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三百九十八章 灌顶之灾 绝非暗河之力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329 2013-08-11 20:57:35

  澹台博宽侧耳倾听片刻,看向霏霏,伸出左手指向自己的耳朵,向霏霏暗示用耳朵倾听声音。因为洞外无以名状的怪叫声,此时洞内也听的很清晰,呼呼的声音,加上阵阵冰凉之气,温泉热气营造的溶洞内也有寒风阵阵吹来。

“哎呀,泥鳅,不会是有水冲下来了吧。要是通道内会有大水过来,我们不就危险了吗?”霏霏侧耳倾听到怪叫声,不禁自打哆嗦,尤其是暗自推测最坏情况,一眨不眨的看着澹台博宽的眼睛,说出她的推测。

“妈妈说了,就是有大水过来了。她让我们再等一会儿。”酷蛋儿的声音在霏霏和澹台博宽身边响起,将澹台博宽和霏霏震惊的顿时蹦了起来。可以想象大水冲来,通道内会有什么凄惨的情况发生,玉珠竟然知道,为什么还不尽快行动,并且立刻想法出去呢。

“妈妈说等大水冲过来,还有充足时间。让我们不要慌张,她有办法应付的。”酷蛋儿将玉珠的话语传达给霏霏和澹台博宽,然而酷蛋儿话语软绵无力,足以说明酷蛋儿也很害怕。

三个人面面相觑,都是惊慌失措摸样。通道内有大水来到,而且是几十万米深的地方,谁不害怕。躲哪里都是无法保证能够躲过,又不是在地面上能行动自如。

渐渐洞外有哗啦啦的流水声传过来,把澹台博宽惊扰的魂不附体,急忙快步走出洞外。有清晰可辨的流水声不是来自一处,将他吓得急忙回到洞里,紧张神色看向酷蛋儿,急促表达心情。

“咚咚,快点儿吧。给你妈妈说说外面的变化,有水响的声音不是一处,好像从头顶上来的水。”澹台博宽将要求刚向酷蛋儿说明,感觉头顶上掉落一个水滴落下正好掉进其脖子里,他立刻紧紧缩着脖子,仰头看向洞顶。

霏霏受澹台博宽影响,跟着后仰看向洞顶,霏霏随及尖利声喊道:“快看,洞顶上渗进水来了,这个洞不会塌下来吧。”霏霏联想到惨祸发生的危险,低头怪叫声声,心急火燎般快速跑出溶洞。身后二人也是望顶色变,因为眼瞧着溶洞钟乳石末端噼里啪啦的掉下水来。澹台博宽和酷蛋儿在钟乳石下躲来躲去,依然躲不过密集而下来的水柱。

“咚咚,快去把你妈妈叫出来吧,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澹台博宽急切伸手推向酷蛋儿肩膀,酷蛋儿后撤身形不敢贸然前行。因为石坎那边已经不是滴水之势,而是狂风骤雨般的流水之势,啪啪作响的声音异常危险。

“妈妈,你快出来吧,外面大水已经来了呀!”酷蛋儿双手抓着石坎,满脸紧张的看着澹台博宽,张嘴就对玉珠哭喊,声嘶力竭的来回观看四周,满脸紧张之色。

“好吧,霏霏和咚咚在洞外等着,泥鳅快点过来。快点!”玉珠在洞内的呼喊,让酷蛋儿顿然轻松,她看向澹台博宽伸出双手拖着他的两只胳膊就甩动而起,他被甩进水池中,急忙爬起来看向玉珠。

玉珠气定神闲的坐在小溶洞的边上,向他招手示意过去,澹台博宽连滚带爬的趋近玉珠身边,哑然无助的看向身边的女子。

“你舅舅说想看看你,你让他看看吧。不用那么紧张,我们有办法脱离危险的。”玉珠伸出右手指向小溶洞口,午马也微笑面孔向他点头示意,澹台博宽魂不守舍状向溶洞内爬行,畏惧溶洞内的急剧变化,他爬进去五、六米,便听到有石头崩裂声传来,急忙快速退了出来。

玉珠看着澹台博宽脸色惨白之状不住摇头,伸出的右手执意摆动,示意澹台博宽再行钻进去。澹台博宽见状垂头丧气的向午马嚷道,“没看到吗?那就再让他看看吧。其实我也没有看到舅舅的那张脸的……劳烦小马拉住泥鳅的后衣襟。”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求午马搭把手,真若他来不及退出来,就要求午马将他拖出来。

“哎,看着呢,真是的,让妹妹陪着你吧。”玉珠从石头上起来,走进澹台博宽身边,也将半个身子探进溶洞口,看到他依然畏惧向前,急忙回头向午马下达指令,“午马快点拉着泥鳅的脚上,若有闪失,就让妹妹负责好了。”

小溶洞口也水流泛起,待午马将绳索在澹台博宽双脚上绑紧两根线,澹台博宽二话没说硬着头皮,钻进洞中十余米,里面陡然狭窄过不去了,他只好停下来向深处喊道:“舅舅大人,小外甥进不去了,你老看见了吗?”

澹台博宽也豁出去了,不管真假,他只能信以为真,而且因为玉珠的缘故,无论如何也要做出来点儿男子汉应该做的事。

“好孩子,舅舅看见了。知道你很安全就好,无论如何要保全自己啊。舅舅等着你来拯救我们,千万不要惹是生非。”

溶洞深处探出来一根明亮的小球,照射着澹台博宽快睁不开眼睛,但是他强硬着坚持着。嘴里也发出热切恳求,“小外甥也希望能够看见舅父大人的尊容,最起码也让泥鳅看看亲人的摸样,铭刻在心,永世不忘。”

澹台博宽说道亲人禁不住潸然泪下,没想到与舅舅相见竟然是在如此困顿的危难之时。

“好了,舅舅很高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与你联系的。你快出去吧!”舅舅的声音悦耳之声,让澹台博宽心底萌生无尽悲哀。

未及再有片刻的停留,他便感双脚被扯动向后,澹台博宽急忙护着脑袋,依然喊叫声声,“泥鳅先行告退了,待泥鳅学的破解囚笼之法,定当拯救舅父脱离牢笼。等着我啊!等着我啊!”他的回答使尽全身之力,恍惚间觉得溶洞深处的回音异常遥远。

从小溶洞出来,玉珠和午马架着澹台博宽扯着走,因为溶洞内已经是齐腰水深,寒冷冰凉,彻骨之寒,他不禁浑身直打哆嗦。

他心里异常明白,按理说地下水不该如此冰冷,看来此水来的太蹊跷了。也是借助玉珠和午马之力,他才有劲快速行走,很快就让他明白缘故,因为玉珠是屏着呼吸。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怪味,澹台博宽激灵灵的向玉珠伸手指着自己的鼻子,玉珠紧闭嘴巴向他点头。

溶洞内已经塌陷多处,在玉珠和午马的帮助下,澹台博宽从石缝间钻出去。洞外霏霏和酷蛋儿均头戴面罩,让他看不清楚她俩的表情,霏霏和酷蛋儿一拥而上将玉珠拖拉出来。

通道内水势变化快速,眨眼间大水已经灌到澹台博宽的脖颈之处,午马肩膀上是霏霏和酷蛋儿,玉珠和澹台博宽借助午马帮助前进。

“快到家里叫出来行準,我们一起到行準的屋内,快点!”玉珠向午马发出指令,午马的步伐大步流星。来到临时休息处,看到行準正站在飘浮着的床铺上着急万分。

宇意情玄

第三百九十八章 灌顶之灾 绝非暗河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