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手擎法宝 寸步难行之觉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438 2013-08-11 20:57:35

  玉珠很后悔将夜视眼睛交给澹台博宽,以查知或领悟到的澹台博宽的本领或表现,没有什么可以明白或体会到面前的傻小子有什么迹象可以表明精通破敌之策。澹台博宽的行为让玉珠难受到了极点,她认为澹台博宽就是虚张声势、故意逞能的冒险所为。

身边一个勇士也不在身边,玉珠心情有着走投无路的凄凉,看向澹台博宽斗志昂扬的劲头,越发觉得走投无路的惨痛意味。青苔凉人身高体壮,就是行准那群能力非凡的人都是青苔凉人的阶下囚,足以说明面前的大块头有其他不为人知的本领。

澹台博宽就是生活在玄球畅井初程科技阶段的人,让玉珠想象不出来有去闯荡星空的资历的。尽管知道是魔头类的传说,也是需要九墓灵丛的灌灵,才可能回窥前世印记,真若封印无法冲破只能是平庸拌其余生。

他现在简直就是自寻死路,加之流传的青苔凉人施毒的灵异本事,玉珠觉得真若局面无法控制,她无论如何也要保存实力。

极速思考应对之策,玉珠看到前来与澹台博宽展开攻势的人都面孔狰狞,对于澹台博宽的挑衅没有丝毫胆怯之色。在那些站立不动的青苔凉人也没闲着,目空一切的眼神频繁做着手势,视乎是包抄之命令遥相呼应,势在必得的动机不停看向高处。

玉珠被动的也急切环顾四周,叫苦不迭是悬崖两侧上有模糊身影在移动,不断汇聚悬崖一线。在她站立之处有纷纷滑下来的碎石声响接连不断,后仰朝向山体,高大身材似乎已经站立有利地形。玉珠心里顿然惊愕的意识到,似乎青苔凉人让她初步判断的观望只是假象或欺骗,如临大敌的准备其实早就开始了。

值得如此的隆重对待吗?澹台博宽充其量有着一定实力的表象,但是虚有其表想让人觉得其深奥的孤傲气质,从外入内没有赖以施法的功法。明显的外强中干作态,青苔凉人不会看不出来或者仰仗嗅觉分辨不出来,何苦如此的兴师动众令玉珠无法揣摩到。

她想不出来青苔凉人有向她做出疯狂举动的必要,真若一路上而来有屡次交手的经验获取渠道,她并没有冷酷的绝杀技法施展,反而一味息事宁人的做法且躲避为目的,没有迹象让人感觉冷酷无情。仔细评鉴青苔凉人的全面围堵的行动所指,毫无疑问的就是志在澹台博宽必得。

向留守在戈玛营地的龙蛇二位勇士发出求援已经失去机会,即便勇士能够赶来也不能及时施与援手,满腹愁苦味道啃噬着玉珠清醒的理智,她确实低估了青苔凉人的心机。曾经远远的站在远处偷窥,麻*痹玉珠的假象原来就是在布阵堵漏。

玉珠只能冷静面对当前的局面,十面埋伏也许还有后备力量。青苔凉人对澹台博宽的重视程度居然是如此的详尽和周密,玉珠想不出来澹台博宽的行踪何时起就被青苔凉人察觉到了。

努力的回想让玉珠禁不住直冒冷汗,巳蛇的话心底回响,“泥鳅觉得这个蛐蛐是他儿子,简直扯淡。真正的蛐蛐被围困在拿锁塔监狱,羊羊知道拿锁塔在哪里吗?”如果说颌菓茶应缇不是蛐蛐,那么颌菓茶应缇会是谁?拿锁塔监狱也是一个未知数,让玉珠很难理解蛐蛐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显而易见,如果蛐蛐能被颌菓茶应缇假冒,足以说明能够让颌菓茶应缇有恃无恐的利用或冒充,也许存在多种可能。当务之急就是找到知道蛐蛐底细的人,查问可能潜藏的秘密,就让玉珠想到了行準。颌菓茶应缇会是因为惊惧与行準邂逅露出马脚而逃避吗?又让人看不出有联系的可能。

转瞬间,玉珠思索的事情很多,而且想着想着便烦躁不安起来。当下澹台博宽胡作非为且不自量力去挑战青苔凉人,危机状态不可避免,促使玉珠阵阵头痛苦不堪言。

“呀嘿,又站那里不动了,这是让泥鳅上前搭话,还是你们派个代表上来一叙。泥鳅手里就是一根木棍,有必要如此小心翼翼吗?一点儿也没有诚意,太可笑了!”青苔凉人不站到澹台博宽面前,都被澹台博宽视为没有诚意,他手里就是行準塞给手里的引*诱棒,被当做神秘利器般紧紧握在手里。

使得玉珠深为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频临崩溃边缘,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要牵连着玉珠遭殃,玉珠都想舍下澹台博宽从上路飞腾而去。

过度的恐惧惊扰过后,玉珠渐渐平定自己紧张的思绪。玉珠横下心来将死马当作活马看,暗自试图为澹台博宽助推一把,打定主意后玉珠便暗自调息密切关注澹台博宽的动作。

左侧无名大汉摆手让右侧三位青苔凉人先行上前,那三位鲁莽之徒两端侧翼呈现掎角之势,两人迈动步伐将高低不平的石板路跺的咚咚响,要让澹台博宽站立不稳。石板路是石板摞石板,石板交错相连,确实动一处牵连多处震颤。

右侧中间那位弯腰前倾绷紧了双臂,似乎就是等着身边俩壮汉上前扯住澹台博宽两只胳膊,他好直接撞过去将澹台博宽撞散架。像座小山般的浑实青苔凉人虎视眈眈的瞪起牛眼,渐渐露出凶相。

“等等,你们前后左右都上来,绝不是泥鳅的对手。现在暂停一下,先让我媳妇离开这里,家里还有俩嗷嗷待脯的孩子要吃奶。你们就是要与我过不去,那就放我媳妇先走吧。泥鳅在这里恳求你们高抬贵手,行善积德吧。否则,待会儿我媳妇有啥闪失,我可要把你们的小崽子活剥了。”

澹台博宽也看的很清楚,全部青苔凉人都是瞪着眼看着他,对玉珠却视而不见的表情。眼瞧着拿出搏斗架势的青苔凉人摇头晃脑彼此观望,澹台博宽转脸看向哭笑不得的玉珠,伸手招呼她快点离开。

她看到他临危不惧的脸异常奇怪,有感于他知道能够注意她的安危,心里是异常感动的欣慰。环顾四周发现青苔凉人原地站立不动,她急忙跑到他身边,“到底有把握没有,别是我前脚走了,后脚就让他们的大脚丫把你踩扁了。”

“放心吧,走吧!回去把孩子看护好,这里没你啥事了。走吧,走吧!”澹台博宽泰然自若的表情让她暗自称奇,没理由让他如此淡定的,他却波浪不惊的悠闲之态。他伸出空闲的左手拉着她贴近面前,悄声嘱咐她向霏霏和咚咚消失的方向去追。接着连推带搡的让玉珠快点离开是非之地,她犹犹豫豫的不敢相信他会有御敌之策。

更惊奇的是他左手食指点向左侧那群青苔凉人,高大威猛的那群人晃晃悠悠靠近一侧站立,在悬崖侧坡道一边闪开一条通道。

玉珠走出去几步,定定然回眸看向他的笑脸,澹台博宽扬起右手洋洋自得,“看见了吧,泥鳅手里有法宝。大家伙们就是围来更多的人,也奈何不了泥鳅的。”他要仰仗引*诱虫子的棍棒来御敌,让玉珠被震惊的两腿发软且神情恍惚,差点没晕倒当场。

宇意情玄

第三百六十五章 手擎法宝 寸步难行之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