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五十七章 顾忌同伴 执意要去追寻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39 2013-08-11 20:57:35

  屋内黝黑之色是四面墙体,顶棚却是白亮晶莹的银冠木与地面的红诺石交相辉映煞是好看,尽管天花板受损破裂严重,但是银冠木的特质,玉珠也是清楚的。

只有玄球有大片此木的种植,经过特别手段加工,白日感受阳光可以映射光亮,夜晚释放荧辉隐约可辨室内景物,属于依赖吸收热量转化光能的特殊木料。

屋内一侧趋近行準所言地窖位置仿佛被特殊手段撞破,牵连两间屋子墙壁和屋顶确实一个角,并联在屋顶的特别装置毁坏,屋内光度较暗。

屋外暴雨转为淅沥沥的小雨,屋内这个角落就是与屋外相同景象,小雨打湿了地板,涓涓溪流般走向墙边,那里有蹊跷的排水系统,不知道将雨水流向何处。也就是因为这个现象,让玉珠对地板的材质有着清晰的正确判断。

红诺石有着接近火山喷发熔岩翻滚般的影像,就是该种石材特殊外在表现,越是精工处理越发接近影像,与熔岩实景有着接近原始原貌的特质。此处行準将红诺石用作地板使用,玉珠推测远不是惊扰青苔凉人神智的目的,也许还是仰仗该石材取暖使用。

加注特殊处理红诺石可以将光能转化为热能,空古历的冬季据说异常寒冷,特殊地带的气温会在百度以下。由此可见,行準呆在空古历应该有些年头了。

玉珠觉得行準打造的房屋,肯定不是单纯就为了其生活需要,似乎就是为了向某处搬运的目的。标准的二十平方一间屋,尽管中间有链接通道但又似乎就是以间为单位装载另一种特类之物方便。

能够将芝术木、银冠木和红诺石,根据需要固定使用,足以说明行準非为空古历时段的人。三种材料的特殊之处都被眷顾到,充分说明行準的来时国度已经频临高科技时段。行準在火山灰里被动挨打的现象,在玉珠看来毫无疑问充满了意外和诡秘。一个精通那么多材料使用的人,却被毫无技术含量或者说惯使四肢发达技能的人殴打,也是一种无法想象的事情。

屋内门窗都使用的合体绿,一种非为玄球空古历时段的材质,更能说明行準来路成迷。合体绿是银狼星人最为喜爱的食材,银狼星人离开母球时最为喜欢携带此物。独有星球存在此种特殊的石料,被银狼星人倾注着思乡的情节,看见合体绿就会认为母星就在身边。

此种行为有着于玄球某些国度的原住民携带故乡一把土的思绪一样,充满着思乡的无限放大情感在里面。行準在门口和窗户处使用合体绿,都是大批量的裁用合体绿纯度极高的石材,可以排除行準是银狼星人。因为银狼星人不会将神圣之物如此频繁使用在这些地方,那些寄托无尽思乡之念的神物般崇敬对待,绝不会如此显著的安置在最易破损处。

由此让玉珠明白,行準只是为了安保需要。合体绿特别坚硬,可以抵御星空特类炮火的攻击,尤令那些喜爱破门而入的高等人苦恼。如此坚固的合体绿造的门,在门下端有一个拳头大的破洞,让玉珠不明白会是何种神器所为。

可以推定行準某时刻遭遇了一场势均力敌的偷袭或攻击,将行準及其同行的族群打散,也许是侵扰着得到了想要的物品,才有可能将行準仅为驱逐而非灭杀。

玉珠的观察能力确属非凡,也是她星空游历多年的经验获得,从行準亡命奔赴老巢的房屋构造上推测其内情,让玉珠非常想了解行準曾经的对手是谁。了解了行準的对手是何方神圣,相应的对行準的背景就可判断出大部秘密。玉珠对澹台博宽的责备声充耳未闻的表象,也有很大成分在揣摩对房屋结构的思索。

暗自打定主意,对于出现身边或眼前的可疑人,不予躲避且无所畏惧,就是要将澹台博宽作为核心,不断了解围绕澹台博宽周边还会出现什么无法预料到的人或事。

行準的宠物也非玄球空古历时段的动物,尽管驼鼠有着与空古历某些动物存在相似之处,但是驼鼠非为玄球原生态的生物。此种生物可以模仿银河系许多动物的叫声,不可排除行準就是试图假借人们对某些特类生物的恐惧,借以虚张声势进行恫吓、威逼的目的。

围绕行準让玉珠总结出如此多的好奇,了解行準的目的可能就是破解澹台博宽秘密的捷径。在澹台博宽的双瞳之后,玉珠隐约感到小子不简单,很多水到渠成的表演背后,始终感到他隐藏这秘密不肯说出来。有迹象表明澹台博宽又向她倾诉的含义,可是澹台博宽总是不能对玉珠完全相信,也让玉珠吃惊于澹台博宽的克制能力。

将圣惠嘱咐的事情办好,是玉珠正在竭力完成。围绕在澹台博宽身上的多个奇怪事件,让玉珠异常的奇怪。单纯就是远赴玄球的异域怨灵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无论正邪两道都对怨灵的机会梦寐以求,然而澹台博宽却是痛苦哀嚎,又不知道怨灵出于何种诱因而触发怪相。

行準从后墙破损大角处的地窖式地洞内拱出脑袋,花白像杂草丛生的头发下是一个瘦长脸,下巴下项圈特别。行準瞪着眼睛看向玉珠和澹台博宽,立刻显现眉飞色舞的脸。玉珠想到强力遏制澹台博宽肆意妄为后,真若澹台博宽选择钻洞出去,就会把行準一脚给踩陷下去的。据行準说地洞里有暗道四通八达,玉珠不明白行準潜藏空古历的目的所为何事,有心要勘察行準的动机,也许就到其暗道内看看肯定会有收获。

“等等等,就知道等,再等天又要凉了。”澹台博宽猛然抓向玉珠肩头,扭身试图将玉珠摔进门内,玉珠急忙抽身后撤摔肩躲避。没料到他竟然是虚晃动作,借势顶跨将玉珠推了出去,玉珠愕然状摔出门外石阶上,可是一点也不痛,行準的两条驼鼠被玉珠压在身下。

驼鼠,貌像短嘴鳄,头顶前倾两角呈现银灰色,体呈蝙蝠躯体但手如猩臂手,脚腿接近虎爪,通体深棕色毛发有一米多高。后背没有翅膀,肩头鼓出两个大包。被玉珠压在身下,发出急促的呼噜声,似乎是求饶的意思。

宇意情玄

第三百五十七章 顾忌同伴 执意要去追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