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五十四章 危言出口 惊扰众人之感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505 2013-08-11 20:57:35

  一行人临近挨打人身边,惊讶发现地上躺着一个老人,六、七十岁的样子,骨瘦如材。脖子戴着三指厚的项圈,小腿上有镣铐捆绑,似乎就是一名囚犯。皮肤是黄泥土色,身上污垢不堪、白发散乱肮脏,两只大手指甲很长,身上缠着乱七八槽的分不清颜色的布片包裹。

个头也就充其量一米七八,居然不是青苔凉人,完全出乎玉珠的判断。老人脸朝下爬着,身上有新鲜的伤痕,身形被强力踩进火山泥中,一动不动似乎没有生命征兆。

“午马,快点伸手救助,有迹象表明他危在旦夕。”玉珠指挥午马和巳蛇将老人翻转为仰面之势,午马和巳蛇小心翼翼将老人抬到高处。老人的口鼻处渗出血迹,是红红的颜色更说明不是冷血体貌。老人虽然骨瘦如材,明显可辨其体貌强硬的体质,面孔经清理发现脸型消瘦,可是肩宽背挺似乎很有骨气。

暴雨被辰龙阻断在老人身体上空,那是辰龙将外衣退下,由澹台博宽和他一起搭成帐篷。玉珠和午马互相照应将老人伤情探明,饥寒交迫,症状表明外伤不是昏迷的原因,主要是困乏所累。

玉珠将湖里获得的鱼泥塞进老人口中,老人自主的吞咽动作确系本能,加之午马星空手段医治,很快老人就睁开了浑浊的双眼。老人默默无语的注视着玉珠的眼睛,渐渐放松的心情随着松动的嘴巴,发出叽里咕噜的声响。

霏霏和酷蛋儿本来看着老人赤着脚的大脚丫观看,因为似乎是坚硬无比的镣铐就嵌入在其柔内,脚底板上有明显的棱形烙印,不像是因为受惩罚所加注。

听到老人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响,霏霏异常好奇玉珠能明白老人的语言,玉珠不断的点头向老人示意,渐渐发现老人额头上的皱纹缓缓舒展开来。

“姐姐,他说什么呀?他叫什么名字?怎么霏霏听不懂呢?”霏霏挤到玉珠面前,看着老人的眼睛,企图示意友好。

“噢,他忘记家在哪里了,不过他的名字叫行凖,被青苔凉人关押监牢里,他趁乱逃跑出来的。”玉珠将行準的话说与大家知晓,行準也小心翼翼扭脸看向霏霏。

“哦,行準。他是玄球人吗?”酷蛋儿也很好奇,注视着行準投过来的目光,并且伸出手指摸着老人的手背。行準自然反射反应收回左手抚胸手势,定定的表情将左手指向澹台博宽,他脸上表情深感异常有趣的样子笑了。

行準的外表异常枯萎般苍老,但是其牙齿雪白光亮,猛然间坐起来聚精会神的注视澹台博宽,干涩笨拙的话语表明底气很足,“行準的名字已经是久远的过去了,这个黑小子,我好像在梦里见过。他是谁?”

“泥鳅吧,泥鳅你说说你还叫什么名字。”玉珠很惊奇,行準居然梦里见过澹台博宽让她很奇怪。急忙将澹台博宽扯到行準面前,行準突然放弃星空荒原古语,直接用玄球花语说话足以表明渊源。玉珠试图了解行準的底细,以便于追查详情。

“老爷爷,若你去过畅井要饭,应该见过泥鳅的。泥鳅还有一个假名就是魏建朝,你想想有印象吗?”澹台博宽感觉玉珠十分搞笑,拉来一个陌生的老头就要他去辨别,他是不知道老头的来历的。本就不是空古历时段的人,怎么可能有机会让老头去做关于他的梦呢,他认为老头就是胡说八道。

“畅井……魏建朝……呃呃呃。”行準对澹台博宽的回答也是异常稀罕的表情,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沉思片刻,猛然抬头看向玉珠,“姑娘的眼睛告诉老朽,你就是好人。我们在湖岸桥还有很多人被冷血人关押,能不能恳求姑娘再搭把手呢?我们被当做稀有动物被巨人玩于股掌间,确实是生不如死呀。”

行準突然从石头上翻身下来,跪在玉珠面前竭力哀求,玉珠扭脸看向澹台博宽拿不定主意。青苔凉人的狠毒是经由星空传说得知,也不知道何故何时空古历踏进来一群冷血人种。与青苔凉人未曾有过交手,更对该人种的了解也是书本认知,那是口口相传的传说,未料到真的能与青苔凉人遭遇。

“要泥鳅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泥鳅听老和尚们说过的。行善就是积德,就是爱护天下苍生。当然泥鳅也就是说说,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去帮忙,这个问题还与羊羊自己看着办吧。”澹台博宽发自内心的想去救人,可是他的能力有限,没有机会施展其自身的绝学,生杀予夺更不曾害过人性命,确实心中没底。

玉珠更觉道理和大话都会去说,可是真就接受行準请求去做,确实不是其份内之事。按照圣惠要求就是将穿转机交给颌菓茶应缇就算任务完成了,颌菓茶应缇失踪后,她决定将澹台博宽送回畅井市就算任务结束。

拯救行準于危难属于偶遇,真若再去拯救更多的人无形就增加了自己的负担。救回来的人如何安置,并且安置到那里等一些列问题,都是非常刺手的事。

“要是让霏霏说,能救更多的人于苦难,就比其他任何事都重要。咚咚你说呢?”霏霏看到玉珠犹豫不决不肯施以援手就是火冒三丈的吼叫,试图鼓动酷蛋儿支持她的建议。

暴雨倾盆哗哗声锤击着地面,玉珠透过雨帘看向酷蛋儿,酷蛋儿走到行準面前拉起了老人的右臂,“老爷爷,我们的能力有限,你也看到了就凭我们几个人,能去将人救下来吗?”

酷蛋儿是拖不起来行準的,拉起行準的一只胳膊就是让行準看清楚面前站的都是些什么人。让行準自己收回自己的请求,也是为了为玉珠解围。酷蛋儿不认为大家具备这个能力,救人谁都想积善行德,可是也不能在明知办不到还要去自不量力逞能。

酷蛋儿的话,确实切中了要害,玉珠对于酷蛋儿异常感激。她内心里也是犹豫于客观现实,并不是说没有同情心。“确实情况就是如此状况,咚咚的话就是我的顾虑,我们本来就是路过这里去办一件棘手的事,还望行準对于担待。”玉珠上前急忙伸出双手将行準搀扶起身,和颜悦色表示歉意。

然而,行準起身后又走到澹台博宽面前跪下,将澹台博宽惊扰的眼热心跳、不知所措。急忙上前架住了行準的双臂,满脸窘迫之态。他异常纠结的喊道,“老人家,快快起来吧。泥鳅肚子里装着很多大道理,也是心有力而力不足。泥鳅就是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担起如此重任呢?你老不起来,小侄儿只好也跪下来了。”

“噗通”一声,澹台博宽直接跪在行準面前,两人彼此对望面容异常尴尬,也就是让行準没有三分钟的犹豫,行準看着玉珠就是一句惊天动地的话语,让玉珠和澹台博宽,包括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行準异常自信的面孔看着玉珠,抬起右手指着澹台博宽,就是情绪高昂的腔调,“姑娘,知道你是好人且能审时度势处理大事,这点老朽不怀疑。你可能不知道泥鳅的深厚功力,在老朽的梦中,他就是拯救被青苔凉人禁锢在湖岸桥牢房的最佳人选。还请姑娘命令他随老朽去吧,那些青苔凉人应该万分惧怕泥鳅的。”

宇意情玄

还是那句话天热气温高,码字很辛苦……每日一章保证数量和质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