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九十四章 触动善心 残画禀告实情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46 2013-08-11 20:57:35

  玉珠那里是在为残画治病,她就是觉得残画误导含杯舔苦和野崆璨流濒临凶险境地的报复,就是让残画没病也要得个病的算计。在她貌似温柔体贴,关心照顾的掩护下,对残画施法加害,就是让残画腰痛的弯不下腰。由此,让人觉得很多事情促使下,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否则残画的教训就是一个例子。花言巧语,柔情蜜意的掩盖下,可能就是最惨痛、最隐蔽的打击。

“噢噢噢……”眼瞧着玉珠扶着墙壁,蹒跚步伐就要离去,残画喉咙里发声提醒玉珠留步,他也是内心触动心绪影响,要告诉她一件事情。

玉珠闻声转身看向残画很奇怪,事实证明残画没有识破她的计谋,让她百思不解残画还有什么要说的。此刻残画已经没有能力说话的,这点她比残画更清楚。当然不排除残画要向她表示由衷的感激,这些玉珠觉得说不说无所谓,听不听也是无所谓的。

“妹妹,谢谢啊。过来听哥说几句话……”残画满脸真诚看向玉珠,示意他有话想向她表示。玉珠见状觉得没理由拒绝,只得硬着头皮回到残画身边。她觉得残画应该不会很快察觉出什么,于是作出坦荡无私的表情去面对残画的嘉奖。

“快点通知妹妹的勇士回来吧,那个习惯以皮球作为伪装的黄体小人含杯舔苦,不是哥让他们跑去蜜苗幽谷的。很有可能是野崆璨流得到的假情报,增益体探勇也就是野崆璨流的儿子,是哥派人藏起来的。目的就是不让摸角的算计得以实现,末世之端被开启就糟了。”残画双眼一眨不眨的告诉玉珠实情,字正腔圆向玉珠予以特别说明。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若就是残画没有施展阴谋算计黄体小人,岂不是她误会了残画。玉珠心里异常痛苦是了解到了事出有因,竟然不是残画诱导含杯舔苦闯入蜜苗幽谷。

“不能排除是摸角对野崆璨流的误导,摸角以其儿子威逼野崆璨流为他所用,就是方便野崆璨流调集部族为他服务的。蜜苗幽谷很可能是陷阱,是摸角借刀杀人的手段。所以务必想尽办法将二人通知回来。”残画将事情一番解释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之痛苦不安的浑身冒汗。

“这,是真的吗?”玉珠心里还有怀疑,听到残画说增益体探勇和末世之端,又令玉珠不得不信,最起码能够看到增益体探勇才能彻底相信。据以此情此况,玉珠也深感惶恐。看着残画被她算计的能吐露真言,很后悔在残画身上作出的残酷打击。

“如此,我们还是找个地方与他们尽快联系一下吧,哥住在哪里?让妹妹背你去休息吧。”玉珠已经明白是她错怪了残画,伸手抓住残画的肩头,满脸紧张的要将残画背回其住处。她刚刚施展的治疗腰痛的功法,就是让残画吸收通道内的潮湿之气侵入其体内的。

玉珠只得尽快避免对残画进一步的伤害加剧,拉着残画的手就要弯腰背起他,但是被残画甩手拒绝了,残画异常心痛玉珠的说,“妹妹,这就不必了。刚刚妹妹为哥治疗腰痛病已经筋疲力尽了,怎么还意思再与拖累。”

残画也是真情表达,更让玉珠觉的难受。本来认为残画是在陷害黄体小人,结果试图施加危害的不是他,让她心里悔恨愧疚的难以忍受。而且从残画说出增益体探勇是由他出面从摸角手里救出去,隐藏在可靠的地方,就更进一步说明残画不仅不是摸角的帮凶,而且作出的是正道大事。

她只有倾尽全力来避免危害进一步扩大,及时将残画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她着急万分的向残画喊道,“哥的体质已经因治疗发生了变化,此地不能久留了。妹妹忘记哥是土陆米星人的特点,可能发生了副作用,必须尽快在室内温度高点的房间恢复。哥刚休息时在哪里?快说!”

玉珠没有勇气说出真相,值得以医者的角度向残画打马虎眼,假借残画体质有问题来掩盖不利结果发生可能潜藏的特殊变化。残画看到玉珠惊恐万分的摸样,也被惊吓的六神无主,神情更为紧张,呆呆的看向玉珠就是结结巴巴的语气,“有后遗症吗?这这,哥就住在上面石头上……屋里面。”

残画挣扎着起身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按着玉珠的肩头,晕头转向不知道如何是好。玉珠弯腰将残画的双手搭在肩头,正要起身站起,冷不丁身边有人过来将玉珠肩膀压住。

“妹妹,看清楚行不行?你是泥鳅的媳妇,又不是残画的。来让泥鳅背着他吧!”澹台博宽不知道从何处冒了出来,让玉珠轻松不少,心存感激看向澹台博宽,示意他快点帮忙。

“残画得了重病了吗?准备背那里去?”澹台博宽看向玉珠,玉珠看向残画,残画手指身边的石头,玉珠急忙也指向那里。澹台博宽弯腰背起残画,就让玉珠头前带路。

残画被玉珠惊恐万状的表情吓傻了,神情恍惚的指指点点,玉珠看清楚了他住的方向。急忙指挥澹台博宽将残画背到其所住房间,残画被小心翼翼的置放床面,几床大被捂盖出汗。玉珠在屋内东找西找解热取暖设备,将设备按压残画的后背上取暖。

澹台博宽也累的满头大汗,坐靠软榻仍然喋喋不休,“羊羊以后注意点,有啥出力活来找泥鳅办,你是泥鳅的媳妇,泥鳅不心痛你谁心疼呢。再有就是妹妹必须记住了,不要动不动就与别人身体接触,这样的习惯很容易让别人贴身危害。明白吗?”

玉珠忍受内心责备的煎熬,又经过一番心急慌忙的挽救活动,真的感到身心疲惫,歪躺在澹台博宽身边休息,没有力气去接茬。澹台博宽抱着玉珠,又是帮助擦汗,又是手掌按摩,竭力让玉珠恢复体力和舒舒服服的得以缓解压力。

残画躺在床面上苦不堪言,刚在下面让他被冷冻的浑身冰凉,这一会儿后背放了一个火盆一样,忍受着灼热的磨难。他的身体汗爬流水的似乎被装在烤箱里面一样,残画迷迷糊糊的快精神崩溃了。没想到就因为一句谎言,让他无缘无故的遭受着冰火两重天的煎熬,他已经虚脱了。

宇意情玄

第三百九十四章 触动善心 残画禀告实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