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八十九章 参合旧事 也是另有目的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404 2013-08-11 20:57:35

  残画的头顶上两块一体结构黑暗色巨石夹角,那是似乎活搁着一块扁园石头,园石头在缝隙间晃晃悠悠的发出声响,不时有流水从两边流淌。这块园石头是残画的秘密,只有他知道石头似乎要掉下来,但是不可能轻易就掉下来的原因。

看着玉珠婀娜身形像踩在弹簧上赋有节奏的蹦跳步伐,残画唇边有口水流过嘴角,心里异常惋惜。如此貌美动人的女子,此生依然不会为他心动,实在让他心存不甘而决定加大赌注,那就是想方设法除掉绊脚石。他沿着石块间不宜辨识的便道,手拉着暗洞沟沿攀登而上,打开被伪装成钟乳石的暗门,走进属于他的空间。

屋内不规则的石头呈现奇形怪状的布局,阴森冰冷、湿漉漉的墙壁和地板、天花板布满暗道机关,许多下行的暗道洞穴和洞眼缝隙,均在暗处有设定查勘的防御设备。他沿着地上不规则的图形走着,凭着脑海的记忆踩着石头和水涡发出声响。

接着再走出屋门,将暗门回归原位,屋内噼里啪啦的声响短促而激烈,良久后屋内寂静无声,唯有那块园石头巨石边嘀嗒作响的声音清晰。等他再将暗门打开,里面已经换做了别样洞天,别致的精巧楼梯发出银白的浮光。石阶和扶手均精雕细刻,优美整洁,深蓝色石门透射着晶莹的光泽,踏进去门内,身后厚重石门关闭。

屋内只有戈玛营地才有的格局展示眼前,芝术木、银冠木和红诺石相得益彰的发挥特质,温暖舒适整洁有序,芝术木缝隙间香味悠然,残画真的是回家的感觉萦绕。

“玉珠,没想到吧,这里其实很舒服的。真不明白为什么妹妹要跳下去的,可惜!”残画自言自语的说出对玉珠的评价,看向一面墙轻轻伸出手掌按压,瞬间一面两米见方的屏景展示着石屏前的画面。他将后背贴向屏景旁边,抬步走向软榻前,身上的铠甲已经卸下,他一身浅蓝特服合体为舒适的睡衣,依靠软榻闭上双眼。

“哈哈,羊羊刚刚是去上茅房了吗?可以帮泥鳅行个方便吗?”石屏前坐在石头上的澹台博宽猛然看向黑漆漆地方,说出一番恳切话语。因为石屏朝向通道的一端,残画闻声看向面前的屏景,只能看到澹台博宽背影,其余人似乎对地面上动静很不关心,已经在别处休息去了。残画并没有在可视范围发现有玉珠的身影,瞪大眼晴且将画面调换角度依然无果。

“就地解决吧,这里味道已经令人受不了了。”玉珠的画外音,对于泥鳅的提议不以为然,声音显得疲惫且有气无力。

“这么说羊羊累了,让泥鳅抱着你睡一会儿吧。通道冷风嗖嗖,我们彼此也需要取暖。”澹台博宽起身站立,看向石屏后面,话语显出热情,话语极赋磁性。残画不觉得澹台博宽可以看见黑暗里站着的玉珠,因为残画也分辨不出玉珠站立何处。

“那要看泥鳅能不能找到我了,找到有奖,找不到免谈。”玉珠的声音低压绵柔,对澹台博宽的话没有反感。残画听着玉珠的柔和嗓音,突发想看到玉珠表情的想法,起身走到铠甲挂放处摘下头盔,回坐软榻取下高频夜视装置。

残画也就是起身走几步拿过来头盔,再回到软榻坐下,摘下夜视镜戴上,再看石屏前的澹台博宽时,居然澹台博宽也消失不见了。

“好了好了,别装了。你身上有经过特殊材料制作的衣服,即便通道现在冰天雪地也无妨的。”玉珠的沉重呼吸声似乎在抗拒着澹台博宽的纠缠,残画异常好奇他想看到的两个人会在何处。

“哎呀,这么大一块石头,马上就要掉下来的样子,吓得我两腿发软,脚挪不动。羊羊快救救我吧!”残画顿时收到提示顿然明白了所在,急忙扭转屏景角度,看到澹台博宽抱着玉珠的减胖仰脸看向头顶上的石头,露出扩目镜里惊恐万分的双眼,夸张的摇摇晃晃,玉珠搂着澹台博宽的腰。残画心里顿时十分着急,多么好的情景描述不期而遇的凶险,却被澹台博宽予以利用使用了,又让残画凭空多了烦恼。

“好吧,这个石头很奇特的卡在那里,你不看就好了。”澹台博宽左臂架在玉珠肩头,玉珠低头看着澹台博宽双脚软绵无力的脚步,澹台博宽趁机扭折脑袋张嘴在玉珠的脸上蹭来蹭去,满脸洋洋得意的表情。把残画愤恨的牙关紧咬,强忍着怒火恨不得起身将屏景关掉。

“给泥鳅说件怪事吧,就是关于那个残画。泥鳅发现了他的不正常吗?”玉珠搀扶着摇摇晃晃的澹台博宽在地上艰难的行走,把她对残画的发现试图告诉澹台博宽分享。残画听到玉珠有对他的印象的评价,急忙竖起耳朵认真倾听。

“你说怪不怪,他的脸上三段色彩,知道这是为什么吗?”玉珠说话语气加注有意趣把玩的内容,残画异常酸楚感萌生,心里十分不痛快。澹台博宽一会儿将脑袋凑到玉珠脑后,一会儿就将脑袋贴着玉珠的脸颊,那只不安分的左手在玉珠身后摸来摸去,身侧紧紧贴着她的身侧,右手紧紧握着她的右手。残画起身将屏景关闭,索性专注倾听玉珠对他的评价。

“绿白灰,似乎就是土陆木星球的基本色调,就是为了表明他来自那里。泥鳅知道还有一层意思是什么吗?那里的特异体人类有一个种群是双性人,他若愿意做男人或者女人是可以随时变换的。再有就是面孔的易容术厉害,让很多异域星人防不胜防。”

玉珠竟然如此了解土陆木星人让残画也深感吃惊,看来很多事若想瞒着玉珠,估计要很下一番功夫。想着在摸角身边准备下来见玉珠,也是为了不使玉珠心存敌意,残画明白他的手段施展还是太仓促了一些。

玉珠没有听到澹台博宽的回答,只能理解澹台博宽在认真倾听,她接着将土陆木星人双*性人予以揭示。那就是这些人行事十分诡秘,且善于情场算计,很多时候为了打败情敌的阻碍,直接可以换做情敌的面孔示人,让所爱的人发生误会,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土陆木星人的这一支脉,很少在本星球择偶,也是顾忌彼此间的特能。

“是吗?但愿那个怪人不来算计泥鳅,真若羊羊误以为他是泥鳅,羊羊被他给做掉,那就让泥鳅痛不欲生了。无论如何我们俩不能给他有空可钻。”澹台博宽的话语出口,残画听得心惊肉跳、胆颤心惊,不禁感到浑身冰凉。后面澹台博宽又说出一句话,残画很想立刻打开行包船夺路而逃。

“那小子,看见妹妹时是男人腔,看到泥鳅时却是女子味,就让泥鳅感觉来者不善。他似乎就是来搅局的目的,我们俩无论如何不能被他给算计了。”澹台博宽和玉珠两个人的话渐渐越来越低,让残画听不清楚,残画着急的抓耳挠腮,缓缓身心疲惫。

宇意情玄

第三百八十九章 参合旧事 也是另有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