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六十章 以味证人 确实有些门道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10 2013-08-11 20:57:35

  行準看见玉珠火冒三丈跑回屋内便预感到女子要动手,急忙紧随其后也来到屋内。玉珠愤恨状对澹台博宽予以脚踢左腿弯部,接着就要劈头盖脸对澹台博宽予以教训,行準急忙站在二人之间将澹台博宽挡住,行準两只手臂护住挨打人,看向玉珠就是求饶,“哎呀,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泥鳅快起来。”

玉珠伸手叉腰看向面前的行準,行準急忙眨着一只眼向玉珠暗示适可而止,嘴里还是不忘记为澹台博宽挽回面子,行準的语气恳切,“其实喝点酒也是为了暖和一下,不让多喝那就适可而止,泥鳅咋能把大事给忘记了呢。羊姑娘你把泥鳅理解错了。”行準暗暗将左手指向门外,就是希望玉珠走出门去。

顿时让玉珠十分惊愕,敢情吆喝她进门修理澹台博宽的是行準,这会儿又做收拾让她出去的也是行準,就把玉珠闹糊涂了。玉珠对行準的话语和行为很不理解,嘴里疑问随之发出,“啊?不是吧,老人家你这是……”没待玉珠将话说完,行準便推着玉珠就走出门外,让屋内的澹台博宽看不见二人身影,行準两手抱拳便是哑音美言,“羊姑娘,打得好,这样就让他收敛坏毛病了。做的对,就该上脚踢他,让他醒悟。可是我们需要他好好的不是吗?再打就过头了,让他有教训就行。行了,你忙你的吧。”

玉珠被惊讶的瞪圆眼睛,歪着脑袋看向行準,对老人前后不一致的表现异常纳闷。行準看到了玉珠的疑惑不解,甩手作出赶撵玉珠离开的动作,接着就是表明自己何以如此态度的解释。

“羊姑娘,不必奇怪。矫正泥鳅的坏习惯就是需要我们俩配合,下次你唱红脸,我去唱白脸。这样总可以吧,就这样吧,你去准备点吃的。”行準撂下依然不明所以的玉珠,返身就走进屋内。

屋内,澹台博宽坐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看着洒在地上的酒水发愣,似乎玉珠刚刚猛然对其的踢打没有造成多大影响,就是可惜那么多的好酒被浪费了。

“泥鳅快点起来吧,这个地面长久被水侵蚀潮气很大,来吧!让老朽扶你起来。”行準弯腰拉着澹台博宽将他拉起来,澹台博宽嘴里嘟囔着嚷道:“你看到了吧,这个羊羊真是过份,我泥鳅一不与她沾亲带故,二又不是她夫君,她凭什么对我抬手就打张嘴就骂呢,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原来是这样啊,泥鳅为什么不早点说呢?老朽还真以为是你娘子呢,原来不是……”行準拖拉着有点醉意的澹台博宽表现出同情的表情,将澹台博宽搀扶在一张石凳上坐好,立刻就是友好的建议,“要说羊姑娘脾气就是暴烈一点儿,不过长相和外貌确实不是一般的漂亮,而是国色天香般的少有。泥鳅可以努力发展为对象的。”

“她?她咋能配上泥鳅呢?而且泥鳅家里有老婆和孩子,她就等下辈子吧。下辈子也不想!”澹台博宽心里确实恼了,没想到冷不丁玉珠就过来给他一脚,让他顿时感觉被脚踢打处痛彻心扉。而且想到就是因为喝了点酒就要挨打,也确实对玉珠的喜怒无常很不感兴趣。当想到就是因为找条船而求玉珠帮忙,澹台博宽想到围绕船的事如此的艰难,心里就是越发的不爽。

“既然泥鳅这么不喜欢她,为什么要紧紧跟着她不离开呢?这个问题让老朽不明白。”行準对于澹台博宽何种情况下与玉珠在一起也很奇怪,有心想了解澹台博宽来到空古历的原因,急忙紧紧追问以求了解详情。

“不就是因为他、她、她们……一言难尽,回头慢慢给你说吧。”澹台博宽久经江湖获得经验,在酩酊大醉状态都能禁受得起考验,不会信口开河去透露帮内秘密。现在行準居然借着他有点醉意就来套取秘密,顿时让澹台博宽警惕性极高。尤其是来到空古历后,颌菓茶应缇的灌输和玉珠的恐吓,让澹台博宽也时常将神经绷得紧紧的,唯恐一句话或半句话不合适,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叫行準,那你姓什么呢?”澹台博宽用一句模棱两可的话搪塞了行準,紧接着就是摆出浓厚兴趣的样子,就是要了解行準的底细。

“姓什么就不重要了,我在为皿里家族做事,可以姓皿里的……可以称呼老朽皿里行準,这样就行。”行準明白了澹台博宽不会向他吐露真言,尽管他已经表明是为皿里家族在做事,而且就是为了保障澹台博宽的人身安全。

由此可见,澹台博宽从内心深处就对他不信任,让行準遗憾之余也有惊喜。事实证明澹台博宽已经具备了自主养成的自我保护意思,也就让皿里家族的外围保护工作不会再焦头烂额。

“呵呵,皿里賁兴,嘻嘻,皿里行準,过来泥鳅面前,让泥鳅感觉一下……”澹台博宽与行準就是一米不到的距离,还是要求行準离他近一点,顿时令行準感到奇怪。

澹台博宽脸上就是试验证明其发现的迹象,无端让行準有露出马脚的不祥之感,想来与澹台博宽就是保护与被保护关系,行準已经向澹台博宽和玉珠都说的很清楚了,行準也很随意的贴近澹台博宽身边。

澹台博宽伸出右手拉住了行準的衣襟,弯腰低头将衣襟放在鼻子下品味,接着起身围着行準嗅了几遍,坐回石凳就是托腮沉思。

行準被澹台博宽的举动侵扰的魂不守舍,不明白其身上残存有什么不祥味道,行準也抬臂翻衣一番查看。他新置换的服装,就是从戈玛营地地窖里找出来的过去遗留物,被精心装在箱子里并保存的完好无损。他不觉得因为长期被青苔凉人牢房囚禁会沾染什么奇怪味道,在哪里精神倍受折磨造成茶饭不思,但是各项卫生条件相对还是很好的。

其中缘故也是青苔凉人深恐他们暗藏有什么谋反或窜逃的工具准备,经常采取大清洗的方式让他们洗澡沐浴。据说沐浴也包含着古怪的青苔凉人很担心瘟疫或恶疾的流行,从而为了保障其看守的巨人玩物有疾病去影响巨人的健康。

“哎,行準你骗了泥鳅,你不是皿里家族的人,不知道你欺骗泥鳅的动机是为了什么?你若想说就说说吧,不想说的话,泥鳅也不想为难你。看着你脖子里的项圈,也明白你生活在这里很痛苦,好自为之吧。”

宇意情玄

第三百六十章 以味证人 确实有些门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