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九十六章 蹊跷遭遇 难以令人相信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55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十分紧张,蹑手蹑脚、弯腰弓背,手扶着地面悄悄接近霏霏喊叫的地方,心里异常慌乱的悄悄接近,渐渐发现又是一个溶洞。此溶洞内流水潺潺,烟雾缭绕,高低不平,温湿明显,洞顶垂落钟乳参差不齐,许多石柱奇形怪状,像鸟像兽侧立盘踞。

目测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左高右低,洞口在左侧,水声从右侧传来。澹台博宽屏住呼吸,慢慢隐身一个大石柱后面,向内观看发现低处有一个梅花状水池边上瑟瑟发抖的两个女孩儿。二人均身前拥抱衣物,惊恐状看向溶洞深处。

“什么人?说不说话,再不说就……有你们好看了。”酷蛋儿跺着脚,向深处喊叫,声音沉闷回音。

澹台博宽从一个石坎悄悄跳下,低低话语,“泥鳅来了,别慌,有我呢。你们可以从那边出去。”澹台博宽的声音极尽最低,也是不想惊扰两个女孩儿,不料高度紧张的俩女孩儿都被吓得双腿一软差点跌倒。

“啊,泥鳅,吓死霏霏了。”霏霏手捂心口,不住哆嗦。澹台博宽急忙展臂将俩小女孩儿抱住,竭力安慰:“别怕,有我呢。怎么回事?”

三人蹲在地上,那个水池边缘石坎可以隐没霏霏和酷蛋儿的头顶,澹台博宽的脑袋无法遮挡。

“泥鳅,里面有个怪物时不时出来探探脑袋,就在里面一个小洞里面。脑袋很大,有车轱辘样大,但是就是看不见身子。”酷蛋儿瞪大两双惊恐万状的双眼,张口结舌、连说带比划告诉澹台博宽实情。两个小女孩儿紧紧抱着澹台博宽,让他明白俩小女孩儿已经快被吓晕了。澹台博宽顺着酷蛋儿的手势看过去,果真在黑乌色处有一个小洞,那里异常漆黑并没有发现异样。

难道是霏霏和酷蛋儿出幻觉了,他觉的不像。时不时出现在洞口,就为了惊吓俩小女孩儿吗?

“你们俩出去吧,从这里上去,出洞左拐就是羊羊在的地方。快点出去吧,这里让泥鳅对付。”澹台博宽将霏霏和酷蛋儿从地上扶起来,一个个送过去石坎,挥手让她俩离开。

霏霏与酷蛋儿过了石坎,情绪缓缓恢复了点平静,霏霏转身看向澹台博宽悄悄说道,“泥鳅,多加小心。很奇怪这个怪物,没有伤害霏霏和酷蛋儿的意思,呆头呆脑的摸样,就是很吓人。明白吗?”

霏霏还有心思对她们俩的失态来弥补,让澹台博宽看着霏霏感到无话好说。酷蛋儿还算理智,紧张神色看向他,提出了其建议,“泥鳅,我们俩去把妈妈叫来,你一定要小心啊。”

澹台博宽摆手让霏霏和酷蛋儿离开,俩小女孩儿脚步挪动快速,纷纷弯腰而走。留下澹台博宽一个人,不免让他感觉溶洞内特别渗人,尽管有蒸腾在水池内的热气,让人不觉的洞内寒冷,然而四周洞璧阴影或小洞也让他直起鸡皮疙瘩。

为了壮胆,也为了震慑可能潜在的威胁,澹台博宽立即站直身形,冲着那个溶洞破口大骂,“泥鳅在此,有种你给我出来。就知道惊吓俩小女孩儿,你的手段也太卑鄙了吧。”知道酷蛋儿是回去呼叫玉珠和午马,他心里知道援兵快到,也多少被迫出来点荡然正气,喊声在溶洞内回荡,确实也提起了丹田之气。

“泥鳅,那里的泥鳅,可是玄地畅井来的。”那个溶洞深处,传来了异常惊讶的叫声,把澹台博宽惊扰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地上正好有个石头,搁的他呲牙咧嘴急忙起身。

“正是在下,何方神圣,出来让泥鳅看看你的尊容。”

不管是人是怪,能够从他的名字里延伸出地点,足以说明他知道泥鳅是谁。反而让澹台博宽心里平静许多,斗胆越过水池,看向溶洞深处。

猛然,洞口传来玉珠的呼叫声,“泥鳅,你在哪里?千万不要冒失冲动,羊羊来了。”没有三分钟,玉珠就赶来了,由此可见俩小女孩儿的神奇速度会如此惊人,足以证明俩小女孩儿还是很牵挂澹台博宽的。

“妹妹,先别过来。”澹台博宽急忙回答玉珠的问话,其实他很希望玉珠过来为他壮壮胆,但是也是出于心中燃起的豪迈逞能之意,向玉珠证明他不是软蛋。

“呵呵,终于把你们俩都等到了,天啊!”洞内传来一位男子的怪叫声,随之就是阵阵咆哮声,一浪高过一浪的从洞内传出来。将澹台博宽感染的心绪不宁,燃起无名的忧伤感强烈。他知道按理他不应该如此,可以止不住心里心潮涌动有悲哀万分的心绪。

听到身后急促脚步声,澹台博宽回头看到玉珠和午马站在身后,他急忙伸手阻拦,“羊羊和午马先行退后,泥鳅觉得那人并无恶意。你们让泥鳅与他交涉吧,泥鳅没有觉得有什么威胁。”

“孩子呀,老舅终于听到你的声音了,能在这么深的地下,也算没有白等这么多年。”那个声音传来自称澹台博宽的舅舅,把澹台博宽唬的肝肠寸断般的难受,没有心思来否认可能有假,就是先听男子的解说,再行作出判断。听不出男子的声调里能够预示出年龄阶段,让他十分奇怪男子的声音会如此奇怪。

忽然,有一个白亮摇晃气球状的物质,从溶洞内不断膨胀而出,增大至车轱辘状固定了状态。澹台博宽发现那个白亮圆球下探出来一根管子,接触到溶洞外的水面吸取池水。

他回身摆手让玉珠过来查看,玉珠也奇怪洞内之人的奇怪做法。她忍不住好奇心趋势,张嘴询问缘由,“既然说是泥鳅的舅舅,那就是泥鳅的长辈了,敢问舅舅为什么不出来相见呢?”

“问的好,想来是泥鳅和玉珠在一起吧。老朽被人囚禁在此地已经很多年了,依照你们俩现在的功力是无法解救我的。我就是为了维持生命延续,等待你们来拯救我时,我还能站起来。”男子的声音充满悲凉和辛酸,让澹台博宽和玉珠彼此相望不明所以。

“谁要囚禁你呢?可否告诉泥鳅呢?”澹台博宽感到不可思议,有人能将舅舅囚禁在那么深的地下,确实让他感到万分惊奇。他看向身边的玉珠,表示疑惑不解。玉珠也苦涩难懂,男子的话还有深意来说她也有迹象与男子有什么渊源。

宇意情玄

第三百九十六章 蹊跷遭遇 难以令人相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