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四百二十四章 借故试探 收获真挚心声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240 2013-08-11 20:57:35

  玉珠不断向澹台博宽鼓劲,就是希望澹台博宽重新燃起希望,不要被貌似很强大的对手吓破了胆。因为每个种群的人类各有各的特点,有长有短就寻求解决的办法,巧妙的发挥特能用智谋夺取成功。

“泥鳅,你自己也亲身经历了与青苔凉人嗜血魔君斗法的过程,他们总比我们身高吧。泥鳅不是照样能够抬手就灭杀了,这就说明泥鳅具有绝非一般的特别功法。对待由里安人也许那些虫子的个头小了点儿,但是可以找来更多这样的虫子呀。”

玉珠的话还是具有说服力,澹台博宽渐渐恢复点儿斗志,不再过于恐慌。心里十分愁苦的明白甲苜虫个头确实太小了,能够让它们个头大点儿,估计巨贾虫也需要身材大点儿,还有就是无影虫。

想起火山区那夜的掠杀时间及其准备时间都很漫长,初步估计也需要接近一个小时。他不明白还能不能再行予以调集,根据神秘地点发现的记载,不能短期内仓促调集甲苜虫而阻断奇虫休眠,真让他感到依然不能过于匆忙。

那夜经历的一幕时不时会令澹台博宽感到战栗,也是觉得心存不可避免滥杀无辜的错觉。百十号人的生命,不可排除还有很多青苔凉人罪不至死,一样被他裹挟其中予以灭杀。他深深的有着负罪感,无法原谅自己不能做到识别其中的善类。

“羊羊,你不说这件事还好,其实泥鳅觉得坏蛋应为少数,很多人不排除就是起哄、看热闹的。再说连泥鳅也是第一次见证甲苜虫惨烈灭杀后果,假如有人在最后一秒想弃恶从善,也是因为泥鳅的缘故丧失了机会。泥鳅很痛心的,真的!”

让玉珠去分辨谁好谁坏,在那么漆黑的夜晚,确实也来不及多想,危急时刻能求得保命就不错了。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解劝澹台博宽端正这个态度。当时玉珠就试图改变别的方式予以解决,但是那些虫子根本就没让玉珠多想,本来她以为那些虫子会让青苔凉人中毒或者发疯就算了事了。没想到会瞬间化为血泥之态,根本就是没有回旋余地。

“泥鳅,这个事,怎么说呢,只能说吃一堑长一智,慢慢总结经验和教训。对待现在潜藏的对手,妹妹也希望能够在辨别谁是谁非的基础上来定夺。可惜我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总不至于让酷蛋儿来承担这份责任吧。”玉珠说着说着就想起了酷蛋儿可能是金贵族人的潜质,接着就是试探酷蛋儿的反应。

澹台博宽很惊奇玉珠的说词,看向身边的酷蛋儿也觉玉珠就是开玩笑,然而,令他们俩喜出望外的是酷蛋儿居然不予推辞。

“好吧!这事让咚咚觉得并不难,要是妈妈相信咚咚能办到,那就交给咚咚吧。”酷蛋儿面孔平静着实让玉珠也难以判断真假,她看向澹台博宽表情沉重,深深明白让小女孩儿面对善良时,肯定也会遭遇凶恶狂徒的。澹台博宽愣愣神的迷惑酷蛋儿会有如此特能,实在让他十分震惊。

“妈妈,这件事会有凶险的,那就让霏霏保护咚咚吧。”酷蛋儿刻意要求霏霏出面保护,玉珠和澹台博宽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俩小女孩儿要充当急先锋,简直就是让他俩觉的残忍。

澹台博宽的反应更夸张,他将自己两个耳朵拍了拍,看向玉珠就是茫然之态,“妹妹,是不是刚刚泥鳅出现幻觉了。咚咚要求霏霏担任保护她的保镖,泥鳅有没有听错呀。”

“可能我们俩出现思想混乱了,霏霏那么丁点儿大的小女孩儿,谁有胆量敢让她去冒风险。除非是觉得我们没有人了,即便是没人了,那就更没这个必要了。弯腰低头抬腿就跑,能跑多远就多远,不会有人去指责的。”玉珠将心理话说与澹台博宽,转身看向酷蛋儿就是坚决态度,且口气强硬不容辩驳。她对酷蛋儿责令道:“咚咚身先士卒的去辨别善恶,让妈妈很不放心,即便你有这个能力,妈妈也不会让你去的。原因很简单,妈妈不愿意让你受伤害,就是掉一点手指甲也不行。霏霏也一样,妈妈也不会为难霏霏。”

“泥鳅也不愿意让咚咚去办这些事,泥鳅甘愿如此。别说了,我们进城去转转吧,谁也不要再说这件事了。”他觉得即便大家再无能,怎么忍心让小女孩儿来冒这个险,毅然决然不予良心自责,顺势而为,不行就跑。澹台博宽觉得大不了不救人了,让人说他失信失义也在所不惜,让小女孩儿抛头露面确实感觉太残忍了。

酷蛋儿被气的不住叹息,看着面前二人都不同意,忍不住就是喊叫声声,“你们不觉的仓促夺人性命惭愧吗?生杀予夺毫无理由,这样会被天下人耻笑的,你们是什么人。就这样无视生命存在,与邪道邪徒有什么两样?”

如此深奥的道理能从小女孩儿嘴里说出来,将玉珠和澹台博宽都震惊的目瞪口呆,居然身边还潜藏着一位小圣人,更觉酷蛋儿背后之人不简单。这么富有生命理念高端认识的说法,能从一个三岁多的娃娃嘴里说出来,可见其家教环境何等优越。

“啊,不是吧!咚咚你觉的妈妈是坏人吗?还是觉的黑叔叔是坏人?你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玉珠立即就是试探查验,以便酷蛋儿说出其背后主使,到底要看看那个隐藏在暗处的人,究竟是谁。

澹台博宽通过玉珠连珠炮般的追问也理出了头绪,也有同感觉得酷蛋儿不应该能小小年纪具备总结生命意义的经验直接获得的机会,明摆着就是有人教给她的。于是,澹台博宽也予以玉珠相同的追问,以便查验真伪。

“哼,有必要需要别人教吗?跟着妈妈来到这里,就是跟妈妈学的。你们现在说一套做一套,已经让咚咚,不,让酷蛋儿讨厌了。”酷蛋儿示威般挥舞着小拳头,在二人面前晃来晃去,气鼓鼓的准备转身而走。

玉珠见状急忙上前抓住酷蛋儿的手,笑呵呵的表达自己并无恶意的心情,以及将可能潜在的风险向小女孩儿设身处地的一通分析,晓之于理,动之于情,耐心解释各种利弊。最后,玉珠动情的对酷蛋儿说道,“咚咚与霏霏就是妈妈珍爱的女孩儿,妈妈怎么忍心让你们俩身处险境呢?妈妈爱你们俩,妈妈觉得我的生命里不能没有你们俩。”酷蛋儿见状也激动的抱着玉珠表达自己的心情,母女拥抱表达心声,情意绵绵,柔情深深。

宇意情玄

第四百二十四章 借故试探,收获真挚心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