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四百零一章 特别礼物 谋求上升通道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85 2013-08-11 20:57:35

  “什么破玩意呀,居然还是没完没了……”澹台博宽抱着酷蛋儿身体上升,从残画的床铺下找出绳子将酷蛋儿绑在床铺下的架子上。然而,澹台博宽却不以为然的双手叉腰看着身边众人慌乱动作,他却开怀大笑声声,“就让羊羊妹妹张开怀抱抱紧泥鳅得了,这样估计会没有问题。”

澹台博宽的话音刚落,没料到房屋又似离弦子箭般将他甩到另一侧墙角,房屋有磕磕碰碰的快速移动起来。此番运动似乎沿着不规范的曲线运动,让澹台博宽磕磕碰碰狼狈不堪,眼冒金星而且肚子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别说玉珠试图伸手去抓澹台博宽了,就是残画伸直双腿让他抱住,都无法找到澹台博宽被甩来碰去的落脚点。

澹台博宽被折腾的衣衫不整,疲惫不堪,还因为屋内墙壁和柜门棱角或其他裸露外边家具边沿或腿脚的缘故,他被敲打窝憋的遍体伤痕。

然而,他依然是十分要强的大呼小叫,“哎呀,很舒服啊,哎呀,就给按摩一样。这就是残画的手艺吗?太小儿科了。”大家见状均觉无话可说,有人就是愿意如此摸样,也只能看着他颠来倒去的来回翻滚。

因为残画只是将上半身牢牢固定,异常巧合的让澹台博宽抓住了残画的双腿,没料到他居然借机对于残画予以威胁,“残画,这么巧呀!让泥鳅看看你究竟是雌鸟,还是雄鸟如何?”他就是为了图谋报复残画,将残画惊扰的一把将头盔上的面罩揭开,看向玉珠就是祈求目光。

行準见状十分好奇,霏霏和酷蛋儿更觉十分蹊跷,不明白残画为什么会如此惊恐。

“泥鳅,不要趁火打劫,残画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千万不要恩将仇报。”玉珠不失时机对澹台博宽予以好言相劝,因为土陆木星人最惧怕的就是这个,其中缘由也是有特殊的典故的。玉珠为了避免澹台博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更是暗示午马必要是作出预防。

“嗷,哈哈!泥鳅只是开个玩笑,看在妹妹的面子上,那就让泥鳅不得无礼吧。”澹台博宽看到玉珠目光凶剌剌的看着他不免心中暗惊,明白此手段难登大雅之堂。急忙放开残画的双腿,翻滚身形在屋内来回移动,磕磕碰碰可是让他受罪了。

不仅如此,让霏霏和酷蛋儿倍感惊扰,发现有迹象表明澹台博宽表明要与她俩接触,两个小女孩儿有鉴于他对残画的企图,纷纷大呼小叫着向玉珠告状。

“妈妈,快看呀!小泥鳅过来了,霏霏要踢他一脚了。”

“妈妈,他要感动咚咚,那就挥拳打他了。死泥鳅,咚咚不欢迎你的。”

五个人里有三个人都对澹台博宽拳打脚踢,让玉珠深感惨不忍睹,寻机伸出双手将他紧紧抱住,低低声说话就是为了提醒注意,“看看吧,泥鳅就是一句玩笑话,为自己带来这么多不必要的麻烦,以后危机时刻就不要在信口开河了,能不能做到?”

他已经鼻青脸肿的不成样子了,血的教训是无需再犟嘴的。澹台博宽看着善解人意的玉珠无话可说,眨巴着两只眼睛算作回答。玉珠借机将身边的绳子拉出很长,示意身边的午马一起将他绑定。

很快,房屋不再滚动,残画也解开了身上的绳子,看向玉珠就伸出了双手,将头盔取下来,烦躁的不断挠头,因为接下来的局面会十分艰难,他思索着如何想玉珠提出解决的办法。

“残画,照直说吧。你带我们脱离了危难,我们确实感激不尽了。有什么困难,直接说出来就行。”玉珠可以猜到残画肯定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要求,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残画的要求十分离谱。

原来,残画与由里安人有一个口头约定,就是想方设法为他们逮住一个高端智慧人种,也是为了让由里安人当做宠物养着,并非就是为了夺取宠物的性命。

“什么?你这个花花脸叔叔居然如此卑鄙啊,我不会把咚咚给你的。”霏霏明白残画已经将房屋停靠在由里安人所住地域之下,试图请求由里安人帮忙并需要贡献一名高端人种做宠物,顿时双眼鄙视的看着残画,就是无情目光的拒绝。

霏霏伸出双手紧紧抱着酷蛋儿,含泪看向玉珠声音悲伤,“妈妈,我是不能让咚咚离开霏霏的,她是霏霏的好朋友,霏霏不能没有她。”酷蛋儿早就已经悲伤的泪如雨下,看着玉珠满脸委屈状。

“明白的。妈妈没有想为难咚咚的。霏霏放心好了。”玉珠将霏霏和酷蛋儿扯到一边又是赌咒,又是发誓,将俩小女孩儿予以安慰一番。霏霏和酷蛋儿满心欢喜的得到玉珠的保证,渐渐恢复的心里平静。

看到俩小女孩儿不再悲伤,玉珠走回残画身边,看向残画真诚表态,“直接说吧,你希望我怎么来做吧。”

她要让残画将自己当做礼物送给由里安人,顿时令澹台博宽暴跳如雷,伸出右手指着残画的鼻子就是破口大骂,“什么?你想把羊羊送给那些巨人,做你的美梦去吧。我们不出去了,就是死在这里,那里也不去了。”澹台博宽将玉珠拉到一边,鄙视目光看着残画就是刻骨仇恨,“小花花脸,你怎么这么良心坏了,那些由里安人是啥人,你咋没把你自己当做礼物送人呢?我们从哪里来的,你还把我们送回去吧。是生是死与你无关。”

残画的主意,可是将澹台博宽气坏了,他紧握双拳在地板上走来走去难以平定心绪,呼吸沉重气鼓鼓的看着残画,恨不得张嘴将残画一口吞到肚子里。他就像一头困在笼子的野兽,不停地吼叫发泄着愤怒。

玉珠哭笑不得的看着澹台博宽在面前走来走去,深深明白残画的要求确实有点过分,但是现实状况确实必须面对现实,转身扭脸却不见了霏霏和酷蛋儿的身影。

“你这一个花花脸去死吧,胆敢对妈妈动歪心眼,我们打死你吧。”霏霏和酷蛋儿将残画掀翻在地,俩小女孩儿已经挥拳踢脚对残画拳打脚踢。玉珠见状急忙上前阻拦,死拉硬拽与午马一起将霏霏和酷蛋儿拉到一边,竭力解劝平息愤怒。

“妈妈,有这样想法的人无耻,想这样做的人更该下地狱。我们打出去,把他们赶尽杀绝吧。上面都是些什么人呀,简直……简直狼心狗肺。”酷蛋儿也向玉珠表明了自己的立场,那就是不让玉珠被当做礼物送人。

行準见状也十分头疼,非常明白无论是澹台博宽,还是霏霏和酷蛋儿都已经丧失了理智了。他左思右想一番盘算,想起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向大家予以说明。

宇意情玄

第四百零一章 特别礼物 谋求上升通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