛋,抓住辰龙的衣领就是咆哮不止的狮子。

辰龙冷不丁被澹台博宽喧嚣情绪震慑,急忙扭脸去看玉珠。玉珠也惊呆了,没想到貌似麻木不仁惯了的江湖人士突然变成了嫉恶如仇的勇士了。玉珠急忙上前将情绪激动的澹台博宽的双手,从辰龙的衣领上掰开,嘴里也是劝慰并不想将已经震怒的人惹急了。她握着澹台博宽的右手轻轻拍打他的手背,“泥鳅别急,让辰龙慢慢说来,我们有时间和机会来追查清楚,千万不要大动肝火、消消气,别着急。”

玉珠的友好解劝,渐渐让着急万分的澹台博宽渐渐恢复了理性,但是他依然是双拳紧握,目光来回游动,似乎要将心中的怒火转移到别的物体上发泄。大家的栖息地就是树洞般的木屋,就是在树干上掏了一个洞的格局。

澹台博宽脖颈处的青筋窜动,脸上的肌肉不停的颤抖,让玉珠看的真切且心里感悟颇多。她觉得无论面前的男子是何等的魔头,最起码在他的心中还留存着正义和善良,无论将来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最起码现在表明他就是颇具热血的正常人。

她心里确实为他义正词严的行为而感动,想起圣惠的嘱咐更让玉珠有心要帮助澹台博宽树立正常的人类思维,即便可能会被不知名的仇恨再次让他迷失心智,最起码经历过的事件会带给他铭刻的印痕。玉珠也是为了减害困难的思绪,多个朋友多条路,更甚至与多创一个机会都是可以努力的。

辰龙看到面前的澹台博宽已经恢复平静,蠕动着嘴巴说出了手镯的内情。原来所谓的壁凉之都三相仪,就是星宇商人为了定位派出商业代表参与交易的携带辅助工具,除了监视正常的交易活动,还有就是随时查看商业代表是否存在险恶用心。

原本作为商业交易的履约完保措施,是无可厚非的人性保障利器。还为了保护商业业主具备定位和方便保护的内容,就是起码三人佩戴此装置,一旦彼此之间离开一定距离就会提出警示和表明时段位置。

然而,如此方便简洁的设备被邪道加注了新的内容,就是直接在发生三方无法聚集一起的扰乱心智且祸害理性的自毁装置。也是为了保障邪恶目的不被识破和干扰的疯狂预防,在霏霏和酷蛋儿携带为一组的另组仪器是主导功率,自动的毁灭按钮不在两个女孩儿身上,但是鼓频灭杀的动力可以推测就在两个女孩儿的身上。

辰龙建议玉珠唤醒霏霏和酷蛋儿,查明动力装置究竟会在何处,销毁动力装置就可以避险。如此的言论更让澹台博宽感觉苦涩难懂,明明白白是霏霏和酷蛋儿的手镯已经被取了下来,还会有什么威胁呢?他感到辰龙的解除动力装置应该是多余的。大不了将手镯绑定在其他小动物身上,这样讲危害予以转嫁也是可以的。

“你们不明白此仪器的险恶,是可以如此理解。但是,此仪器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违背常情常理,毁灭镯一经试戴便会在规定时间内于对象身体内构筑相应同频装置,属于拟化替代系统。所以即便将手镯或手串破坏灭失掉,只是治标不治本。”辰龙严肃的态度说明,让澹台博宽和玉珠都感到骇人听闻,既然找到动力装置可以断绝危害联系,玉珠和澹台博宽也急忙按照要求去做。

“辰龙,这么说危险依然没有解除,也就是霏霏和咚咚还是存在凶险。什么办法可以追查到主控启动按钮呢?这就是说这个人究竟在何处?”玉珠也是为了杜绝源头施害,另相挖掘毒源。拟化替代系统是否在俩小女孩儿体内形成,这个时间无法确定。玉珠只能按照拟化替代系统已经建立,以求根本解决毒源启动人员的所在。

“按说谁制造了这个装置谁就有破解之法,壁凉之都有检查内置替代存在与否的仪器,可是这里距离那里路途遥远,辰龙担心有后备动力装置。所以,从主控人员身上查找启动按钮才是根本解困之法。听人说过同时空才可并存,同乘见才会发现断离,不能排除这个人也在空古历。”辰龙的话无疑就是将矛头直指颌菓茶应缇,令澹台博宽愤恨不已。怎么可能呢?大蛐蛐与霏霏就是未来的夫妻关系,让澹台博宽感觉辰龙就是恶意诽谤,为之又义愤填膺的慷慨陈词。

“辰龙,你的话就是说蛐蛐动机不纯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一派胡言。你有什么根据?”澹台博宽对于辰龙不亚于恶意中伤的话,又是愤恨不已的要伸手打人。

玉珠急忙又将二人分开,责令巳蛇和午马严密控制澹台博宽妄动。不仅如此,玉珠也试图劝解澹台博宽要将辰龙的话说完。她意味深长的口吻说话,“泥鳅,我理解你激动的原因,这事搁在你身上肯定有不愿意相信的事情,可是你也要想到能够轻易就信服的人,他为什么要让你信以为真呢?”

巳蛇说与玉珠知晓对颌菓茶应缇关于蛐蛐的怀疑,她也是抱着半信半疑来看待,未经事实验证的人和事,玉珠只能选择等待。她话里隐藏劝解的信息,也是提醒澹台博宽不要轻信与人。

木屋外忽然传来的惊雷声滚滚,随及瓢泼般的大雨降临,敲打着树叶灌木和岩石树干,噼里啪啦的响声连绵不断。澹台博宽突然胸闷心伤感觉难于抑制,低头看向大树洞窜进来的雨水,顿时感觉灵魂深处有寒冰袭脑般的冰凉之感。从头到脚冷汗直冒,确实他不曾怀疑过颌菓茶应缇不是大蛐蛐的可能性为零,若颌菓茶应缇就是为了害他,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透算计他的目的。

畅井市与颌菓茶应缇的相见相遇让他没有理由不信,也正是因为他的坚信不疑,才让此时的他心里满怀凄苦。不可能因为玉珠的一句话让他就信以为真,可是其完全不设防的认知理解让他深深明白疏忽了江湖常识。颌菓茶应缇为什么要来见他,为什么要帮他,为什么选择此时……一系列问题都让他不明白。他只有面对繁杂的每件事情,暗自去清理出能让他按一般标准理出头绪。

玉珠不理睬澹台博宽独自思考,便与辰龙就毒源问题予以探讨,渐渐清理出辨识方向,就是从霏霏和酷蛋儿口中了解手镯的来源。知道了小女孩儿们何处获得的物品,也就距离破解毒源不远的距离。

宇意情玄

每日码字大都汗流浃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