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两情相悦,残荷断清魂 4

香之城 米问问 1093 2011-11-28 15:37:05

  换场的胡琴呀呀响起,喜哥软绵身段踩着鼓点绕地游,水袖轻收,玉面微抬,目光刹到台下,正中的一人,异常俊俏一少年。

喜哥微敛俏目,开口放娇声:“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注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台下少年满面欣喜,忽立起身,鼓掌道:“好!”立时多人呼应,身后主家陪同人等都尽展了欢颜。

只是偎在母亲身边的大小姐默然不语,此时忍不得把眼飘到台上,却不想接到了喜哥飘过来的半把目光。小姐突然红了脸低了眉,再缓缓抬首,已是双眼噙泪,悬而未滴。

喜哥唱:“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泫然转身,腰肢忸怩,他人只道是做戏!谁能瞧得见他水袖轻擦腮边一滴泪?

主家的新女婿果然是极懂戏,这几声已将他醉,连声鼓掌叫好。

荀师傅终于看着台上喜哥颔首微笑。

几折戏了,日已暮。主家当日欢喜之际在大院子里摆宴请客,亦请荀师傅安排戏班的孩子人等坐了院子里的末席。

主家和贵客高朋都在厅堂上座,酒过三巡,厅中一人端酒巡至末席。昏昏灯火里,凝香看那人眉笑眼欢,却是主家的未来好女婿。

“在下姓宁。今日听得兄弟金口玉声,真是三生有幸,难得难得。忍耐不住,借薄酒一杯来敬兄弟。”新女婿将酒杯递到喜哥面前。

孩子们都不敢言语亦停了箸,只看着喜哥。

喜哥这天却有些意外的懒散,妆面都不曾卸得干净,眼帘上还带着薄薄的红晕。方才还呆呆发愣的喜哥当下里却拾起筷子,低垂着眼,往嘴里填菜。

宁女婿的酒杯呆在摇曳海棠花影里,进不是退不是。

亏好荀师傅赶来救了场,他端起一杯酒,笑着跟宁女婿道:“孩子们小,没见过世面,亦不曾喝酒。请您见谅了。承您厚爱抬举,我们已感激不已。由我来替孩子敬您。”

“也可。”宁女婿无奈瞟了喜哥一眼。

荀师傅正欲饮酒。喜哥立起身,拉了师傅的手说:“这酒还是我自己来喝罢。”

望过去宁少年重新浮了满面喜色,喜哥从师傅手里夺了杯子说:“我们不过是个乡间唱戏的。您自然不同,怕是世袭的华贵吧。只这刻同喝了一杯酒,这将来还是贵贱有分的。”

宁少年却笑了,说:“哪里是如此分贵贱的。你不知道,在那上海京城里,我们都是和他们同吃同饮,同欢同乐的。只是那些人真正没见过世面,没听过喜兄您的戏呐。这一次我是寻着了宝了,回去定要举荐您去大剧院里开专场,让您红遍南北。”

喜哥牵了嘴角笑道:“真是要多谢您赏识,怕是没这么好的命呗。我便喝了这杯苦酒,结了这举荐的情了。”

喜哥抬头呡酒,微薄目光透过海棠花枝,灯火明亮的厅堂里大小姐枯坐母亲身边,亦在张望这边,可惜这里灯昏火暗,影影卓卓,似永不明了的一片汪洋。

夜酒冰凉,凉透了喜哥胃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