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丹门慢掩,风霜梨园情 1

香之城 米问问 1071 2011-11-28 15:37:05

  秦叔击起木板,凝香正启开樱桃口,门却“嗡——”地一声被打开。走出了一个人,头油梳得光溜溜;白净净的脸盘,削薄薄的嘴唇;穿着雪青暗闪梅花纹长衫。明明一个俊朗少年男,却无故长着一张秀气粉黛脸。滴溜溜的眼飘了凝香一眼,悄步走到门前的马车前,撩起长衫正要登车。

凝香见那开门的小厮正要关门,连忙开了口:“请客官且慢掩丹门,我这一首心酸莲花落,抱柱杖走尽了烟花市,顶风霜写就了龙蛇字,把摇槌唱一个鹧鸪词,真的不是贫虽贫的浪荡子,莲花莲个莲花落唷嗬……”声音不高,却蜿蜒着穿透了厚重的阳光,清新如东瀛人家的屋缘风铃,自然又是林子里的画眉嘀啾,更兼了幼嫩的声线,悲沧的词曲,就是铁硬心肠的人也忍不得落下泪来。

那开门的人犹豫了一会,转身就进去厨房了。

秦叔怜爱地看了看凝香,凝香唱的时候,她的眼神也似乎沁润了词的悲沧,那一轮眼泪悬在眼底,似落未落,如夜半明月满浸苍凉。

一曲即停,秦叔和凝香低头沉吟了会,准备再来一首吉祥祝福的曲子。

“请问你们是哪里来的?”秦叔回头一看,是那刚刚出门准备等车的白净男子。

秦叔连忙答道:“多谢少爷顾念。我和小女是苏州东南乡下人。家中遭了难,只好出来要口饭吃。”心里也有些犯奇,很少有人问起乞丐的出处。

天下的乞丐也都各有各的难处,问起来不过多是伤心的事。要么布施要么甩手掩门,多事的倒是这第一人。

那人似乎倒没领会这一层,沉吟了一会,说:“我看你说话举止,也不是粗俗的人。令爱今年几岁了?”

“五岁半。她不懂事,刚才的莲花落都是随口唱唱的。”秦叔小心应答,怕说多了露出马脚,没的又惹了是非。

“如果你们愿意,她可以到我们戏班学戏。”凝香回过头。她顶小的时候,还在眉生的怀里,每年湖镇的庙会,都随着眉生去看戏。凝香还不懂得戏文,只看见远远的台子上花团锦簇,歌声呀呀,也随着大人拍着小手。眉生看到幼女憨态,总忍不住亲她几口。今次凝香又听到“戏”这个词,竟觉得异常。

秦叔呆了半天,回过了神,忙问:“可是我们现在身无分文,这学费……”

“哦,这你就不用费神。”

秦叔又问:“这一日三餐……”

那人却倒笑了,说:“自然是戏班的孩子吃什么,她就吃什么的。我们还能饿着她去学戏?我虽是家里的梨园草台,但却也是江浙鼎鼎有名的正经班子。人送了孩子来求,我也不一定能收,只看他的天赋。你这孩子一把好嗓子,倒天下难得,怕误了她。我才一时起了这兴来问你。倒有一条,学戏可是苦事,容不得半点懈怠。纵然天资为本,但后天的功夫却占了大半成。若一日吃不下这苦,你可得赔我这下的本钱。”

秦叔连连点头:“那是一定的。先生。”

那人又说:“如若现在就起了怯意,趁早歇了也可。我可不是非收了她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