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再三劝离 恳切态度明显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86 2013-08-11 20:57:35

  为了逼*迫澹台博宽从空中下来,青苔凉人连续使出各种手段。眼瞧着澹台博宽面孔憋的酱紫,玉珠感到忧心如焚。她只知道青苔凉人据说口中唾液有剧毒和麻*痹功效,不曾料到他们会发出怪声营造次害,还会释放毒气燃烧弹来使害。

事不宜迟是玉珠仓促决定助澹台博宽一臂之力,带在身上也就是逃命用的腐蚀暗蛋,虽然不足以夺人性命,最起码扰乱青苔凉人的阵脚,让他们短时间慌乱不安,还是能办到的。玉珠打定主意,就准备沿着山岩下潜,蹑手蹑脚且不动声色临近青苔凉人较近距离。

“哎呀,媳妇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呀,快快退后。”玉珠听到澹台博宽一声断喝,急忙停止下潜动作。正不知道澹台博宽如何发觉她的动作时,澹台博宽后面的话,让她明白他只是施展影响的需要,并没察觉她的新动向。澹台博宽责备的口味浓郁,“不要再来添乱了,放虫子咬别人的脚确实不是君子所为。”

玉珠暗自好笑澹台博宽找到的借口,不明白他会有借机施展的何等妙计。再看向山道上那些青苔凉人,均是乱哄哄的场面,很多人弯腰捂嘴看向地面,试图看到澹台博宽说的虫子藏身何处。青苔凉人会害怕虫子,确实出乎玉珠的预料,不仅山道上的青苔凉人低头弯腰在找,就是距离山道很远且在对面平坦崖上的青苔凉人身影顿时矮了半截,还无疑问也是在做低头弯腰动作,上下擦擦声不断就是端详脚边是否有虫子的迹象。澹台博宽的身形趁机闪向其置放衣物的地方,紧张的手忙脚乱穿上衣服且戴上面罩,接着靠近毙命倒地的青苔凉人身侧,将引*诱棒塞进了那人伤口处竖立。

玉珠看的真切,澹台博宽将引*诱棒顶盖打开,一道碗口粗绿光射*出三丈高度静止不动。澹台博宽转尔又腾空而起,妆模作样的双手抱臂悠闲安静状。身影没有戳向对手那会儿显的威武,估计是收敛了狂暴之气。

青苔凉人乱哄哄的在脚边端详半晌,并没有看到澹台博宽说的虫子,于是就抬头看向高处。

“本来泥鳅想将你们开膛破肚掏心配酒喝,想起泥鳅的虫子很久没有吃肉了,那就让虫子们开开荤吧。刚才那是无影虫,先行在你们身边围观了等待,再等几分钟甲苜虫会打着灯笼而来,你们就等着哭爹喊娘救命吧。”

什么是无影虫和甲苜虫?玉珠是一点儿也不知道的,澹台博宽自己说他喜欢吃虫子,难道虫子真的会听命于他吗?玉珠觉得澹台博宽的说法丝毫没根据,行準只是说引*诱棒可以引来巨贾虫,并没有听到行準说会引来甲苜虫。

既然澹台博宽用虫子来摆兵布阵,玉珠干脆坐在石头上冷静观赏,到底要看看接下来澹台博宽会如何收场。

青苔凉人人群里爆发了阵阵大笑声,很明显青苔凉人都觉得澹台博宽在故弄玄虚,欺骗大家的成分居高。

平坦崖上的青苔凉人也下来了,尽管丝毫没人去张嘴搭茬,他们紧紧贴着坡道坐着似乎就是等着揭穿澹台博宽的谎言的准备。

那些粗鲁人都是仰着脖子看着澹台博宽等待好戏开场,丝毫没人留意山道同伴身上竖立的绿色光柱,究竟是为了什么?玉珠顿时明白了澹台博宽的计策,那就是用巨贾虫冒充甲苜虫将青苔凉人吓跑。确实不失为虚虚实实无中生有的锦囊妙计,尽管玉珠脑海闪现过万一青苔凉人识的巨贾虫可能会露馅,可是看见那群青苔凉人都是津津有味等看好戏的表演,玉珠在盘算新的解决办法。

山谷里异常寂静,雨虽然不下了,冷风有加强寒冷的迹象。那群青苔凉人没人再理会倒地笔名的同伴,都是三五成群结队取暖,反而让澹台博宽感觉独立风中有寂寞。

“你们的毒气弹被风吹走了吧?要是那样,泥鳅就到石头缝里暖和一下了,大家等不到甲苜虫来,若谁走谁是孬种。泥鳅这个主意你们清楚,泥鳅更是明白。”澹台博宽飞升山岩极高,就在玉珠下方不远处。玉珠见状大喜,急忙借助山石悄悄接近他身边。

“泥鳅,我们还是快点溜吧,那种以假乱真的事太冒险了。见好就收跑吧。”玉珠悄悄向澹台博宽低声嘱咐,伸出右手就要拖拉他。

澹台博宽冷不丁听到玉珠话音顿然惊愕,接着责备声声就是埋怨,“让你走就走,怎么这么啰嗦啊。我这会儿没法走了,大话出口事小,关键是甲苜虫要来,无论如何要招待一下。羊羊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为了搭救行準的同伴,泥鳅破费了功力了。假如不能将这群野人制服,确实没把握救人。”

“别硬挺了,走走走。就是孬种也是被迫的,他们那么多人不就是恃强凌弱、以多欺少吗?我们与野蛮人没啥道理可讲,此时不走,待会儿就没机会了。”玉珠觉得俩人一起逃跑还是很合算的,且青苔凉人已经无理到一窝蜂上来角斗,双拳难敌四手也是情势所迫。

澹台博宽满脸愁苦,甩动玉珠的双手想挣脱,没料到玉珠双手紧紧拉着他的手不肯松开。不仅如此不肯放手,而且玉珠还有言词鼓励,“看看吧,羊羊觉得泥鳅确实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关键时刻知道让羊羊脱离危险,就足以说明泥鳅就是敢于担当且负责任的好汉。羊羊觉得泥鳅可以发展成为男朋友的,但是估计女友的颜面是不是也应该听从好意的安排呢?”

尽管知道玉珠不会是真心相待,泥鳅依然很感动,毕竟现实说明玉珠很尊重他。然而,澹台博宽依然不肯让步,见状只好急中生变,“好吧!让泥鳅象征性说与他们点狠话,这样可以吧。”玉珠只好放手,未料澹台博宽反手搂住了玉珠的脖子,走向山岩高处。

“各位四五米高的大汉们看到了吧,泥鳅的媳妇就在这里的,无影虫的事信不信由你们自己决定。接下来,还是请大家看看山道上的亮光吧。”澹台博宽上下齐上手就抱着玉珠趋近山岩的二十米高度,那里有突兀而出的三米长条石,他与她就站在那里。玉珠看到澹台博宽就是铁定要坚持到底,只好半信半疑的等待好戏上场。

“羊羊,还是泥鳅当初的话,你还是先走吧。接下来场面过于血腥,你会看的难受的。到底走不走?”澹台博宽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扭脸看向玉珠态度异常的沉重,恳求目光也是为了不忍玉珠心里难受。两人咫尺之间四目相对,玉珠恍然间觉得面前的男子不像是要欺骗与她,然而更坚定了她查看究竟的想法。

“好吧,既然要看就不要心存善良,他们这会儿的沉静并不意味他们就是好人。他们是巨人的帮凶,摧残过行準很多伙伴。羊羊能明白吗?”澹台博宽将玉珠的态度看的很重要,确实出乎玉珠的预料。

宇意情玄

第三百六十七章 再三劝离 恳切态度明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