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香之城

雪影独舞,花散香不散 1

香之城 米问问 1067 2011-11-28 15:37:05

  姑嫂俩相视笑了笑,道了再见,王妍儿的小车一溜烟开出了雨幕中的大门。

莫不语手插在棉衣的口袋里,抽出来,带出一张A4纸。打开,粗粗一看,差不多是家庭装饰平面图,俯视的角度。

“咦!”身边的柏画天倒讶异地叫道,伸手将纸面被风吹起的一角拉直,说:“这不是你家的电路图么?”

莫不语自己一看,哪里是什么电路图,分明画的是安保线路图啊,因为摄像机所在、线路走向标示使用的是中文,柏画天以为是某类电路布置呢。

莫不语穿上了棉衣,身上似乎是暖了,可是心里却凉了:怎么嫂子口袋里会有这种图?而且是在这种敏感的时候?

回头望向三楼,雨帘里香婆婆的窗扉紧扣,好似她刚刚落下的眼帘,滚滚珠泪令莫不语震疼.

这两幅画的失窃,香婆婆表面看起来是平静平常平淡,谁晓得她私底下是否怅然疼痛?毕竟是陪了她一辈子的物品。

更加,那两幅画,一幅是香婆婆的好友潘玉良的大作;而另一幅画的作者香度,于香婆婆更是有深重的意义,她常常在恍思的刹那,唇边不自禁吐露“香度”二字。莫不语自幼就听到,却不能询问,因为香婆婆的神情令她不忍心开口。

而问了父亲莫啸风,他竟然立眉呵斥道:“小孩子家家的,问那么多做什么?不让你知道的,永远不要问。”自此,莫不语明白,大概香度是莫家的禁忌,所以多少年了都闭口不谈。可是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不能不令她再度想起这个带着草原气息的名字——爱新觉罗?香度,这也是签署在昨夜失踪的那幅香婆婆画像上的名字。

“莫,还要去购物么?”柏画天看她半天只管望着雨幕发愣,连他也感觉到冷风彻骨,有些熬不住了。

“去,当然要去。”莫不语答道。她倒还好,到底还有些旧衣服存在家里柜中,只要不嫌弃款式老旧,直管翻出来穿便是。只是柏画天,未携带一件寒衣,总不能让他被这鬼天气给冻着了。

两人到就近的购物中心,图方便,就在底楼各寻了一套厚衣。莫不语选的是BURBERRY的一套当季新款。柏画天倒好,竟选了一套老古董的铁灰色唐装穿上,惹得卖衣服的小姑娘笑个不停。他那张脸配唐装确实带着足够的笑点,令人忍俊不禁。

两人拎着装了衣服的纸袋子出门,一阵冷风挟裹着凉意迎面扑来,不知何时,天空中垂落的雨点变成了飘扬的雪花。

雪天里打出租是一大难事。两人正迎着风雨在等出租的队伍里翘首盼望呢,一辆丰田车停在了门厅里,莫不语眼尖,瞧出了是杰明的代步车。心里一阵欣喜,想,终于可以不用跟一大群人一起等出租车了,招着手刚迈出脚,却看到车门打开,一片嫣红身影摇曳而出。即便是深寒隆冬,也是春色满面的朗司晃身走进了旋转门。

莫不语呆立半饷,默默地退回到队伍里,用伞遮住了冻木了的脸面。

莫不语怨怪香城的天气,才离开两年,怎地忽冷忽热地不能适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