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穿越时空的盛宴

第二百六十九章 随意交谈 说起一件旧事

穿越时空的盛宴 宇意情玄 2198 2013-08-11 20:57:35

  那个天天板着一张脸,经常默默无言给予他及时保护的山鹰,竟然是澹台博宽的舅舅,让澹台博宽顿时爱恨交织,无法平静。他看着颌菓茶应缇不断的摇摆着脑袋,嘴里念叨着山鹰的名字,深感难以置信。这个舅舅宁愿远远的注视着他却不告知他详情,让他心里亲情涌动无法释怀。

“不要责怪那位山鹰,他就是要让你独立自强。他不想让你有所依赖,要你学会独立自主。人很不错,就是异常顽固。”颌菓茶应缇的话语,也对于山鹰很高的评价,又让他沉浸疑惑暗自揣摩。

他看着面前的颌菓茶应缇顿时好奇心很重,言词斟酌另有所谋,“蛐蛐,对这位山鹰也是知道的,但是山鹰后来没离开过宽宽吗?”就在与山鹰从仓库出来,山鹰口口声声扬言对他的庇护已经转移到了小蛐蛐身上,颌菓茶应缇一直在说山鹰对他不离不弃,让他不明白究竟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面前的男子听到他的问话顿然愣神,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似乎在品味内涵,但很不自然的伸出右手挠了挠头,随及右手顺着前额抹下,揉搓下巴貌似想搓出泥来,“呵呵,他是你舅舅,肯定关心你多了。蛐蛐与山鹰……那是后来的事了。”

这个回答很模糊,让他感觉颌菓茶应缇明显的有所隐瞒。他歪着脑袋,紧闭双唇,看向颌菓茶应缇的头顶,转尔回看舷窗外面,明亮感觉依然强烈,由此可见外面天气还是干热。他回身低头看向身上皱巴巴的衣服,心里异常沉重。感觉真若从颌菓茶应缇口中获知更多的信息,似乎就与泄露天机相同意味。若不该知道的被提前获知了,不知道会不会对颌菓茶应缇有影响。这种跨越时空到来的儿子,依然让他内心为儿子的安全而顾虑重重。

他看着自己的左手,手心手背有很多细小擦伤,肘部手腕处有块指甲盖般大小被蹭掉一层皮。毫无疑问在流石坡的空心巨石里潜藏时,肯定局面异常凶险。那一会儿,没有感到困乏,也是惊惧现实,调动起来全部精神。踏入陌生的空间与那人相聚,更让他心灵感悟记忆。

此时,他感到异常疲惫且心神无力,将左手按压着貌似真皮座塌,感受着手心传来奇怪感觉,他很想休息一会儿。然而,不知道何时面前的儿子就要离他而去。让他强打精神转移话题,“呀,这些材料肯定防火防震是一流的吧。感觉透气效果很好。”

话语说完,他将双手分别两侧按压、摸索,抬起屁股再行坐下,似乎是刚刚发现碟状飞行器内,又添置了一套家具,他就是来感受新鲜的。

颌菓茶应缇微米眼睛,感受他的心情,将左肘抵着透明圆柱体边缘围转一圈的紫红挡板,手捏着双唇吐露笑言,“这些物质在玄球,也就是地球上是没有的,它是来自外星的特殊物质,具有不可思议的灵性物质,金属样质感但不是金属,且具有生命般的作用。灵性钢木,根绝指令转变形态。”

“是吗?他能给宽宽说说话吗?”他弯腰弓背起身,将头压的很低,手扶严丝合缝的暗灰色坐塌,睁大眼睛认真审视。摸摸这里,动动那里,他注视着手指按压下的奇异。右手拇指按压之下,似乎异常柔然,随着劲道,表面凹*陷了下去。抬起拇指,很快凹*陷处恢复原位。

“有生命是说具体生命意义象征般的一定形态,是一种视同人类刚刚会直立行走样的状态。还是需要核动物质赋予他灵性的,不同灵性不同作用。它是无法与宽宽交流的。”颌菓茶应缇耐心向他做着解释,微皱眉头在脑海挑选容易让他理解的措词。语毕,颌菓茶应缇抱臂后仰静静注视着他,等待着他新的疑问。

“核动,啧啧,这上面有核能,一定要小心。那玩意万一泄露就不安全了。”

警觉是他听到了颌菓茶应缇说出很冷,他顿时异常惊骇看向四周,猜测核能会置于那个部位。深深为颌菓茶应缇的飞行器如此狭小,肯定存在莫大的危险性。

颌菓茶应缇哑然失笑,嬉笑状话语耐人寻味,“宽宽,给你说过了。蛐蛐来自未来,核动不是核能,那是这艘飞舱运行的一整套编程。比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高的没影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哦,这样啊,那么宽宽放心多了。”显然聊深奥的东西,他是无法理解的,与其说那么多没用,还是与他最想知道的事,无法相提并论。

暗下决心,还是关心面前的男子身上的事,他道出关于蛐蛐的由来,“蛐蛐,一直就是这个名字。你不觉得是欠缺吗?叫你蛐蛐这个名字,其实源自一次山鹰没有及时对宽宽施予援手,有一只很大的蛐蛐救了宽宽。所以为了纪念那次非比寻常的经历,宽宽才为你起名字叫蛐蛐。”

“什么?有个蛐蛐救了宽宽,哎呀,这事……很耐人寻味啊,波眼人。这是真的吗?”颌菓茶应缇瞪大双眼看向他,对他的经历异常震惊,话语出口满脸疑惑,两眼转来转去似乎异常意外。

“千真万确,这件事,宽宽没有向任何人说过。开始我以为是天牛,没想到那个动物说他是蛐蛐。眼睛很大很怪,没有看到波纹。”澹台博宽以为颌菓茶应缇不明白,耐心向其说出细节。

颌菓茶应缇似乎也是为了求证的意思,将面前的围板拍打一番,透明圆柱体里各种奇形怪状生物闪动,最后选定一直外形昆虫摸样的图形。手指画面让他辨认,那是一只金光闪闪的类人体生物,眨巴着几条流线型的眼睛,伸出六条腿和两只手。

“头有点像,也就是眼睛。其他都是黑色的,几条腿没看清楚。”他凭着记忆叙述,颌菓茶应缇不断变换种类,最后一个圆脑袋通体闪着幽蓝的陌生物种,呈现眼前。他激动非常的喊道,“就是他了,对宽宽很友好的,危机关头临危救命。”

那是他在腊新市一处山乡坡地去抓野兔,突然深陷陷阱掉落暗坑,坑口很小里面很大,他被不明绳索紧紧缠绕几天几夜悬在半空。就在他眼看就要堕*落不知深浅的黑洞时,那只奇怪的生物却救了他。

颌菓茶应缇半晌无语,看着他的怪怪眼神,让人有一丝恐惧。颌菓茶应缇良久伸出双手互击,图像顿时如云雾般消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