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九十五章 疑虑尚存 惊扰不宁思绪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077 2013-08-11 20:57:35

  等她稍微有了点精神头,又急忙起身去查找联络黄体小人的通讯工具,找来找去却找不到。把玉珠急的的直跺脚,跑到残画身边便对他一阵吆喝:“残画,快醒醒,你屋子里的通讯器材在何处?快点说说在哪里?需要如何通知他们?”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锵.”残画精神恍惚的对玉珠的呼喊,发出令她费解的回答。

“都病入膏肓了,还要演奏音乐呢?快醒醒吧!”澹台博宽也来到残画的床边查看,听到残画说不来一个所以然,便上前掀起了被子,伸手就噼里啪啦的抽残画嘴巴子。玉珠见状急忙伸手阻拦他,且不断翻着白眼向澹台博宽瞪视,澹台博宽急忙回身站立一旁。

“把他拉出来,让他自己去找。”玉珠又令澹台博宽将残画从被子里拖出来,澹台博宽急忙伸手上前将残画拖到床边。玉珠为了及时制止黄体小人及其同伴躲避危险,急忙施展功法让残画灌注神智,以便残画来完成通知事宜。

玉珠双手捧着残画的脑袋,一番功法施展,残画的内力猛然被被动唤醒,被动牵引出理性灵力。残画如回光返照般的恢复正常状态,急忙起身将屏像设备从墙壁中拖出来,将从摸角处获知的星空联络方式说与玉珠注意事项。

等到残画一五一十说的很清楚,玉珠未等残画抬手进行操作,挥拳便将残画打晕,指使澹台博宽将残画抬至床面安顿。澹台博宽按照要求将残画又回归旧位,十分纳闷玉珠的做法。

“残画已经恢复正常了,干么不让他把辛苦事办完呢?这不是助长他趁机偷懒的做法吗?”

“他不能长时间处于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本身已经透支了很多灵力,时间太长便严重毁损健康。”玉珠一边在屏像前紧张联络,一边将带信波纹传出去,观察连图行踪跟定。很快在空古历的屏像中找到了含杯舔苦和野崆璨流预设点,促动带信波纹解包,定点投放他们身边。

二人从残画的屋内出来,走下下行暗道,澹台博宽看向玉珠两只眼睛,不禁感到惊讶,“妹妹,这是怎么了,你的眼睛为什么会乳白之色呢?”玉珠的眼睛里透视出满眶乳白,像两盏车灯般闪着亮光。

“那是妹妹做了一件亏心事,心情不好所致。”玉珠随及将事情的经过说与澹台博宽,澹台博宽闻言急忙伸手搀扶着玉珠低头向午马落脚处走过去。

“这种因误会引起来的事,妹妹不必过滤了,也是没有造成重大事端,而且也挽回了局面,这样已经很好了。”澹台博宽急忙向玉珠好言相劝,不明白玉珠为什么要将这件糗事告诉他。想到玉珠能够相信他而毫无机会的说出心里话,澹台博宽心里也是暖流翻滚,觉得与玉珠很亲近。

“妹妹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要是有些事无意间伤害的是泥鳅,更让妹妹痛苦万分了。”

原来玉珠是想向澹台博宽表达如此忧虑,让澹台博宽禁不住真情流露,伸手抱住了玉珠的肩头,“真若妹妹因为其他事,而不是感情的事伤害了泥鳅,泥鳅保证不怪罪羊羊的。”

“真的吗?这可是妹妹亲耳所听的话,没有听错吧。”玉珠的激动让澹台博宽有一种错句,感觉玉珠似乎就是在等待他说这句话一样。澹台博宽也豁出去了,能够听到玉珠的肺腑之言,他感到是一种被人信任的快感,他也是能够拿出真诚与人相待的。

“当然可以的,因为泥鳅就给妹妹这样的机会,其他任何人都不能让泥鳅如此对待的。”

“好吧,就让妹妹与泥鳅真诚相待。”玉珠激动的热唇印在澹台博宽的脸颊,让他感觉玉珠那蜻蜓点水般接触点亮他心里的某个角落,让他想展臂将身边的佳人拥抱入怀,醉心与亲密接触,感受无比舒爽的胸怀。

然而,玉珠却未能他动作便飞快的跑了,她边跑边喊,“泥鳅去把霏霏和咚咚找回来吧,我们快点到地面上去吧。”

澹台博宽看着玉珠的背影,心里没有失落感,反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喜悦,让他心甘情愿的按照玉珠吩咐的那样,去做好需要去办的事。玉珠径直跑到了午马隐身的石头上面,笑看着澹台博宽,不住挥手。澹台博宽发现玉珠的双眼又变成了他最欢的墨绿之色,他觉得玉珠现在摸样是最令人喜爱的时候。

走在寻找霏霏和咚咚的路上,澹台博宽静静倾听着自己的脚步声,看向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通道,他举得今天的收获是最大的。想起残画居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他心里有丝惆怅,因为心里依然不肯放弃第一眼的印象。那就是看到残画第一眼,他就觉得残画就是为了他而来的,残画那遮挡在三色迷彩的下面的面孔,似乎与他的面容极为相似。

在残画屋内,澹台博宽作出抽打残画耳光的动作,就是旨在查验残画迷彩状面孔下的那张脸。结果也验证了他的猜测,残画尽管露出的手掌手指白皙如玉,油彩下的面孔却是黝黑发亮的。残画的脸型和眉眼与他就是惊人的相似,让澹台博宽忐忑不安,不能不对残画感到担心。

尤其是听到玉珠说起土陆木星人的爱好,澹台博宽觉得残画极大的可能就是要来向他夺爱来的。这是他最初的想法,现在从玉珠的口中获知残画并不是邪道之人,而且就是与邪道在交往中暗暗帮人解危脱困,让澹台博宽无论如何都不敢掉以轻心。

“什么人?说话吧!再不说,你就要遭殃了。”前面不远处一侧豁口处传来了霏霏的高声断喝,澹台博宽听得异常真切,声音就是从霏霏的嘴里发出的。霏霏的叫声有丝疑惑和不解,而且让澹台博宽感到霏霏的心情很胆怯。怎么回事?霏霏和酷蛋儿都是胆大心细的小女孩儿,能有什么威胁到她们或者能让她俩感觉到害怕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澹台博宽心里阵阵紧缩,不敢多想,急忙隐蔽身形,悄悄向霏霏喊叫的地方靠拢过去。

宇意情玄

第三百九十五章 疑虑尚存 惊扰不宁思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