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典范保镖 保人以求自保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0 2013-08-11 20:57:35

  行準说出引*诱棒可以吸引来巨贾虫,让澹台博宽心生纳闷。从道理上无法明白他爱吃虫子的嗜好究竟如何被行準获知的,其实玉珠暗示不暗示,他都要问行準的。

“小老儿,居然消息如此灵通,听谁说的从实招来。快说!”澹台博宽张嘴就是凶巴巴的话语,行準满脸堆笑确实轻松自然的态度。然而,行準说出一个名字,却让澹台博宽耿耿于怀不明白其中的联系。

“当然是大掌柜皿里賁兴了,他时常从这里为泥鳅带过去巨贾虫,泥鳅不会是不知道这件事吧。”澹台博宽闻言不禁愕然,皿里賁兴在澹台博宽的头脑里是没有太深的印象的,就是在颌菓茶应缇的酒店里匆匆一面。听行準的话里却包含着皿里賁兴时常为他服务,顿时让澹台博宽深感意外,禁不住疑惑不解的双眼看向玉珠。

玉珠从澹台博宽的神情反应里明白其中有玄机,急忙帮助澹台博宽追问探知,“嗷,皿里家族竟然也在玄球,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行準与他们是如何认识的?”

玉珠听过星空传闻有关于星空游侠皿里家族,也是皿里家族行侠仗义的事,澹台博宽能够被星空古老的皿里家族眷顾,根据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惯例证明,足可以说明澹台博宽在玄球本质并不坏。想到这里,玉珠将疑问说与行準,两眼忍不住又将澹台博宽上下打量了几番。

“老朽本就是皿里家族的一员,得悉玄球空古历有人专门研究毒虫企图暗害泥鳅,所以受族长派遣,将这里扫荡一空。泥鳅也不是外人,这些事该是让泥鳅知道的时候了。皿里家族受朋友的嘱托担负保护泥鳅安全的重任,也不想辜负朋友的信任。”

行準的话让澹台博宽不明所以的暗自掉泪,没想到又是与保护他有关的人,居然在空古历偶然遇见。尽管不知道谁的安排,依然让澹台博宽毫无情由的悲悯。想起他最喜爱的食品居然也会被试图谋害他的人重视,澹台博宽顿时吃虫的欲望被击打的支离破碎,想到行準被青苔凉人囚禁关押,更加觉得心里过意不去。

“泥鳅,不要责怪保护您安全的人的心狠,因为不想你有事,所以我们将您放在了明处,而我们却隐藏在暗处。我们只有让别人误认为与您没有关系,更甚至与对您不怀好意的人为友,才能全方位的将您得以保全。”

行準及其皿里家族对澹台博宽的保护却是如此的保护思路,将玉珠惊讶的暗自称奇。保护澹台博宽的方式,就是将澹台博宽置于明处,保护者在暗中紧紧盯着,确实不失为保人以求自保的最佳途径。

“大宇星空,据说围绕泥鳅似乎因其母亲的缘故,有很多人想谋害泥鳅,我们也是被迫无奈采取暗保策略。特别是有迹象表明正邪两道都有试图夺取泥鳅性命的动向,就迫使族长不得不派人混迹正邪两道来了解动向,所以泥鳅别怪我们见你时形同路人且对你漠不关心的假象。”

行準的话喋喋不休说个没完,尽管不是有迹象在表功,但是玉珠发现澹台博宽渐渐出现精神萎靡不振苦恼像。行準的话语本来无可指责,确实无形中增加着澹台博宽的心理负担,本来以为来自想夺取其性命的人是一方势力,没想到居然是很多人。

谁不害怕,谁不担心呢?每天都是在刀尖上生存,这种局面让本就对幼子充满忧虑的澹台博宽,更加深了心里暗示。此种暗示让澹台博宽联想出了更加痛苦的思绪,那就是假如施害人找不到他本人,会不会对蛐蛐加害的恐慌。

“行準别说了,既然你与泥鳅是如此的关系,那好吧!这根美酒你俩分享了吧,让羊羊为你们找点下酒菜。我们一起庆祝一下吧,相逢何必曾相识,这就是他乡遇故知呀。”玉珠对行準的热情介绍已经十分明白了,玉珠眼瞧着澹台博宽惊恐万状的脸色惨白,急忙制止行準继续说个没完,看见行準心领神会,玉珠随及出门站在坡上盘算下酒菜的问题。

行準顿然惊醒看清楚了澹台博宽脸色很不正常,也借着玉珠的话转移话题,“泥鳅,我们俩不醉不归,这根桶的酒虽没有畅井林南家酒的味,但是有过之无不及。”行準将引*诱帮置于墙边,转至澹台博宽面前开盖拧栓,猛然酒香扑鼻而来。

被酒香感染,澹台博宽忽然抬头睁大了双眼,劈手从行準手里夺过酒桶,右手持桶张嘴仰脖就是狂饮。行準见状急忙劝解,“泥鳅,慢点吧,这种酒酒劲猛烈千万不要喝得太多,我们慢慢喝好吗?没人给你抢的。快快打住,等羊羊把下酒菜端来,我们三个一起喝。”

行準伸手便与泥鳅争抢,被澹台博宽固执任性伸出的左手猛力将行準的双手甩开,执意就是追求麻*痹思想的目的。他想到了遥不可及的畅井村庄,只有灌醉自己才能求得解脱。想起穿转回去没有驾辕飞船,就是无所作为的内心煎熬,他只有先混乱了神智再言其他。

行準发觉澹台博宽不停劝解且恣意妄为要将自己灌醉,急忙出门去找玉珠来阻止澹台博宽。玉珠目光触及坡下草丛正在搜寻,发觉身后传来了行準的叫声,“羊羊快来,泥鳅使性子要喝完整桶美酒,快来劝劝他吧。”

行準似乎忌讳与泥鳅接触,却直接呼唤玉珠参与解劝。玉珠闻言异常恼怒,本就是为了照顾澹台博宽的情绪,才将酒桶予以归还,没料到澹台博宽节外生枝故意捣乱。

抬起右手将脸上雨水猛然蹭下,扭身就跑向屋内,看见澹台博宽仰脖畅饮之势,抬起左脚就踢向澹台博宽左腿弯部。澹台博宽受此惊扰前屈跪地,手中的酒桶就扔了出去,痛苦声沉闷伏地摸腿,别脸扭看明白是玉珠所为顿时无言。

“你小子就知道任性捣乱,也不想想酩酊大醉的后果,是不是让羊羊去找霏霏和咚咚时,再把你背上啊!”玉珠作势抡起右手掌要轮臂继续对他击打,澹台博宽激灵灵的消沉状明显,尽管因迟钝未曾作出反应,可是不断眨巴的眼睛表明对玉珠还不肯罢休的怀疑。

宇意情玄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典范保镖 保人以求自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