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一夕忽老,秋风起迷雾

香之城 米问问 1031 2011-11-28 15:37:05

  秦叔千恩万谢地作了楫,被一个大孩子领着去仓库了。

旬先生回头看那最小的新收女弟子还在回头盯着自己瞧。旬先生阅人无数,这样倔傲的孩子要么成大器,要么成末流。

旬先生当初喜极了唱戏,割断了与富贵家庭的一切联系,投身这场人生的戏,却因一场情断送了自己的前途,沦落到姑苏的大户人家,组了一个班子,自己唱唱戏,再收一些弟子。这些年日子过得总是平平,却总不是自己想要的。

******************************************************************************************

突然一阵“哗啦啦”脆响,旬先生的一张俏脸渐隐,香婆婆睁开眼细听,却又没了声息。想必是隔壁正在紧锣密鼓地张罗清理旧书,归置房间,一不小心碰翻了柜子。

耳听到有人屏着气尖着脚欺近床帏,香婆婆知道一定又是调皮的不语。她想要支起身,却觉得身子软软的,似乎这半天的回忆抽尽了力气。只好由着自己,卧在丝绵被里。

不语知道香婆婆醒了,窃笑掀开床帏,欲将与婆婆开一个玩笑,却不妨一阵异香扑鼻而来。

不是木香,这大床是柏木的,而且年代久远早就气味散尽。不是檀香,香婆婆一向不喜香薰被褥。那么是花香?屋内没有一支鲜花,窗外尽是红叶秋果,花倒是极少见。屋顶的鲜花都关在玻璃花房里,迂回曲折香飘楼底,是没有可能的。

看香婆婆的脸,两颊竟透了一丝绯色。

难道是柏画天的自然香?刚才小修说带他去参观香泉湖,难不成已经回了?

香婆婆看到不语,已就着珠圆床柱起身。莫不语伸手扶她下床,将一肚子疑虑暂且压下,等见到柏画天再问不迟。

然而柏画天和小修玩到晚饭时分才归,莫不语又被朗司拉去吃饭K歌,竟错过了询问的机会。

第二天一早,莫不语早早起床。她昨夜睡得并不好,也许是时差还没顺过来,半夜总是听到异响,仔细聆听,又无声无息,折腾得精疲力尽,一大早就毫无睡意。她一向是好睡懒觉的。

莫不语刷过牙洗了脸,站到独立阳台上欣赏秋晨。

一轮金乌喷薄,染透天边。薄雾轻笼远山,轻霜淡覆枯草。虽是秋时,亦是美景无限。

大门开启,叮铃铃一阵清脆铃响。莫啸风一身运动装,骑一辆捷安特轻便自行车一骑而入,看到三楼阳台上的莫不语,挥挥手。

莫啸风挥手都带着他自成一体的气度,自从退休,从举足轻重的位置上退下,归入了闲人一族,他过得愈加潇洒。运动、休闲、旅游、收藏、书法样样精通。他其实年龄还不到退的时候,然而他想得开——家里有一个莫不言足够,他留路给儿子走。

每天清早,只要不下雨落雪,骑自行车在静谧的园区溜达,是他的运动项目之一。

莫啸风刚骑到车库边,听到保姆李妈惊叫了一声。李妈一向稳重,很少大惊小叫,莫啸风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连自行车都没支稳,直接丢在车库墙边,转身朝院子里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