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锦裘孤眠,月圆心难圆 5

香之城 米问问 1168 2011-11-28 15:37:05

  只有莫不语见识过柏画天修复画作的各种奇怪工具以及他认真仔细的态度,所以真相倒了然于胸了:原来这一天一夜他足不出户,呆在屋里,就在忙活这个啊!

莫不语忍不住走近了瞧瞧那幅画,是原画没错。虽然远观跟毁坏之前一模一样,几乎毫无瑕疵。然而贴近了看,就能看出曾经的撕裂处细致的缝补,以及笔画边缘微微的错位。

柏画天扬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自我解嘲道:“嘿,怪我自己学艺不精,技术还不太过关哦!”

“这是加州大学里你们专业教授教的?”莫不语很好奇。

“那倒不是。”柏画天摸摸耳垂,笑:“是我自家家传的手艺。传到我这一代,技术已经大不如从前了。书到用时方恨少,技艺也是一样。从前父亲教我的时候,我不当回事,现在真恨自己学得太少了。”

柏画天那个小小的摸耳朵的动作落到了香婆婆的眼里,她手里的匙子就发出“叮咚!”轻响,落到了碗里。坐近的几人讶然,以为柏画天和莫不语的对话触动了她,却又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柏画天,谢谢你帮我这幅残画修葺一新。”香婆婆和颜悦色地对柏画天说:“过来吃早饭罢,都快凉了。”她的态度与5分钟前的冷凝不同,简直冰火两重天。

“好。婆婆。”柏画天应了,开心地走到餐桌边,一边坐下一边笑道:“婆婆,要是这幅画被我父亲修复,那基本上可以跟以前一模一样。要是被我爷爷修复,就是用百倍放大镜都找不出丝毫瑕疵来。”

“你爷爷他还康在么?”香婆婆不动神色地拿起匙子,低下头喝羹汤,心里面却好似开起了摇滚音乐会,净是喧天的锣鼓喧噪。

半天没有听到柏画天的回答,抬头看他。他低了眉目,敛了笑容,露出一览无余的伤悲。那一刻,他的神情,他皱眉的神情,多么熟悉!柏画天说:“婆婆,我爷爷多年前就过世了。”

香婆婆的心里的音乐会一下全哑了声,安静得一丝声息都没有,安静得发紧,发疼。她一低头,两串泪珠滚落至金黄的羹汤里。

其他人都慌了——谁都没有见过香婆婆落泪,她这是怎么了?莫不语推开碗碟,走过来,说:“婆婆,你累了么?我送你上楼去吧?”

香婆婆摇摇头,坚持喝完了那碗蛋花玉米羹。

早饭后,将香婆婆安置到房里歇息,莫不语准备去购物中心购买御寒的冬衣。拉了柏画天作陪。莫不言早被司机接走了。莫不语不好去叨扰王祥叔,他上午要和莫啸风商议晚上的巡逻事宜。

莫不语刚刚顶着冷风细雨打开伞,王妍儿的宝马小迷你缓缓过来,她摇下车窗,说:“带你们一程吧?”

莫不语看她的车座实在太小,塞两个人太过勉强,便道:“不用了,我们走到最近的出租车站就好。”

“公司有个紧急事物要处理,不然车就给你们开了。”王妍儿看莫不语衣着确实够单薄,踩住刹车,从车后座拖出一件白色棉衣,递给她:“你先将就着穿穿,套在身上抵暖还是足够的。买到了新的,不喜欢了就还给我,喜欢了就继续留着穿。”

莫不语也不客气,将伞递给柏画天,接过来冬衣,说:“好。”就直接套身上,还真恰恰好。

王妍儿笑笑,跟两人道了再见,一溜烟开出了雨幕中的大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