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四百二十七章 连动反应 危害如影随形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59 2013-08-11 20:57:35

  让澹台博宽感觉激动的是酷蛋儿的隐身提议,让他无法抑制心里的狂想,嘴里念叨着借以遮掩的玩笑话,心里却想着如何从酷蛋儿那里将布娃娃利用一下。假如明日的好戏上演,由他冒充女子来抛绣球,怀里揣着一个布娃娃能在关键时刻隐身,就可以在众多星空佳丽的眼皮底下胡作非为了。

他对于酷蛋儿的建议的理解程度就是当机立断,未等玉珠放话决定去留,他已经脚不沾地的飞快跑向了暂住地。玉珠看到他会如此的反应敏锐,当仁不让也很想走进城堡一探究竟,那样就可明白城堡内的秘密。

“咚咚,快点跟上。”玉珠也很兴奋,撒开脚丫子就向澹台博宽背影追过去,酷蛋儿心里顿然醒悟,也疯了一样的弯腰疯跑。三个人如此阵型紧追慢赶,将青苔凉人震惊的东张西望不明所以,纷纷看向三人的来路,不明白究竟何故造成三人亡命般快速撤离。

来到暂住地,幸好大门留着一条缝隙,他马不停蹄便直接将门撞开,院子内站着满脸泪痕的霏霏,看到澹台博宽、玉珠和酷蛋儿眨眼间来到身边,忽然裂开大嘴放声痛哭。

“你们可是回来了,快把霏霏着急死了。”未待澹台博宽站定脚跟,霏霏直接便向他扑了过来。澹台博宽顿然心中大骇,伸出双手准备去抱霏霏。然而,霏霏看到玉珠,让过澹台博宽后,她直接投进了玉珠怀抱。霏霏哭声哽咽,满脸悲切,也把酷蛋儿惊呆了。

“泥鳅快去屋里看看,出事了吗?”玉珠满头大汗的身体瘫软,坐在地上将霏霏抱住,满脸紧张急令澹台博宽查看原因。转脸看向霏霏哀伤悲痛面孔,着急的浑身发抖,“霏霏,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快给妈妈说说。”玉珠伸出左手轻轻的摸着霏霏的脸颊,神魂不定的看着酷蛋儿,示意酷蛋儿去关门。

“霏霏,你怎么哭了呀,有啥不开心,还是谁欺负你了。咚咚为你报仇,快说说原因。”酷蛋儿站在玉珠身边气喘吁吁的向霏霏追问,看到玉珠的眼神提醒,一边向门口走,一边回头看向霏霏,嘴里嚷道:“谁欺负霏霏了,有种站出来,看看咚咚能不能活剥了你。”

三个人从外面疯狂跑回来,玉珠也累的不轻,虽然右手紧紧的抱着霏霏,但是脸上的汗水吧嗒吧嗒的流淌下来。玉珠着急的满脸紧张,看着霏霏猜测原因。酷蛋儿要为霏霏出头报复的话,让她不觉的会有人敢如此对待霏霏,心里也很担心有什么意外之事发生。

“妈妈,快去看看吧。那位老爷爷生命垂危了,午马也没有什么办法。”澹台博宽一声不吭的皱着眉头,首先跑向霏霏和酷蛋儿所住房间,进去急切查看一番,发觉屋内没人急忙退出来。适逢霏霏手指指向行準住的房间,澹台博宽心里火烧火燎的跳进行準的屋内。

“是行準?他出事了吗?快拉妈妈起来。”玉珠深恐澹台博宽处理紧急事件有欠缺,急忙按着地面就想站起来,可是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十分慌乱,两条腿软绵无力却站不起来。

霏霏急忙伸手去拉玉珠,许是霏霏心情影响其情绪,结果没拉起来玉珠。霏霏将玉珠拉起欠身就要起来,忽然霏霏想起了另一件事,思想未集中放开了抓着玉珠的手,眼瞧着玉珠重心不稳就要摔跤,酷蛋儿快步赶到玉珠身后,伸臂推着玉珠的臀部扛着她。

“不是一件事,是不是?霏霏快给妈妈说。”玉珠满眼紧张,随及猜测霏霏情绪变化,急切追问霏霏。

“那个花花脸,在屋内躺着却不见了。”霏霏唉声叹气的看着玉珠,急忙禀告残画失踪的怪事。霏霏可怜巴巴的看着玉珠犹豫不决的表情,拉着玉珠的手就向行準住着的房间拖,嘴里哭声再次响起,“妈妈,呜呜呜,老爷爷快死了。”

霏霏觉的行準的事是重要的,不等玉珠理清头绪,霏霏便替她拿定主意。玉珠顿觉头脑昏沉沉的不明所以,就离开了没有多久,这里接连出现两件怪事,不由的使她心烦意乱,难以理解会出现如此变故。晕晕乎乎的玉珠,被霏霏前面拉,后面酷蛋儿推,来到行準屋内,午马撇着嘴巴鼓动双腮,无声的通报情况。

午马的意思是,行準无缘无故的出现极弱的生命体状,断断续续的从行準口中了解到,行準的铜颈圈忘记在辰龙的机车上了。没有铜围颈圈影响脑袋和躯体的链接达到一定时间,就会出现不良反应,行準此时痛苦难耐。

“什么铜项圈是行準的生命圈,这个可以用什么代替?”玉珠将行準床边呆立的澹台博宽推到一边,急忙低头查看行準的面貌,但见行準面色死灰,呼吸沉重,似乎是躯体能量供应受阻,行準两眼无神的看着玉珠,嘴角不断的抽搐。

她急忙伸手为行準解开领口,发现行準脖颈下的肌肤色泽无恙,明显有不同肤色连接处有豌豆大小的水泡,像一条围巾似的不正常。

垫在行準颈项下有灰色的短带状物,然而他的双手和双脚不停的震颤,玉珠将两只手架在半空,不知道如何下手。

“羊羊,行準猜测可能是与他交换躯体的人出现了生命垂危状况,给他造成的牵连影响。若是没有这种变化,行準确实也不必天天戴着那个铜项圈。辰龙他们一时半会联系不上,我为减轻他的痛苦,只好采取临时辅助救助的局部维持。”

午马伸手摸着行準的脚轻轻揉搓着,将基本救助行为作出及时解释。澹台博宽受午马影响急忙抓住行準的手予以按摩,玉珠想跳到床面揉搓行準另一只手,被澹台博宽伸手制止。不及澹台博宽伸手去抓向行準两一只手,猛然间让他发现行準的另一只手已经被酷蛋儿抓在手里触摸。

“小马,残画是何时不见的?”玉珠回到桌子前,呆坐椅子上一筹莫展,忍不住追问午马关于残画的离去。若在行準发病前,残画离开,可以推断残画不知道行準有难,如此就让玉珠纳闷残画的动机。若是行準发病后,残画离开的,玉珠试图研判残画离开的原因。不可排除残画有为救人的想法或者寻求帮助的可能,那样可以另当别论。

宇意情玄

第四百二十七章 连动反应 危害如影随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