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图惊扰 心怀溜走狂想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57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没有在行準身上嗅到皿里賁兴身上的臭味,思前想后觉得行準就是欺骗与他而且不明白行準欺骗与他的目的是什么。想到行準因为被人追杀而被玉珠命人施救,澹台博宽没兴趣在行準流血的伤口上再撒把盐。

“什么?泥鳅仰仗什么如此推断呀,照实来说我并没有义务告诉你这些的。哈哈,我也是因为与你几年不见才故作多情的。算了,泥鳅不相信就不相信吧。我们彼此就按路人相待,也是可以的。”

行準没料到澹台博宽伸长鼻子在身上一番的搜寻,原来就是为了推断真实与否,急忙解释理由予以状态说明。行準不因澹台博宽的怀疑而慌乱,澹台博宽看在眼里也觉很乏味。暗自思忖还是不想为空古历旅程添加烦恼,也是为了追求必备的心里满足。

“原因很简单,你身上不仅不臭而且很香,足以证明你与皿里賁兴的味道不同,不知道行準可有需要特别说明没有。”澹台博宽的兴趣源于对皿里賁兴身上臭味的探求,打击行準的目的就是为了获知皿里賁兴的秘密,也是澹台博宽依仗行準需要他参与施救其他被囚禁之人给予必要的压力。

他想到首先无论参与救援是否能够得到目的,最起码从行準这里要获得皿里賁兴的内情,皿里賁兴曾给与过他暗示似乎与他有关系。假借皿里賁兴的标志性做法释放臭味的爱好,来求证行準究竟能够了解到皿里賁兴是否存在紧密的关系。

澹台博宽的算盘打得异常精细,顿时就将行準给惊吓不轻。行準明白澹台博宽要探寻皿里賁兴的秘密,顿时额头上的冷汗便迅速密布,让澹台博宽看的真切,心里异常得意。

澹台博宽就是要拿皿里賁兴的嗜好作为鉴定行準的真伪的,行準很紧张于好多年没有回去过畅井,确实不知道皿里賁兴独特爱好的目的是什么。

可是,行準明白还真不能说与澹台博宽表明他不知道的内情,因为此时说不知道皿里賁兴等于变相承认他不是皿里家族的人。

行準俩眼一转计上心头,以事推事演变出新的策略应对。行準突然情绪低落,面孔充满忧伤,长叹一声,“哎……要说賁兴的特别嗜好,老朽确实不知意味着什么,也就是他想暗示什么。老朽这把年纪是不被看重的,实不相瞒老朽是听命诧瓦的,诧瓦应该知道,但是只有我们将诧瓦他们救出来就明白了。”

行準的话不显山不露水很有根据,澹台博宽闻言暗骂行準老狐狸,还是要迫着澹台博宽出手相助。想起玉珠很爽快的答应行準帮忙,澹台博宽就心情烦躁,没想到跑来空古历还要为别人头别腰里去救人。

“这么说诧瓦,就是皿里诧瓦了。是男还是女呢?”澹台博宽话语干涩追问,也是硬着头皮的所问,不管行準嘴里是不是实话,是不是担负保护他之责,都不能装着不知道。

“确实是皿里诧瓦,她是女的,那是族长异常器重的女杀手,貌美如花、智慧超群。等着我们去救她……哎,多么俊俏的女子,为了泥鳅的事,无意间中了别人的圈套。她可是受苦了!”

澹台博宽坐在石凳上紧密眼神观察行準,没想到行準说起诧瓦就是两眼放光且眉飞色舞的样子,让不禁感到很纳闷。随着行準连说带比划的动作,让澹台博宽愁苦心情无法遏制。

“你为什么选中泥鳅来担此重任呢,青苔凉人为啥要惊恐见泥鳅,他们应该害怕泥鳅什么?”

“他们惊惧害怕泥鳅什么,老朽确实不知道,可是诧瓦曾说过泥鳅就是青苔凉人的克星。这个问题我们见到青苔凉人或诧瓦就明白了。”行準的话又是搪塞和借口将澹台博宽煎熬的异常烦躁,眼瞧着再说也是无益便闭口不言。行準见状也不再说话,转身在屋内清理物品和垃圾显的很忙碌。

澹台博宽无奈走出门外,看向四周寻找玉珠的身影,戈玛营地其他房屋都散落在不远处。按照玉珠的意思就是就近收拾出几间屋子,大家紧邻居住也可相互照应,澹台博宽听到临近屋内有动静,便走进最边上的屋内查看。

屋内与行準所处房间结构基本相同,玉珠面朝墙,背对澹台博宽在聚精会神查看一幅图。澹台博宽悄悄站立玉珠身边,发现那是一副信手画在墙壁上的画,颜料似乎就是就近取材且绘制年代不很久远。图画红黑两色,图中描绘深坑之中有人头攒动,在头顶上红色烟雾笼罩,画风简洁线条粗狂。

“羊羊,这幅画是什么意思,是埋活人,还是在坑里洗澡呢?”澹台博宽看到坑内有人拼命挣扎,也有人表情木讷。

“炼魔修邪,释放一种奇臭无比的味道扰乱神智,放惑行蛊便与训练。”玉珠的话轻描谈写,不动声色。然而却将澹台博宽震惊的目瞪口呆。

不由让他想起许刚曾说过在皿里賁兴家喝酒的事情,联想于此他急忙向玉珠求证,以此来表明与皿里家族并无瓜葛,试图推托行準所言就是为了保护他为目的不祥猜测。

因为澹台博宽自小到大都是有山鹰在身边护佑,并没有证据证明皿里家族参与对他的护佑。以此来阻止去解救皿里诧瓦的冒险行动,澹台博宽思索再三均不愿主动去引火烧身。

“泥鳅不要随意猜测了,皿里家族在星空中的信誉度蛮高的。他们的臭味肯定与图上的不一样,千万不要对好人栽赃陷害。放心好了,羊羊对付青苔凉人是有办法的。”

玉珠对澹台博宽将皿里家族视作邪道有理由佐证,让澹台博宽心悸辛酸倍感难受。澹台博宽看到玉珠误会了他,将他视作惧怕去救人而找的借口作为定论,异常明白再解释会更解释不清。以这张图想起皿里家族曾经在畅井做过的事,澹台博宽不禁叫苦不迭。真若行準与皿里家族就是对他不怀好意,还是尽快去追查霏霏和酷蛋儿下落,随后溜之大吉为妙。

“既然玉珠如此相信他们,泥鳅对玉珠坚信不疑。”澹台博宽向玉珠展示出信任倍加的假意,扭脸拖着玉珠的胳膊就要求兑现承诺,“羊羊,咱们说好的要去寻找霏霏和酷蛋儿的,现在雨下的不大了,现在就去吧。”

宇意情玄

第三百六十一章 有图惊扰 心怀溜走狂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