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知交飘零,乱世莲花落 2

香之城 米问问 1101 2011-11-28 15:37:05

  “我看到你家了。”不语飞上去的时候,目光从廊边一溜望出去,可以看到三四幢掩映在红金秋色里的房子。

朗司的家就在其中一幢里。

朗司沉默着。她虽然也住在独院独宅的房子里,却是和四家共用的。院子里常常晒着被褥和孩子的尿布,甚至一个老太太还养了两只鸡。楼顶上堆的都是各家不用的杂物,霉烂了也没人收拾,连个花的影子都瞧不见。

那栋房子有十二间屋子,每家是三间,公用厕所,独立厨房。朗司父母住一间,爷爷住一间。还有一间隔成两半,一大半是客室兼厨房,一小半放了张行军床,就是是朗司的睡房。朗司小时候常常被女同学欺负,说身上有油烟味,都是不语仗义替她解围。

不语虽然从不言语,但她的身份从幼儿园到高中哪个老师不是特别交待过的?孩子们都敬畏她。

还好有朗司做她真心的朋友,才不至高处不胜寒,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所以不语和朗司的关系是奇怪而微妙的。

身份有的时候是个奇怪的东西,太高了反而是枷锁,让你不得自由。太低了,又是累赘,拽着你往更低的地方去。

朗司一直与自己的身份对抗着,让自己努力离那座乱糟糟的院子远一些,远一些,再远一些。

而住进和不语家一样的豪宅是她的终极梦想。

朗司自从当上模特后就搬出去自己住小公寓了,现在身上不但没有了油烟味,还飘着醉人的香奈儿5号的香味。

她的穿用也跟两年前天差地别。那时候和不语厮混,穿的都是校服,背的都是书包。现在一只大红的MIUMIU包斜在她身上,跟一只火红的蝴蝶似地随着她翩翩飞来飞去。

一声“叮咚。”朗司脚一点地,秋千卡停。她掏出一只最新版的IHPONE,看了短信,只嘴角一边翘起,兰花一现即隐。

“怎么了?是工作上的事情?”不语问,她早在MSN上得知朗司现在已渐渐走红,契约不断。

“嗯。”朗司轻应了一声。继续和不语荡着秋千,思绪跟着“吱呀吱呀”的秋千声被抛的远远。远到回不了。

回不了思绪的不止朗司一人。

顶楼的“吱呀吱呀”声虽然轻灵似乎听不见,落到耳聪目明的香婆婆耳里却是一声紧一声的莲花落,凄凄惨惨,是那些年月里的一曲行乞歌。

香婆婆躺在雕花床上,虽然不语放下了帷幔,她还是觉得光线孟浪,微微眯起凤眼,敛起眼里波光,让那些回忆小鱼儿自由自在地回到她的眸底。

***************************************************************

自从听书无辜被无赖欺凌,秦叔却怕再惹事端,从此带着凝香在身边走街串巷地行乞,也不去人多的地方,只想太平一日是一日,安稳一时是一时。

有些良善人家,见到瘦弱凝香,都忍不住多给些菜汤卤汁,这已成了两人的美味。但大部分的人家已经不堪三五成群的乞丐骚扰,有些人拿起竹棍便打,甚至凶恶人家放了恶狗出来乱咬。秦叔常常是拖了凝香东躲西藏。

这孩子虽然饱经辱吓,渐渐竟练出了胆量,能拿起石头郑击恶狗。秦叔不禁抱了她的小身子老泪纵横,想她原是千金玉-体,却一朝风云突变,落到人前屈辱嗟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