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九十一章 得悉祸事 惨痛悲切哀嚎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77 2013-08-11 20:57:35

  辰龙巳蛇两位勇士为了追寻含杯舔苦,将临空向道等十余个青苔凉人悉数带走,就是为了让高大男子帮忙开通被堵塞的上行通道的。玉珠从石缝缺口处下来,不禁感到头疼,她觉得就仰仗留在身边的午马一位勇士确实无法快速转移。

午马是按照她随身保镖予以制作的,生活起居必要照顾,服务型日常生活及其联系星域传达的高智能机械卫士。捎带也为午马设定必要的侦查、刺探、跟踪、盯梢,以及看护、守卫、监视、探险、测评、防护等特殊手段能力。

午马是没有配备尖端的特殊武器和移动运转特能的,玉珠觉得除了午马,剩余的澹台博宽、行準、霏霏和酷蛋儿也不会能够有效协助她转移地面上去。明明知道了残画居心不良,玉珠觉得趁机甩脱残画应是上策谋划。

她从午马防御处转回避难溶洞,看到行準在面壁苦思一动不动,洞内却没有了澹台博宽的身影。溶洞内阴暗潮湿的空气中有湿热的气味扑鼻而来,令她感到十分压抑和反胃。

行準的苦恼,玉珠能够猜到,白胡子老人已经后悔的肠都绿了。在保护舱内,他准备了逃难需要的一切东西,可是临危舍去保护舱登上运输机车,他却发现车内什么也没有。心里内疚危机时过于慌张,竟然连地算仪也没带,憋屈地下与无头苍蝇般发挥不了一点作用。

“老人家,泥鳅去哪儿了,什么时候离开的。”玉珠走近行準身边,悄悄向行準作出探寻。

行準有气无力的转身看向玉珠满脸苦闷,他说,“你前脚走,他没停多久就出去了,他说石屏那里可能会有存贮功能。心慌意乱的跑去研究石屏了,这里还会有他关心的人,实在太奇怪了。”玉珠只好如实向行準说出颌菓茶应缇可能与泥鳅潜在的关系,也将颌菓茶应缇里离奇失踪告诉行準知道。

“什么?颌菓茶应缇是泥鳅的儿子,简直瞎胡闹。蛐蛐绝不可能回来找泥鳅的……”行準欲言又止,令玉珠不免大吃一惊,她印象中巳蛇也说过颌菓茶应缇不可能是泥鳅儿子的话,尤其是巳蛇说出蛐蛐被拿锁塔,玉珠决定诱供行準。

“那就是说蛐蛐被关在拿锁塔的事,就是千真万确了?”玉珠将从巳蛇那里听到蛐蛐的所在向行準求证,行準闻言呆愣当场随后又不住点头。玉珠想知道蛐蛐可能会因为什么事要被关押在拿锁塔,要说银西空域她去过很多地方,拿锁塔这个名字,她确实不知道在何处。

“说来话长,老朽也是道听途说获知。蛐蛐来帮泥鳅不大可能,因为父子二人道不同实难同谋。说来也是天下奇闻,泥鳅对他的宝贝儿子倾注了满腔心血,到头来蛐蛐确实走的正道。拿锁塔是蛐蛐囚禁自己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在那里。”

行準绘声绘色的将他知道的情况说与玉珠,她也感到意外。看着行準闭眼沉思状,有迹象表明还要予以细说,玉珠决定洗耳恭听其中详情。

“据说,蛐蛐是圣道高人,得到易空神宗教诲。他是银西懂得沙扑拉枯特能,并且知晓如何使用的了了几人中的一位,他因为曾经无意铸成大错,似乎也是因为泥鳅的缘故。所以自铸囚笼拿锁塔,闭门思过已经有几百年了吧。”行準觉得蛐蛐来帮澹台博宽渡过难关,实属不可能,也就等于说颌菓茶应缇是在冒充蛐蛐。但是至于颌菓茶应缇何故来冒充蛐蛐,行準也难以理解。

要说很多在道人士,都是子承父业推进事业巅峰,澹台博宽与蛐蛐是如此奇怪的情况,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玉珠觉得从行準口中无法再获知有价值的线索,看着行準低头沉默不语,她只好悄悄从溶洞退了出来。她脚步轻轻走向石屏,石屏距离溶洞还有几十米,她边走边想颌菓茶应缇的动机。

从与颌菓茶应缇初次见面,她并没有感觉颌菓茶应缇有什么有别寻常特别之处,加之圣惠金燕也没有予以敌视或冷落的态度,更甚至于圣惠主动借用穿转机时,圣惠也是十拿九稳的表现,更能说明颌菓茶应缇不足为虑。

能够让金燕觉得借用手到擒来的自信,还是说明颌菓茶应缇不具备什么威胁,而且还是十分友好的关系。也就等于说颌菓茶应缇最起码不具威胁,很可能是圣道圣徒。这样的人来冒充蛐蛐为澹台博宽提供帮助,让玉珠觉得不排除点化澹台博宽动机。

忽然前面传来低沉的哭泣声,发自肺腑沉闷压抑,断断续续难以遏制。声音是从石屏处传来,玉珠仔细端详那里,尽管有石屏予以遮挡,仔细辨别声音,让她异常明白悲痛欲绝的哭声就是澹台博宽的喉咙里发出的。

玉珠顿然感觉十分震惊,刚将缓步变作快捷奔跑,然而跑出去十几步,猛然在通道边闪出来一个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玉珠定睛一看,原来来人是残画,残画上前拉住她的胳膊,便将她拉到了一边。

“玉珠千万不要打扰泥鳅,让他尽情的宣泄一会儿吧。蛐蛐被暗花风暴吹的七零八散了,也是事发突然祸及其身,太悲惨了。哎!我希望泥鳅能够慢慢越过这个坎,失子之痛哇,刻骨铭心。”残画声调低沉,喉咙里消沉味浓郁,似乎澹台博宽哭的是残画的儿子,残画也是泪流满目,痛心疾首。

“什么?泥鳅的儿子,泥鳅的儿子是谁?”

玉珠惊骇万分的语气对残画予以试探究问,面前的残画哽咽着一把鼻涕一把泪水的向玉珠解释说明。他声调嘶哑的说,“泥鳅的儿子就是颌菓茶应缇,这个小子尽管平时不理睬泥鳅,但是泥鳅的一举一动都在他儿子的保护之下。此次,泥鳅来到空古历也是颌菓茶应缇带来避难的,没想到摸角释放的暗花物质剂量多了点,颌菓茶应缇以为已经消耗殆尽,结果从藏身的地方刚露头,就……哎,让泥鳅使劲哭一会儿吧。”

澹台博宽的儿子死了,没想到残画却苦的双眼肿胀神魂颠倒,让玉珠对残画的动机特别诧异。为了不让残画看出破绽,玉珠眼眶里的泪珠像断了线的珍珠般巴塔巴塔的直落。

“真的吗?这可怎么办呢?泥鳅这一个坎,要他怎么过啊!”玉珠似乎也接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上前紧紧抱着残画的肩膀,压抑着声调颤抖着哭泣不止。

“妹妹,节哀啊!这个小子确实与你没关系,千万不要哭坏了身体……你什么,应该没啥事的吧。”残画也顺势揽着玉珠的腰,脑袋在玉珠脸颊边上拱来拱去却说着稀里糊涂的劝慰话。

宇意情玄

第三百九十一章 得悉祸事 惨痛悲切哀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