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八十五章 故知有来 懵懂不知何故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10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异常没趣的站在瞭*望口向近在咫尺的平房门口张望,错眼之间看见了玉珠走下搭载器的身影,他便兴奋异常的向行準呼叫,“行準快开门吧,我那个漂亮媳妇走出来了,快点开门!”

行準半信半疑看向外面,果真看到玉珠从登载器内出来。登载器就是带有四四方方的草绿色箱子的外表,那是午马为了隐身其人形外貌刻意蒙蔽外人的。行準无奈开门,将澹台博宽放出去,眼瞧着澹台博宽兴高采烈的大步流星追赶玉珠而去。

玉珠从隐身处出来是被情势所迫,她的眼睛异常清晰的看到很多多腿兽,拖着长长的米色身子从高空掉落,紧接着从小黄人垂直地面落脚处向四面八方游动。多腿兽身体扁平没有眼睛,本来属于掘地挖洞的好手,此处就是为了寻找生物来探路的。

一个身穿墨绿色铠甲的勇士手里端着多腿兽发回的讯息做判断,渐渐三条多腿兽围绕在三位勇士身边不走,那位墨绿色铠甲勇士站在玉珠的登载器外亮出星域图徽求见。玉珠发现来人是土陆木星人,报上名字是残画而且满脸诚意,没有迹象表明呼叫高空支援来杀掠,玉珠决定与其见面交谈。

玉珠领着客人前脚刚走进屋内,外面就传来了澹台博宽的惊呼声,“媳妇快出来呀,这么多多脚虫,快把木棒给我拿过来。呵呵,见过多脚虫,还没有看到过相互连接一起的肉板凳。竟然不是虫子,好奇怪呀。”

多腿兽头颅是尖尖的带有尖角和獠牙,似乎每个利爪都很锋利,把澹台博宽惊扰的身形不断退后,轻易不敢贴近摸样丑陋的动物。多腿兽脑袋尖尖很长,一米多长的脑袋像木楔子形状,向后越来越宽,在腿骨连接处横向很多骨刺,没有一米高的身材,身体毛发很长,蜿蜒曲折的伸长有十余米。

“泥鳅进来吧,有客人来了。”玉珠是被墨绿色盔甲勇士从登载器里硬逼出来的,也是觉得来人没有显著敌意表现,才决定对他热情款待。玉珠在屋内高声呼喊澹台博宽,门外的澹台博宽还没有回答,屋内的客人就坐不住了。

“这位姑娘,你刚刚喊叫的可是泥鳅?是玄地的泥鳅吗?”残画惊讶万分的表情尽管显示在多彩面*罩之下,让玉珠看不清楚面孔,但是残画一蹦而起的形体动作,表明他对澹台博宽的到来异常惊奇。

残画起身就要出门而去,将玉珠唬的神情异常紧张,深为残画表现出来急不可耐的样子而焦虑。她上前一步将右臂摆动挡住了残画的去路,两只大眼瞪的溜圆,就是深度顾虑,“这位勇士,你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羊羊了,我们初次见面还没有彼此介绍的呢?我的名字就是羊羊!”玉珠也慌了神,说出的话也乱了方寸的表现。

显而易见残画是从斗状飞行器里下来的,何时起邪道施加危害变成先期礼节性访问,玉珠是没有听说或经历过的,她对残画试图表明的善意并不予完全的信任。

残画何等聪明,他十分明白玉珠的顾虑。他的冲动立刻得意遏制,伸出双手将头盔两侧握住,一张流里流气的嘴脸就展示在玉珠面前。

中长花色头发上别着发卡,油光发亮的额头是墨绿色,两只笑眼至大鼻子鼻翼是粉白之色,鼻翼至尖尖的下巴呈现银灰色。他的嘴巴很大且描着红唇,嘴角异常夸张的两边翘起,满嘴黄牙闪着亮光。

“小妹妹看见了吧,在下就是残画,无论正道还是邪道都喜欢参与一下,玩玩懂吧?谁也不会把残画理解为死粉,因为残画是流行故事收藏大家。”残画说完话快速将手上的手套摘下来放在头盔里,随手就塞给了玉珠,绕过玉珠就走出门去。

玉珠傻脸了,天下竟然还有如此喜欢乱凑热闹的奇人,真让她大开眼界。尤其是残画露出白皙细长染着青色指甲的大手,以及残画出门后就是婉转甜美的女声与澹台博宽打招呼,她只能将残画看做男不男、女不女的怪胎了,因为残画与她说话时,还是中气很足的男生腔调。

“哎呀,泥鳅哥,残画妹妹想死你了。快来让妹妹抱抱哥哥!”残画在屋外的叫声让玉珠听的很清楚,玉珠不禁皱起眉头感到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十分好奇残画会是一个何样性别的人士。

屋外,澹台博宽正被三只多腿兽逼*迫的缓缓退后,眼瞧着就要靠在墙上不能动弹了,但是三只看不到眼睛的怪物还在步步紧逼到了一尺开外。澹台博宽并不害怕多腿兽张嘴啃咬,因为多腿兽尽管大脑袋看的渗人,可是嘴巴却很小。

多腿兽临近澹台博宽半尺便停下来脚步,将尖尖的嘴巴仰起来嗅着他的味道,畏惧摸样缓缓向后而退的脚步很从容,把澹台博宽稀罕的不得了。他嘴里调皮话接着而出,“看摸样像虫子,却不是虫子,要说是野兽吧,似乎没有吃肉的习惯,真让泥鳅开眼了,狗鼻子挺灵的。嘿嘿,明白泥鳅不好惹就行。”

残画就在此时出现,嘴里喊叫声声,直接就扑向澹台博宽身侧,就是展臂拥抱接吻的架势。澹台博宽急速闪身躲避,回头看着残画就是惊惧怪叫,“哎呀,看清楚了,泥鳅的妹妹里似乎没有残什么的印象,千万不要乱认乱抱乱亲呀。泥鳅大病初愈,不要装神弄鬼……神经衰弱还很严重。”

澹台博宽对于面前突然出现的残画,感觉惊讶万分,是人是鬼确实让他无法分辨,双臂架起运功调息就是严阵以待准备贴身短打的摸样。残画虎扑式落空,歪着脑袋看着澹台博宽严阵以待的紧张神态,弯腰就是娇态百出的大笑,笑的浑身乱颤上下发抖。

澹台博宽被残画的姿态和笑声震撼,觉得面前的女子不是神经错乱了,就是精神病发作了,急忙退后五、六米,张嘴就是对玉珠的吆喝,“媳妇快来,这位美女要非礼泥鳅呀,我可没有非分之想。”他不明白玉珠的客人居然是如此的亲热,也是不明白残画何故如此的缘故。

不等玉珠出来,残画已经平定了心情,眼瞧着澹台博宽就当场泪流满面,哽咽声声柔情似水的话语,“泥鳅呀,头顶上就是邪道摸角泰山压顶之势,确实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快点带人跑吧,能跑多远就多远。让妹妹带着你们跑,我们快点找到远古通道入口。”

宇意情玄

预存章节逐渐到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